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出污泥而不染

專欄
2020.01.19
93
撰文:甘國亮

71kam01a

我答應仍在爆火的韓娜,不插手治療那位學人崩潰的廚娘,對人對狗無半點關心,泰人十居其九信佛,她長期喃喃自語,不是唸佛經,卻似在考落降頭面試。晚膳時分已過,仍無回巢認錯的蹤影,韓娜更加鐵定將之炒魷,見卡宦奉旨心軟,勅令他率領怕事一族,小狗子和拉布拉多細衰仔,上閣樓遊戲室大癲大肺,BB小王子聞此聖旨搶先做領隊,還記得保護粉紅小豬仔上去。今早我得到拉春大師紆尊降貴煮早餐我分享,今晚他見人人肚皮打鼓,又再入廚洗手作羹湯,話咁容易。我與赫斯基嚴陣迎接大屠殺,話口未完,大門出現的不止泰傭瘋婦,還有那個白牌司機撐腰,手插褲袋,似有行兇硬物。大衰仔不等指示,凌空飛身撲咬對方要害,女主人立擺出踢拳三部曲:「大衰仔你鍾意咬邊度都得,我請律師同你打甩佢……」男幫兇未將屋主事抖起厎,就齊來踢館,注定永無生育機會,瘋廚娘驚到跪地狂哭,大衰仔不屑,只用口扯甩她的假髻,對方已口吐涎沫扮作歸西,演技低劣。我苦無逞英雄的威勢,此時,鬚生出場,大師大步踏入客廳,一手拿着冒煙的長柄平底鍋,先獎勵英勇的赫斯基,給牠試食一塊前菜,另一手再拔出有牙的長餐刀步向地上的姦夫淫婦,男的半爬半走逃亡,韓娜操有限的泰語喝令:「Khuṇ phā ṭhex pịdwy!」瘋婦彈起奪門,走得快好世界。赫斯基永不漏眼,追出再唅着瘋婦的手袋回來。

夜闌人不靜,眾玩耍到甩肺的一批,未吃東西經已打鼻鼾不肯起來,剩下的大人,享用大師的美食當作夜宵。

「大師阿大師,好彩雪櫃冇豬肉,如果唔係,我哋等於自摑嘴巴,我唔係見到話得意,就又想收養佢,我第一眼見到佢,唔係驚佢好快就俾人捉去劏……我係喺度想……每日全世界都一定有幾百萬隻俾人劏咗俾人食咗,我可唔可以將佢當做唔係一隻豬?佢周身都已經損晒,邊個識得教佢走路嚟,又識遇到我哋BB呢?你哋睇吓佢,冇鼻鼾嗰喎,啲毛又唔拮手嗰喎……」韓娜用同一隻手,掃着新加盟那隻紅粉緋緋的豬腿,跟着又掃昏迷在她大腿流着口水的卡宦。

大師午夜仍有哲理公布:「Hanna你有潔癖,拉布拉多見到那麼骯髒的情景,也不肯踏一隻腳過去,你肯惹周身泥濘,這個片段,是送給你的兒子,他長大了,一定記得你這個畫面。」

韓娜艱難地伸手去取紙巾盒,也不把卡宦的頭推開。「大師同阿Doc Yam你哋好少見呀呵,俾阿衰佬聽到呢番說話實又一泡眼淚,我就唔使慌……哈……」

到我也忍不住補充,「豬係最賤最受到歧視嘅食物,佢哋只係俾人指定嘅時空謀殺佢哋,為咗等佢哋懵盛盛聽住音樂電擊瓜咗,冇咁驚青,啲肉就鬆弛啲好食啲,仲安個名話咁係人道處理……」此刻豬仔和卡宦竟同時疾醒,不約而同眼瞪瞪看着韓娜在抹淚。

「做乜嘢呀你,乜事都冇咯,你好少喊,做乜唧,你抱吓隻豬仔,唔好見佢咁細隻,都好重手……」兩公婆把小豬夾在中間,像產婦剛誕下麟兒的構圖。

「我認為牠是個注定被你救回一命的孤兒,我們就不能讓牠再落入別人手中,牠不能再落在別人的肚中……既然『老人牧場』那邊已收留了幾十隻狗,也不差在把小豬也送過去,會很安全,通處都是綠色山林,牠也不知道自己是一隻豬,也不需要知道,這個世界其他豬的命運。」

這番話真的強而有力,令小豬也昂首望着這位銀髮教主。

 

鄭秀文 關智斌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71kam01a-1024x42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