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短篇小說

甘國亮:此地不留人

專欄
2019.09.07
42
撰文:甘國亮

52kam01a

製片Otavio阿八,覺得自己像個龜殼,手腳都不知哪裏去了,討厭的橫風橫雨說來就來,十足蹩腳的電影人造效果,大風扇吹動滅火喉,自己過馬路幾次仆街,飾演患癌的產婦般狼狽,衝入借給㗎仔撞毀在新花園酒店石牆的殘骸,發現斷成兩截的手機,紅色的茄汁遍佈車廂,拈起一塊倒後鏡玻璃碎片,貓樣好人好姐,見得人的護照相般四正,九秒九想起的不是在家裏十三么叫糊的老婆,是在氹仔打烊的契家婆臭茜,一架深夜飛站的22號巴士橫過,阿八已被剪接坐在車上……這一年來,氹仔的賭城夜景直逼維加斯,阿八視若無睹一萬次,今晚卻走上天台橫伏在石屎欄河,看着同自己一般矮細的翻版巴黎鐵塔,吃着夜宵擔擔麵的契家婆從酒店雜物房撲出來。

「死賤卵,想跳樓你唔去對面塔頂表演,個㗎仔有冇過數俾你呀?落返嚟呀,死晤去。」

「佢張cheque响我銀包,個銀包俾啲茄汁整濕晒,張cheque啲字化晒……我個手機拗開兩截……」

「你飲咗屎水先識嚟,返入去喇,又落狗屎啦……」

「你俾我睇多陣,佢有場戲應該喺呢度拍,你同我打個電話等我話俾佢知……佢阿媽响新花園泳池游水攞冠軍,但又浸瓜响泳池底……應該由半夜拍到天光,啲酒店逐間熄燈……」

「夜麻麻講埋晒呢啲嘢……我兜你去搵佢,叫佢開過張cheque俾你嘞,落返嚟呀你。」

✽            ✽            ✽

契家茜的電子車風馳電掣,經過沙梨頭就突然死火,冤家路窄,停在阿八的家門樓下,不知是否原配的骨精,猛在按手機上前,茜被對方用電筒處決,也不甘示弱落車對峙。

「你哋食埋宵夜碌落地都唔關我事,聽吓我電話都唔駛死吖……」

「關我乜事唧,佢話個手機拗開咗兩嚿喎……」

「哦呵,我未聽過有手機可以五馬分屍嘅,你邊間㗎你?」

「你自己去秤佢出嚟嘞。」

兩個不好惹的女人,同時看不到在車廂內有阿八的存在。

✽            ✽            ✽

阿八望着黑漆的大地,操葡語的老堂倌手持電筒而來,他的光源射向阿八身後,酒店的後門,站了喝着整枝輕井澤威士忌的㗎仔導演加勢,興奮的向阿八高呼大叫。

「我老在找你,你手機老是沒反應,我在賭場貴賓廳,見到一個又一個大明星,一看就知他們是殿堂人物,能找他們肯客串一個鏡頭就好了,這位阿叔,定是老影迷,即刻就找來他們的代表作的片段,你快來解畫,他們誰是誰?……excuse me……Hello……啊,但先生,但大師,你快點來我這邊新花園貴賓廳……」

✽            ✽            ✽

來電的是假扮應約的但次汪,他穿起但長湛的黑煲呔突斯吐,有點不聚財,向他打量的小熊Burnett也蹩嘴,於是換回戰地記者般的褪色皮夾克,兩大小都露出得意的笑容。

52kam01b

馬國明 鄭秀文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9/52kam01a-260x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