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短篇小說

甘國亮:挪來威的雙生子

專欄
2019.08.24
48
撰文:甘國亮

50kam01a

長湛表弟,我人在金邊市莫尼旺大道綜合醫院,因中風右面全身癱瘓,肯定康復需時。上月因為我在報刊引用安德魯西爾斯教授在文章批判昂山素姫不得不倒台,是國際社會不停把她捧得太高。令我心碎的是我任教廿二年的大學,竟因此突然勅令我提早退休。據柬埔寨藝術媒體的報道,你在日本大阪的魔術與行為藝術結合的巡迴展覽,大膽將人類視為理所當然的矛盾,拆解到體無完膚,我多渴望你將下一站提早轉移到金邊,當頭棒喝。我已喪失維護祖屋的特權,遲早追隨你們的表姊夫回去法國度過晚年。但那所在北翼的房間,我珍惜舅父舅母的遺願,就算我丟棄自己的婚紗,你跟次汪表弟兩個的所有大小物件,我都視若古物質品。我再三懇求,你抽空也回來陣子,你弟已完全消失,只有你才有法術把他綁架,對這時運不濟的表姊,見得一面得一面。向真表。27/4/2019 04:13 Phnom Penh

 

「我找不到廿多年前,在這關西空港剛開幕時,那間未開張的免稅店……」

「你來不來上機,我也沒法子,但表姊夫Bernette已從巴黎趕回去金邊,說向真表……移了入深切治療房……」

「哈……你記不記得,那些年,那間店,只得一只最先進的水壺手提電話,但老爹那麼高價都買給你,整間店只賣高科電器,卻只有一隻小熊坐在玻璃櫃裏面,望着我們在笑。」

「你到底Check in 了沒有?」

「做人很化學,你在展覽那些大智大慧,都不外如是……廿幾年前我也是在這裏不肯上機,老爹也不買我怕,裝作你跟老媽三個人甩下我,我也不就範,我跟那小熊說,我能帶他回家,我就改一個法文名給他,叫他做Bernette,那時向真表還是老姑婆,之後我們知道她跟一個叫Bernette的鬼佬拍拖,你笑到砍崩了一隻牙,我終於贏了,我上了機不肯跟你們坐,我攬着他睡足全程……」

「我現在去Lounge回一些公文,你上不上機是你的事情,你離家這麽多年,你有理會過你的Bernette怎樣過日子?你上機可以不跟我坐……反正……你肯出現……就好像送全家人一份聖誕禮物一樣……」

同樣是等待從大阪去澳門的電影導演加勢 隆空,任務是為新片落實在當地的拍攝部分,其實也為資金未到位前而躊躇,忽地見到近來在日本聲名大噪的華裔行為藝術表演家但長湛,覺得不妨冒昧搭訕,極可能投緣,天賜合作的貴人。於是在咫尺徘佪,似乎這位古銅泰山面口的紅人,跟另一個男子,對話牛頭不對馬嘴,繼而氣沖入閘,加勢怕操之過急,緊隨伺機。

✽            ✽            ✽

本來經濟艙的客人不能前去頭等艙作客,但空姐覬覦加勢的美色和名氣,姑且隻眼開隻眼閉,聲言只能逗留至起飛前。

「不好意思,但先生,剛才你在Lounge問及我的近作,原來飛機上也有選影……」加勢也怕講多錯多。

「我的助手已聯絡到澳門想打尖邀請我過去做展覽的大鱷,不不……是大集團吧,明天我要早機回金邊的了,我晚飯完畢就找你喝酒好嗎……」

「Excuse me, this is my seat……」一把如但長湛的聲音,在加勢的腦後傳來。

加勢見到佔了人家的座位,原來就是剛才跟但長湛齟齬的男子,雖然面無血色,但五官跟但長湛九成相似。

「So sorry,你們好像孖生兄弟一樣……」

「不是好像,是真的,We’re twins,我是弟弟,是次貨,所以改我的名做次汪。」

 

關智斌 許志安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8/50kam01a-249x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