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離地高牆腳底泥

專欄
2019.06.01
202

38kam01a

(甘國亮)有日出也無把握等到日落的國家,最無良的兇手,是政府從未整治苟且生兒不養育的禍根,男性興之所至,頂多只是片刻洩慾,就可以無常令女性在肉身輸入一個要負擔數月的人肉包裹,來者逃之夭夭,不受任何制裁,受孕者麻木兼習以為常,一抽二褦等救濟,命招的孩童,來到這個人間地獄,有冤無路訴,大難不死,倘能長大成人,應向哪一位人類問責?

黎巴嫩去年的電影《Caphanaum》(《迦柏農》),我真不能忍受香港《星仔打官司》那種涼薄嘩眾的譯名。人家開拍被我們本土列為所謂社會問題片,真理不是給大家買票買票和探討探討的,他們才是棒喝當頭。十二歲的Zein每日沒有停止過的流離浪蕩,母親不停大肚還厚顏說是上天又賜她禮物,Zein震怒得控告父母讓他們來到這個世界,有若餐餐開飯,照辦煮碗,陸續有來,卻沒有能夠好好的撫養他們,他還要負起這個擔挑,對他存在的「合法性」,除了困苦艱辛之外,生來就沒有任何身份,沒有獲得基本權利保障,健康和愛。

帶來五千萬條賤過地底泥的生命,並不困難,但未必敵得過一個貪贓枉法的權貴奸雄。

我們其他人類文明,不是穿運動素服去造訪,摟抱皮包骨的弱童,不是每個月拿五十塊錢捐出來,就等於拯救了這些由不停交配的男男女女把他們帶來世界的無辜小孩。

(黃志淙)二○○九年的南非又是另外一次體驗極深的旅程。剛好交了博士論文的一夜,身心俱疲的,帶着太太和兩歲多的女兒,一起飛往從未踏足的大陸。聞說這裏既有富庶文明的一面,極窮困的佔大多數。果然,在美不勝收的各種天然美景之中,昔日種族隔離的陰影在曼特拉的畢生奮鬥後,仍然陰魂不散。貧富懸殊的困局,依然舉目皆是。

就算今時今日,Time Magazine 在上個月的封面故事,仍以此為題。不過,諷刺的是,香港的堅尼系數是世界之最,亦即代表我們的貧富差距比任何地方還要嚴重,真羞家!

回想過去自己對於這些世事的觸覺源自一九八四年的籌款歌曲,英國羣星組合Band Aid 的《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不單啓發了美國的《We Are the World》,更打開了很多人對世界互助的思維。可惜,三十五年後的今天,世界在倒退,各走極端。很多領袖都離地活在高牆,希望地上的人能夠跨越國界互動互信互助吧!

The wounds on your hands never seem to heal

I thought all I needed was to believe

Senseless years thunder by

Millions are willing to give their lives for you

Does nothing live on?

Learning to cope with feelings aroused in me

My hands in the soil, buried inside of myself

I』 ll go walking in circles

While doubting the very ground beneath me

Trying to show unquestioning faith in everything

My love wears forbidden colours

My life believes in you once again

──Ryuichi Sakamoto and David Silvian

38kam01c

黃心穎 許志安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38kam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