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你都有今日——三擊掌

專欄
2020.03.07
97
撰文:甘國亮

78kam01a

永遠戴上墨鏡的人,貪威之外,實情心虧。正式破產之後,大過茶包的眼肚,兩隻變四隻,紅筋似殭屍。我話過改口叫仆街,不再提醒自己是破產,但開車上街就棹忌跟熟人撞面。經已自動波叫我細佬的皇太后瑪莉亞,在車後廂猛用長指甲督我後尾枕,制止我單手放在軚盤,情願把煙兜來我嘴餵兩啖,以壯軍心。

「我今日一鋪過話晒俾你知,我哋後生拍戲嗰陣,最怕拍早班,腫口腫面,之前嗰晚失眠就仲大鑊,第朝行入片廠,個衰樣冇人認得我就嗰個上咗裝,靚到𠱁一聲嘅花旦王……」

「我都改口叫你家姊,Maria,俾多兩啖我食吓先,我驚我撳唔住,郁手打到個衰女嘴都歪呀,費事搞出人命。」

「你俾我講埋先喇,咁多年嚟,你老婆邊係自殺食安眠藥死嘅唧,我哋成家人鬼打鬼,又由得你兩個仔女係咁懷疑係你逼到佢哋阿媽食吓多一粒,加料到十幾粒,梗會有盡頭,咪即刻同閻羅王報到喇……」

聽到這一秒,出自她的口,自有蹺蹊,我把車急鏟在路邊,一手搶過她手中的半枝煙。「家姊一句講晒,點會關你哋一家人嘅事? 」

「唉,我講啲精華片段過你知,係我有份整到佢歸西嘅,你唔使有反應住,皆因我新抱未同我唔啱牙嗰陣,猛唔抵得我愈老愈靚,我咪呃佢話,晚晚我都吞幾粒叫人响瑞士帶返嚟M字頭嘅『萬里船』,晚晚十二點搭到正,就幾唔得閒都要食,第朝起身,瞓得好,心情好,皮膚又好,人又點會唔靚喎……」

「但我老婆同我,廿幾年前,同你冇乜來往嗰喎,佢仲話係醫生俾嘅,有監我食過㖭呀,話會變番我舊時咁狼胎喎,搵笨。」

「呢位先生,你聽我講喇,我特登任得我新抱攞嚟食嘅,我愈食愈靚係生出嘅,佢就愈食就眼珠都好似金魚咁突晒出嚟,你老婆幾時唔喺度㗎? 」

「鬼記得呀,好似香港回歸前啩……我三父女最唔老嚟佢,就係嗰一年……之後兩隻嘢,黐咗線,話係個老竇毒死佢哋個老母嘅……」

「咁咪成件事一清二楚囉,女人見人靚就當自己都會靚,你老婆佢死咗我都係咁話,佢盲㗎,仲話我新抱對眼愈嚟愈大,想學佢咁,我新抱心哋唔好呀,將啲『萬里船』二一分作五,兩個鬥食,我記得係回歸啦,我去咗舊金山兩個月,返到嚟都唔知你個老婆死咗,我個仔有一晚同我新抱兩個飲大咗,先至爆趁我唔喺香港,阿蓋紀有我夾萬暗碼,個衰老婆就𠱁佢偷清光我儲埋嗰幾十樽藥,佢哋累死你老婆,你老婆就累死你三父女,開車喇,一陣去到舊屋,我原原本本數臭我新抱同你個不孝女……」

「我想返轉頭,知唔知都一樣。」

「細佬你做乜咁蛇呱,去到我講一句好過你講十句,我個仔話,你個女仲好意思,追你攞返你送俾佢張畫,知值二百幾萬就識得嚟找你晦氣。」

「點解你有個仔,得閒到乜都話你知,我個仔,好耐都冇同我講過嘢……」這部不是屬於我的座駕,否則我會撼頭落車軚,撼到流蚊飯為止。

14:27pm 我只在沙宣道舊屋逗留了五分鐘,父女在五呎以外,視線都在對方後面的物件或者天花,沒有惡言相向的氣力,老人家瑪莉亞隨後進來,女皇勅令我開車早些去黃金海岸接少爺仔放學。

16:00pm 這所貴族國際學校,歷史有限。當年我巴之閉,青山有別墅,一家兩個小朋友聽到落去黃金海岸執石仔就蜂擁開大門。今天這條上山的車路九成是名貴房車,起碼有半百在打蛇餅接太子,交通警都奉旨來維繫高檔的場面。我相信幾年沒見的Benedict已直追我的高度,有他老竇汽水蓋行路的姿勢,一直向着1388而來,相信是因為見到每日都跳上的汽車。我忽然又想起當年放學的大仔,做人就是這樣,老土到痺。

鄭秀文 關智斌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3/78kam01a-953x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