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孔雀東南飛

專欄
2019.05.18
114
撰文:甘國亮

36kam01a

36kam01b

(黃志淙)今次五月到京都主要是看Albert Watson替Ryichi Sakamoto坂本龍一拍的一輯照片,竟然還有一張放在對面的David Bowie 相片。時空是一九九六,amazing timing……而Sakamoto的是一九八九,「Beauty」的唱片封套,時空是我們見面前的不久,而且,也是因為這張唱片的面世,我主動向唱片公司提出飛往東京相見。

對於這些三十年來,跟他們兩位萬人迷,童年╲畢生偶像,能夠有這麼難得珍貴的相遇,合作,交心。除了仰天感恩,還要多謝很多厚愛我的前輩和朋友,給予無數機會和支持。

離開京都,回港飛機,半空之中,看了這部在京都拍攝的文青科幻電影:

《你的明天 我的昨天》剛剛自己踏過的空間:京都的列車,小巷,三条橋……竟然又再出現……雖然像Benjamin Button的意念,似曾相識,但仍然感動觸動自己。平行時空,逆向成長。不能輕易再次相遇,不能相愛。只有大家都是二十歲的短暫三十日才可以盡情地愛着。雖然人人都會說珍惜當下,但若不懂得去製造美好甜蜜回憶,把每次都當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大家就只能擦身而過,而不能互相聯繫,連環相扣。

(甘國亮)這部由三木孝浩在二○一六導演的電影,十多個片中穿梭京都的實景,力量比兩人對衝的餘韻更深,風和日麗時突然出現血紅的伏見稻荷神社,那頭含匙的石狐,在《藝伎回憶錄》和《神探柯南》都令人深刻。這片中又試安哥再來,畫面瓦解了我陪同浪漫,想起趕盡殺絕的人生。你我都喜愛大島渚一九八三的《戰場上的快樂聖誕》,我是與許鞍華導演同遊京都時在戲院看這部驚為天人的電影,致命的無懈雷殛,是寶兒的戰犯傑克,趁坂本的野井上尉舉起軍刀作勢時,賜予反暴力的一吻,對方就前無去路地崩潰,許導當年贈了個簇新的動詞叫做「懟塌」,這對曠世妖姬後來無人繼位。也是演戲時日證明,坂本四十年前同一秒一腳踏電影和音樂兩條船,分體人一直不分高下,高處未算高,《高跟鞋》《情陷撒哈拉》《御法度》,有着欲擒先縱的異色,銀幕上人終曲未散,緊步隨我們歸家。二○一四年他與大衛寶兒於相去不遠的期間身患頑疾,卻在他停工兩年,休養復出憑《復仇勇者》得到金球獎最佳音樂提名的頒獎禮,同一天二○一六年一月十日,Bowie於紐約家中離開了大家。看見你在步出京都國際寫真祭的不捨,既然坂本在數年前說得很決斷,如果走不成,人留下來就要全面投入音樂的餘生,你何不去說服他跟你也合作一次?

(黃志淙)今次遊日,居然有如三十年前的那種心情,想像和經歷,實在是不可思議的幻海奇情。能夠和你分享對今次的遊歷,則是奇上加奇!

*你還好嗎?你失去的頭髮

*輪迴了的傷疤  長出了鮮花

如果有這個說法

*怎麼你嘴巴都沒有回答

*白雪下得瀟灑  遺忘了春夏

*浮雲也出了家  尋找一個說法

*如果凡塵都虛假  別要驚訝  也不要回答

*我祝福你   天地不過一剎那

*我祝福你  一生一剎那

David Bowie

關智斌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36kam01a-1024x21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