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送君千里

專欄
2019.07.27
296
撰文:甘國亮

46kam01a

二○一九年七月將過往一百三十三篇《我問人:人問我》結集成書,某個晚上於書展座談會,各款德性的來人雲集,我索性當作應徵做棟篤笑試鏡來看待?

(問1)書中第一篇就是李安導演,是否你心中地位最高的導演?

(甘)我先要得罪其他兩岸三地的其他傑出導演,Ang Lee比幾位行銷國際的還要出道遲,但我一直對他又敬又愛,敬與愛是獨立的兩回事。二○○七年在第一輯的《我問人:人問我》已搬了才子作家奧斯卡懷特在一百二十八年前的說話出來,「哥倫布發現阿美利加新大陸之前,早就有無數人涉獵,不過視而不見而已。」李安踏足美國的電影工業,就融入體制,每部電影都保持楊四郎與番邦公主的若即若離,但有意識地成全自己,化為兩塊土地的針與線,但他總有一個抽身出來使美國人重新認識自己的視野,簡直是新大陸發現哥倫布。他與另一位導演Paul Thomas Anderson早就做到和得到他們應得的,旁人羨妒不償命。

(問2)書裏面有你跟汪阿姐在電視劇接吻的鏡頭,那是《永恆的春天》吧?但好像之後也沒有跟其他男主角接吻了,是你們的初吻嗎?

(甘)我那一年廿二歲吧,什麼乾吻,濕吻,法吻的經驗都沒有,她當時已結了婚,應該跟丈夫總有些實踐的行為,而且不要忘記她演的是盲女,大家怯生生的,這種硬繃繃的初吻,就派上用場。

(問)嘩,你二人已合作了五十年,見你在書中建議她應該把初踏粵劇台版的《天仙配》在今天首次重演,就很有看頭……

(甘)那是有幾重意義的,一她沒有林家聲當年這種聲色藝都是極品的巨擘提攜,路途會崎嶇幾倍,二是她多年來手中的戲寶,都未有一套是任白系列般,男女主角纏綿綺麗,前輩卿姐羅艷卿盛讚汪明荃一上妝,是最懾人的花旦,第三是我的心眼,經過多年的台板歷練,做人還要再動用多少日子去謙虛,最好就是一份獻禮,向天向地向上面的開山師父拜三拜。終於煉石補青天,美事一樁傳後世。

(問3)書中你說一九八○年TVB腰斬你監製創作的長篇劇《輪流傳》,但你說往後幾十年,就算你勾劃很多重點,望讀電視讀傳理的後來者,應看着那些是電視史的真相,他們都罔顧哪些才是重點。

(甘)我常強調電視不同電影,電視是餐餐開飯,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好又一餐,唔好又一餐。免費電視領一個牌照不是做慈善事業,他也不是拿廚餘出來博亂,但他的衣食父母是投放廣告在穩定收看時段的客戶,而不是諸多聲氣的公仔箱主人,於是強台見自己某時段橫線星期一至五有滑落之危機,影響半年後經已要將廣告價格提升之美夢凍結,只好將產品移走,從速製作三條煙士登場,一周後經已收復失地。三十多年後,如果是美國的六十分鐘時事雜誌,要將此類閒事翻案,幾分鐘就在電腦見到兩個競爭平台的收視數字,談不上風雲變色,白底黑字的證據。當年三兩位涉獵過該劇的少壯現已年老見識衰,還有興趣筆伐當年劇本無以為繼,幸有十多集未能開拍的劇本實物在臉書公開,編劇們亦現身澄清。我對悲劇英雄的腳色,毫不感到興趣,唯獨今日在此得見十數年前的簡氏學生,少不免對他還記得我在課堂的滔滔,沒有半滴水過鴨背,確是老懷安慰。

(問4)黃子華剛才為你打氣的短片,叫我們問你……

(下期續)

黃心穎 鄭秀文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46kam01a-1024x19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