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連載小說

甘國亮:禍不單行

專欄
2020.01.04
54
撰文:甘國亮

69kam01a

創業造勢一浪接一浪,先聲奪人,各地媒體報道將三大狗狗奉為神靈,渲染誇大的故事代替了耶誕的鋒頭。妹子大過主人婆,我等老闆四人分身不暇,正式開張的日子一延再延,壞事自然來。

先有鄰埠山卡罅走埠表演之蠱惑狗星,擅長雜嘜魔術占卜,巡迴經過曼谷,備受冷落,皆因同期與我家新猷兼正氣的新聞撞正。江湖氣的黑皮膚代理人帶着米飯班主黑狗,禮下於人謀求客串式合作,自攜方案,建議老闆娘韓娜,炮製獨家數款泰式甜品作一日慈善義賣,條件為黑狗獨自主持全日掌管櫃枱收費找贖,表演其管理金錢的天才。內部將此小兒科宣傳活動交由我發辦,反正我聲明我方各如日中天的赫斯基,拉布拉多,小狗子,均不會被抽水淪為配角,謝絕與黑狗合照,韓娜只將家傳食譜讓廚娘作槍手執行。萬事俱備,索性當日讓他們齊齊到羅勇府的沙美島休息一天,慈善甜美日,由我孤軍監督。我望着這條目光鬼祟的雜種狗,已經有不測預感,但那黨人魚目混珠,媒體只關心如卡通動畫片的人流,主角嘩眾的手技,點鈔噗噗有聲,偶然敲擊蛋子,小雞破殼彈出,明天面世定必圖文並茂。噩夢未等到日落就來臨,甜點傾銷,眼見也有不少於一百五十萬泰銖現金,但經黑狗前單腿每次掃入收銀機,已同時抽水,最不能饒恕的是,同黨以提早趕往三攀他旺區拍攝紀錄片而收工撤離,說時遲那時快,全體人影狗影消失,到我點算善款,頂多剩下三分之一,最要命的是,女慈善家覃砂楚抱愛犬路過,餵狗吃了一口蘭花蓉,拍了電視訪問,放下八十萬銖現金支票,就匆匆離去,後來地氈式搜索亦不見該巨款的紙張。我目定口呆,樂而不忘返的大細已出現面前,見我面如屎灰,吞吞吐吐,但都掃背遞水給我勸慰,只有大衰仔赫斯基,愈聽愈目露兇光,九秒九飛身而去。

在大本營各有各浸熱水浴,檢討趨吉避凶,地震的慘叫由後欄傳來,廚娘如被姦殺的呼喚,鴛鴦浴的卡宦韓娜,我跟乜春春大師,連BB小王子與小狗子及細衰仔,頑皮地陪同三重唱尖叫,不約而同走向露台向下望,畫面的震撼性,媲美與戰爭的火車站混亂情況,說不出話來的表情,與樓下背着牆顫抖嘔白泡的泰嬸心靈合一。

「係咪大大話話都有三四十隻狗仔嚟暴動咁呀?邊度嚟㗎?啲『種嗣』咁似阿小狗子嘅?但咁三教九流咁嘅?」韓娜永遠打開序幕第一句。

「都係我睇漏眼,一定得係今日嘅拆白黨,嫌今日隻狗搵唔夠,再召集啲野狗嚟呢度發財。」

大師淡定如常:「一定不是這樣,我們託門路在老撾鄉間訪尋小狗子,起碼有一千幾百隻,都是同一個種族,分不出誰是誰,一定是那些中間人,見我們太起眼了,運送這一批放下在這裹,任由他們自生自滅……」

「咁點得呀,人夾人緣,狗夾狗緣,狗夾人緣……你估善堂咩,日日籌款都唔掂呀……」韓娜已養成生意人的理性。

赫斯基砰然衝入大門來,「大衰仔你去咗邊呀?」卡宦連忙拾起牠吐在地板的碎紙,赫斯基氣喘如牛,但仍如占士邦般完成任務的氣度。

我也認得另一撮贜物:「喺今日俾佢呃走張支票呀……你去同我哋報仇呀?有冇扑濕隻蠱惑嘢呀?不過咬爛晒張支票噃……」兩夫婦連忙呵護打氣,斟茶伺候驗傷。

通宵達旦,廚娘仍在發出驚叫,大衰仔徹夜在後欄擺平這批狗仔世姪。清晨的本地新聞,見到「拆白黨翻車意外,並被揭發連串騙財,歪星『黑幫狗』滿身傷痕,但似曾遭受毆打」。

69kam01b

鄭秀文 關智斌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69kam01a-1020x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