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短篇小說

甘國亮:비이소사 匪夷所思

專欄
2019.11.16
34
撰文:甘國亮

62kam01a

三仔乸和我這個安靠四人行,再加兩條特工狗,必有我師。八十年代發過達的那一代,東南亞的俗世勝地,尋幽探秘至今,已成冷感兼絕唱。此刻勞師動眾從曼谷南下直闖「沙沒巴干府」,動機路線散亂,一說前往山寨工業廠點貨,解決囤積的雨傘和玩具手槍,如何伺機運去陸續有暴亂的國家來傾銷。二說要屈去「坤西育」央求隱世的失憶設計師,重出江湖去曼谷為大家打造一個出塵脫俗的診所,務求全球聞風而來。三說,其實底牌說穿,陪同大衰仔和細衰仔出遊散心,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會𡁻香口膠吹波波的赫斯基和拉布拉多,特工犬實至名歸。沿途黃黃綠綠,長路漫漫,七人車除了男主人要痛苦地盯牢聆聽駕駛指引,其餘大小人狗都懨懨欲睡。

「阿BB人仔契爺,不如你契埋兩隻大衰仔細衰仔喇,仲返香港做乜吖,一於我哋兩公婆打本,同你喺曼谷開間另類啟蒙治療所,你連由未戒奶嘅,到就釘蓋嘅,你都有法子搞掂佢哋嘅……」

「連𠱁隻狗一齊化裝扮小丑Joker你都只係三兩下散手,去邊度搵唧,啲泰國人當你佛祖咁拜呀。」卡宦一插嘴就跣呔。

「你兩隻特工狗,叫佢哋金盆洗手,教其他狗學睇幾國文字,學揸車,學樂器,你兩公婆乜嘢窿路乜嘢怪雞嘅朋友都咁多,谷紅咗佢哋,CNN都即刻嚟報道佢哋呀。」

「唔係講笑呀,我哋响外面打手機返去屋企CCTV偷睇佢哋,三個就醒到向住鏡頭載歌載舞,大番我哋轉頭㖭呀。」

「阿大衰仔仲識占卦呢,佢响電腦唔知點樣,問韓國唔知乜嘢高人,問乜都好,隔一陣就有幾行字彈番嚟,韓文佢都譯番泰文,泰文又譯番中文,談貫中西呀……」

「學貫呀,咩談貫唧,我就嫌深奧咗啲,阿教父阿契爺,唔怕話你知,我靜靜雞幫你問過,好唔好咁快返香港,唔夠一陣,就四隻字四隻彈番出嚟,好深呀,我都唔知點講你知……」

「我請佢食辣牛膶乾,佢就督落我手機俾我睇啦……」「面目全非」……「不治之症」吖嘛,全世界都感染咗呢隻菌喇……

「有幾深唧,即係冇得醫喇……同我撳吓有Oldies個台吖……」傳來多過六十年,迪安窩域的《Do you know the way to San Jose? 》,後面人仔和細衰仔聞歌惺忪起舞,但經常帶頭的大衰仔卻感冒一樣的不為所動。

由卡宦駕車,錯亂百出,大家都抱賤命一條。訪尋隱士的府第,原來遠在十萬八千里的方向,鄉土特色的美食毫無頭緒,如果大衰仔不是愈夜愈不是狀態,早就央求牠跳去軚盤替上。全票通過,情願滯留在飛蚊如空降吸血步隊的三星酒店。

十八種表情的韓娜又響我手機又衝來猛敲房門:「大衰仔唔知去咗邊呀,佢冇過到嚟呀呵?唔對路呀……你睇吓佢响我手機留咗啲相俾我哋……BB哥哥仔同佢猛錫,佢又同細衰仔好似要Goodbye咁……我入到酒店房同佢入廁所焗熱毛巾,平時佢實掙扎,但反而要我捽佢面珠好唔捨得咁……」

「我收到嘅唔係呢啲呀,佢彈咗隻舊歌《To Sir with love》俾我呀,乜解究呢……」突然卡宦傳來被襲的叫聲,一團野豬的黑影從鄰房衝出來,無影無蹤,男主人掩着手背緊追出現。

「佢唔係大衰仔,大衰仔點會噬我,梗係有嘢上咗身……」

咬着攬氈的BB人仔和細衰仔,很淡定的站在房門前,像是早就比我們更知道,發生了什麼一回事。

 

黃心穎 馬國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1/62kam01a-684x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