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地府舉頭無天國

專欄
2019.05.25
189
撰文:甘國亮

Comme une pierre que l’on jette dans l’eau vive d’un ruisseau

Et qui laisse derrière elle des milliers de ronds dans l’eau

 ── Michel Legrand

(甘國亮)十年人事,我們在二○○九年四月二十六日那個星期日的電台節目《打開天窗》相聚,當年你頻常外遊,很多時假私濟公,把很多大家愛理不理的事情帶回來,那回合把你推介Kyle Eastwood新近出版的爵士樂貫穿九十分鐘,他在父母三代的音樂家庭長大,自會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們已盡地減少提及他的老爹,奇連伊士活,一雙辣手連珠滅匪,回家就柔情按鍵,鋼琴合奏敘天倫……

但當天你回顧有人快活有人愁不同的地域,於羅馬尼亞一再目睹,難民延綿不迭的絕境,我就無法子同步談笑風生。

(黃志淙)難得甘生厚愛,也對十年八載前的電台對談念念不忘。的確,當時分享的兩個旅程都是非一般的。南非爵士音樂節(2009)是南非舉行世界盃前的一年辦的傳媒訪問團,以及羅馬尼亞饑饉三十探訪孤兒院之旅,剛好三十年前的一九八九,眾多歷史大事及巨變發生的一年。在冷戰結束後,獨裁者壽西斯古被推翻後的不久,我代表商台參與這次刺激而感動的慈善行。新聞片段的內戰炮彈,在我們下榻的小酒店外的巨型彈孔,由那麼遠變成這麼近。開放後的自由,包括在酒店大堂夜晚流連的流鶯……剛開放的羅馬尼亞,當然仍有另外一些動人的地方,孤兒院有很多畢生照顧孩子的人;村子的人從未見過外國人/香港人,那種好奇和天真,就像回到原始的時代。

37kam01b

37kam01a

(甘)全球國家與國家之間,在價值觀的差異,蟻民就是埋葬在這些朝不保夕的憂患中,「幸福繁榮」可以日新月異,「不幸」就穩坐五十年不變的寶座,歷久衰敗完再衰。每秒如魚卵湧到地面的新生兒,窮困,饑荒,病患,自相殘殺,無法逃離險境……變成踏入半個世紀,當權者見日過日的罪證。

(黃)我們更在轉機途中,參觀剛倒下的柏林圍牆,原來高牆真的很高,但就算真的那樣高,不義之牆,也會倒塌的。二○○九年的南非又是另外一次體驗極深的旅程。剛好交了博士論文的一夜,身心俱疲的,帶着太太和兩歲多的女兒,一起飛往從未踏足的大陸。聞說這裏既有富庶文明的一面,也有極窮困的大多數。果然,在美不勝收的各種天然美景之中,昔日種族隔離的陰影在曼特拉的畢生奮鬥後,仍然陰魂不散。貧富懸殊的困局,依然舉目皆是。

(甘)媒體報道非洲絕望,無助,並不包括全部真相,這些信息目的過於博取憐憫,博取所謂的慈善支援,我們必須弄清楚非洲數十個國家在這些外援中,沒有一項是真的具有生產力的, 因為這只是解決表面上的問題,而不是去解決非洲最根本的問題,就算讓更多人能上學,提供藥物,這些都不能為他們的燃眉之急去改善未來,國家有貿易,人民有收入才會儲備到一線希望,在過去的五十年裏,非洲從國際社會得到愈來愈多的賑濟,包括技術協助,金錢不在話下。難以置信,在一九六○到二○○三年間,非洲大陸收到六千億美金的援助, 但大家還是習以為常覺得非洲很窮苦,從不追究一筆筆的去了哪裏?有能力千金還復來抑或略盡綿力的仁翁,不能說不知者不罪,因為早已淪為幫兇。

許志安 鄭秀文 黃心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37kam01b-1024x102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