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短篇小說

甘國亮:漉菽作為汁

專欄
2019.08.31
34
撰文:甘國亮

51kam01a

但長湛與但次汪,生於柬埔寨擁有特權的家庭,誕下來的時差只有剎那,有難以解讀的醫學見證,先一步面世的所謂兄長,原本亦步亦趨,實況處於最後關頭,一如賽跑,其中嬰孩以後勁奪冠,改寫了秩序。往後雙生子有難以辨認的身,但有極大差異的心,連父母對二人極端的愛惜行為,也令旁人覺得匪夷所思。政局動盪年代,但父一度流亡國外,兩個與政治絕緣的少年兄弟仍有得到護蔭,分別在英法放洋修研。成就與社會地位,俗世人定為不能相提並論。

廿三歲回歸金邊祭祖,同步生日的前夕,祖屋北翼大火,二人童年的物件化為灰燼,雖然兩兄弟都無顧衝入災場,各自拯救心有所屬。烙下在身體火灼的傷疤,不及他們在留醫的草坪,狠狠地交換了烙在腦袋,廿三年來儲備着用來傷害對方的秘密。回望緊守了這麼漫長的日子,等同愛護對方,已度過廿三年。

✽            ✽            ✽

二○一九年四月三十日中午,全日空航班準時抵達澳門,導演加勢 隆空,一直苦思如何將偶遇的紅人但大師,在今晚約會中,將二人剛才高人所見略同,「色身有苦時,心也跟着苦」的佛偈,重手融在劇本,甚或邀請他客串一角……在經濟艙落機隊伍中,通道遙見頭等艙的但長湛,已起來接過空姐的手提行李,職業慣性眼力敏銳的加勢,見到半個玩具小熊的頭,在對方的行李空隙冒出來,心想這可能是魔術表演時的重要道具……不過他的孖生兄弟不見在人叢中……不去想了,想想今晚如何一擊中,應該補改為叫他但大師,他動心立刻注資,才是上策。

✽            ✽            ✽

大但一踏進本地財團為他準備的頂級套房,見到次但摟着小熊Bernette在客牀上半睡,一點也不意外。在美點鮮花的桌上,信封有此酒店賭場的十萬元代碼,作為聊表心意的見面禮。

「我用你的名字Check-in,我知你整個表演都有帶Bernette上路,他很高檔,新聞片,報紙,都拍不到他,他也不穿我放在金邊的新衣服,老是穿這件衣服,你聞聞他的味道,沒有變過……」小但一直沒有張開過眼睛,小熊開始慢慢合上眼睛,「……是你救他的,Bernette留在那堆火等我……是你救他出來的……」

「沒有直航機,今晚你也轉機回金邊吧,表姊夫說向真表可能等不到明天,她兩隻手也不能寫字,只好錄在手機……」大但這話觸怒到小但彈起來,將小熊拋到哥哥的手中,大但熟練到單手就接過。

「毀滅她那段說話,那些年只是她發神經,連老媽老爹一生人爭吵得最犀利的關口,也不忍心,爆出你是來自另一個男人的精子,由老媽兩溝的,他們兩個明知都一直不變,一直錫你,不錫我是因為我每一日都要做錯一件事……表姊這個死蠢,還要揀今時今日,講多一次這件事,我不會見她,不幸見到她,我要她知道更離譜的,是我放火,我要燒清光我的過去,在醫院在墳場,我會講十次,她的婚紗,都是我偷去燒掉的……」

長湛如常地冷靜,將小熊填在兩兄弟中間。

「你……以後都在我和Bernette想見你的時候,你肯定出現,就可以了……」

小熊掙扎,逃離透不過氣的空間,讓兩人的胸隙拉近。

「你今晚用我的衣服,當你是我,去跟那個隆空導演喝酒吧,把這些籌碼送給他,喜歡拍電影的人,總是喜歡賭博。」

鄭秀文 關智斌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8/51kam01a-371x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