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曲折動人

專欄
2020.01.11
47
撰文:甘國亮

70kam01a

憑推斷,赫斯基大衰仔在南韓地下宮殿的日子,已是個半職特工,所以才動起投奔韓娜卡宦這雙眼淺但仁心的人類。我有空也要交流一下,狗是否也會發夢和幻想,單看這廿四小時,聽說揚帆出海時,副舵手感冒被拒上船,牠臨時瓜代上陣,大大細細邊曬邊食邊睡,牠還要紮緊馬步穿梭船頭船尾打點一切。回來大本營得聞拆白黨剃我頭兼鬆人,竟有法子千里追兇,儆惡懲奸,誇張的新聞報道,壞人及蠱惑狗均滯留在深切治療部,可見牠手腳毫不生鏽。入夜最磨人的連續劇,結隊而來投靠的狗子姪數十,哀鳴,譴責,勸喻,講數,牠傾全力擺平,卒之在清晨由大師仗義暗地致電老撾另一老人農場,先接收此批心智未發育齊全的下一代,牠們的赫斯基大叔父,定期放假會前往作職業輔導。難得住在這間房子的人,都是有類同的心腸,大衰仔還要搜來一堆雜食,隻隻餵滿一口才昏睡 。輪到牠回到這所大屋內,已沒有氣力上去牠的地帶,將自己像個大皮篋般摔在地上,三二一眼閉。惺忪的小狗子,沒法子關心發生過什麼事,外面的有可能有三數是牠的兄弟,但不敢好奇探望出去,只在廚房喝一點隔夜牛奶。

我也開始習慣不再在天光看手機裏香港的新聞,大師見我早起,也把煮着的早餐分成兩份。我開始明白,人老無本事,不如早死,韓娜告訴過我,斑雅拉春跟她父親互不容忍對方,但奉旨在生死關頭都肯為對方留一條後路,所以大師愈老愈儲蓄了很多後路。我也省卻了妒忌他的氣力,真心吃他甜耶耶的炸番薯。

小狗子漸漸也變得孤獨,心不在焉,他的死黨BB小王子自顧自,後欄地大,有發掘不完的樂趣,因為不設防,那些初生動物都不請自來,難得一片祥和。但早上大師與卡宦爸爸連同赫斯基上路去老人農場安頓,大卡車塞滿一堆狗仔學生去旅行一樣,稀里嘩啦,跟昨晚茫茫不知所措的局面,大異其趣,我也情願不去看裝修進度,跟他們浩蕩北上。睡一覺起來,情景是真的會逆轉的。

下午當我在城中銀行存入昨天的善款時,韓娜急電響起:「Doc Yam,十萬火急,你唔好揸車,你行去仲快,阿煮飯婆响我哋上次去買枇杷果嗰個街市,你同我去捉住佢搶番隻豬仔,你要失驚無神一搶番就返嚟屋企先,一陣至話你聽點解,即刻去即刻去……」

我也擅長緊急關頭不要問長問短,用昨日赫斯基行俠仗義的行動上演奪豬記,全場嘩然,成功跳上計程車,氣來氣喘傳捷報。

「影隻豬俾我睇吓,係佢啦,之前成身泥湴唔係咁㗎,係你哋個個唔見晒嗰陣,阿BB喺後欄泥堆見到佢㗎,BB好遠猛嗌我又唔知乜事喎,我見係得阿細衰仔喺度,我叫佢出去幫手,佢又姿整到要我同著番件雨褸同水靴至肯去喎,鬼咁耐都冇聲氣,到我撲出去點知佢眼光光企喺泥氹前面唔肯整烏糟自己喎,激死我呀,秤咗返嚟兩個一齊沖涼,成缸水黑過芝麻糊呀,原來隻豬仔洗白白啲粉紅色好靚㗎……到我同BB吹頭嗰陣,個煮飯婆話架Uber車佢出去買餸喎,咪話知佢囉,我以為隻豬仔喺間屋通處走,點知我掛住責怪阿細衰仔,成粒鐘個癲婆喺街巿打返嚟,話街市冇乜新鮮嘢,隻豬仔跟咗佢上車,不如劏咗佢今晚做餸……我驚到呢……你話呢個癲婆响我面前,我實劏咗佢先……好彩我人急智生記起起你喺嗰頭……細衰仔唔准郁!!……俾我飲啖水先……」

韓娜不做實況報道員,真是十分浪費。

鄭秀文 許志安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70kam01a-1024x76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