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空難的滋味

專欄
2020.03.13
730
撰文:甘國亮

79kam01a

嫖賭飲的惡習,我都是負心漢,樣樣都有終止期。唯獨大半世未試過瞓到死去才活來,晚晚都發夢,十隻八隻閒閒地,橋段好過去戲院睇戲,永無重複劇情。

阿伯貴庚?今年適逢六十五,難逃破產仆街一役。這個晏晝,首次由汽水蓋老媽花旦王瑪莉亞穿煲,得知我老婆十二粒安眠藥瓜柴,並非自殺,完全是死蠢,吞過量限額超標。雖則我曾被懷疑毒殺妻房,但快趣甩身,過眼雲煙,十幾年來沒有一隻夢她不請自來,惹着今日鍊車王的我,像新考到牌的司機處男落地。用力拗着軚盤,愈想愈覺得今日荷包窿丁,無命水再是搭飛機多過人搭巴士,躋身流年墜機多過食飯的名人榜內。剛才在舊屋與衰女包,準備明刀明槍開火,用恨意來還債,殊不知埋牙時,失去花旦王壯我膽,上演她的戲寶「三擊掌」脫離關係,還加碼大義滅親,認命是我遲來的更年期作怪。第三單,夕陽更非無限好,暗啞底要做司機接世姪孫放學,勢估不到我雙重挫折,六七歲時的Ben仔,鍾意猛錫我的二撇雞,不怕拮肉,如今發了育,雙眼光光飲了豬肉湯,認車不認人,開車門直入後座,招呼也不打一個就合上眼養神,我吞回一口氣,鬥大牌的單手開車離開這笪一堆王子公主的堡壘,誰知天亡我也,迎面是聯交所的填房御駕親征來接仔,雙程擠塞蟻行,當年我連贏她廿四底引為佳話,深仇大恨,一眼掃到我副字容,就按下車窗像親王揮手,迅即又當認錯別人,板臉升回玻璃兼勅令司機續去,我心火盛極,英雄氣短,粗口不敷應用。

一個下午,三重打擊之下,後面這個是讀壞書,還是壓力太大,仍是響起鼻鼾的爛瞓豬,我已完全認不出這區幾十年來不斷改革的東南西北,我也有本事自己安慰自己,不是自慰。試試唸口簧唱着六十年代的Pop Chart,歌詞也記得九成。歌名對題的往往派上用場……《He ain’t heavy, he’s my brother》最易搞掂那些血氣方剛的難兄難弟,打Band鎮台開口唱《You’ve lost that loving feeling》《Poor side of town》《Sealed with a kiss》……溝女戰無不勝的《Oh,pretty woman》《Light my fire》,向目標

單挑,直呼其名的《Judy, Judy, Judy》《Diana》《Mandy》《Caroline》《Aubrey》《Mandy》《Joanna》《Delilah》……用之不盡,起碼幾十年後我做一曲歌王,在收留我掛單踎躉的蓋宅,臨急臨忙哼一曲《Maria》,獻給後面他的嫲嫲花旦王作見面禮,𠱁到老太君眉飛色舞。

「哈哈哈Uncle二撇雞,你以為我真係唔認得你呀,哈哈哈,Daddy話我唔出聲,你就會提我,你俾過一封一千蚊美金嘅大利市過我,我話Uncle二撇雞唔係咁嘅人嚟嘅……哈哈……」

天色已黑,我才收到這份令我開心的禮物,第二份是他不准許我在菲傭的偏廳開餐,因為父母都去了夜宴,就無王管了。連因與新抱冷戰而搬去後翼的嫲嫲,也破例踏回這個飯廳,三人組像三合會桃園結義。

我也間歇性有幼稚的時間,今日接二連三墜機,似有降落傘打救着地。Ben仔他有他的飯後布甸。兩個老鬼,我們也吃着兩枝飯後煙,故意留下一陣煙味在禁區。

馬國明 關智斌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3/79kam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