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短篇小說

甘國亮:故人不解緣

專欄
2019.09.14
52
撰文:甘國亮

53kam01a

今晚三魂不見了七魄的製片阿八,有苦自己知,瘟瘟炖炖,坐在新花園酒店後翼的廚房高吧凳,登時發育增高到五呎三吋半。加勢導演迎着攜帶一副職業相機的但次旺進來,二人都英明神武,新片的主角談不攏,兩個都隨時有開麥拉觀眾緣補上。

「最好的日本威士忌他們都收藏在廚房地牢,大師你不妨飲到天光才去機場……」

「大師叫我先過來,還代他帶禮物給你。」

「我是導演,鑑貌辨色,怎會分不出誰是兄誰是弟,你的古銅膚色最上鏡頭,我們的主角仍在扭計,大師你肯考慮,我改劇本配合你,你嫌辛苦,也請你的弟弟一齊來玩票?」

「我跟哥哥自小在大馬學會一句沒有毒害的術語,如果想跟另一個人有相近的面容,神情,唸了那句經文,彼此相處,四目交投,大家就會愈來愈似對方,這裏小小意思……」

「哈哈,真是一流魔術師藝術家,又風趣,這張cheque……是否注資給我的新片?」

「那些財團放下十萬元的代碼,我哥叫我轉給你開心一下,我想讓你雙倍開心,就在那邊落酒店賭場玩一手,就贏了變成二十萬,瑣碎的小數目,怎能參與你的大作。」

「不不不,你……你真是弟弟?你又好他又好,是在考驗我的誠意了,我們日本現時的電影市況很艱辛,跟上兩代比,是很感觸的……我其實是渴望同新冒起其他國家的文化人合作……」

「你口中的但大師自小就走運呀,我的攝影,我的紀錄片,從來都是在落選的行列呀,我是連一個銅章都沒有得到過的。」

在遠處經已在狼飲的阿八忍不住插嘴:「係你嘅就你嘅,全世界最巴之閉嘅影展乜節物節都有內定㗎喇,kakusareta ito嘛……」

「我製片說哪裏都有hidden agenda。」三人的亢奮,已分享着酒保搜來的珍品。

「不斷去排擠,去褫奪,犧牲別人用心的成績,是劣行……我喜歡你們日本很多比賽,很有溫暖,人人都得到一份溫暖,而不是失落……」

「好事嚟嘅……Butaniku o kyōyū suru,即係分豬肉喇,日文係咪咁講呀?阿隆咗胸嘅導演,你張cheque我同你袋住先?」

「你休想。」加勢在酒架後面的鏡牆,看到兩個不同衣服的自己,他試開口,卻是穿着皮夾克的在對嘴:「剛才我在貴賓賭廳又遇上見過一面的銀壇鐵漢華探長,他很闊綽,包了廳包了整層客房,知我請你過來……請你兩兄弟過來喝酒,他說一定要玩天光,留幾多間房都可以,你今晚好手氣,你幫他贏多少,他一定肯說服今晚捧他場的那些老友大明星,在我們的片中客串。」

「我玩百家樂最所向無敵,我最能捕捉每個人的特質。捉心理和拍照都一樣。」

「全中。那我就說大師但長湛是新片的出品人,你,不要再扮他,但次汪,你是我們的藝術顧問,done deal。」兩人取代了未出現的但長湛,搭着膊頭而去的孖生兄弟……互相掃描……

伏在吧枱的阿八妄想呢喃:「搵兩間房俾我兩個老婆得㗎啦。」

✽            ✽            ✽

但次汪在貴賓廳穿梭,華探長請來的銀壇偶像雲集,手風欠佳的他,一眼鉗中視四周無人的這位接棒人,一掌按下來作定海神針,次汪的秘技是長期獨處,不看人不看路,耽天望地,靜靜地扶老前輩重新登上極樂,前後左右喝采稱奇。

腐毀的角落,每走過一步都微微顫動,這個地方庸俗的過去,流傳了的生活標本,次汪都不切換鏡頭。摸索到客房的樓層,舉步都僵硬起來,次汪找不到那些歡迎入侵的房門,就面向走廊剝落的牆紙噴射,沒有腳步聲也沒有踏着高跟鞋的房客,一直站在對面。

「你就是今晚會為我們拍紀念照的攝影師?」

回看嬌柔的影子,連褲鏈也沒有拉上:「他們有張名單……你是很出名的玉女明星……你的品味……對不起,我不喜歡講應酬說話……我是在金邊過來的……」

「我也去過南洋很多個地方登台……我想換過一條長裙才拍照,你可以進來為我看看,是否合適……」

「我覺得……你像妮妲莉活……」

關智斌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9/53kam01a-1024x33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