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不問盈虧事

專欄
2019.04.27
160
撰文:甘國亮

33kam01a

累積到今天,我經已肯定,明星與演員,演員與明星,排名不分先後,他們之間不值得大家去追究兩個封號的分別。趁在人工智能還未徹底混淆人類的素養和氣質之前,躋身這類行業中的億人迷,藝海奇葩,三觀執拗,軀殼漫遊,是伏羲還是女媧……敬請自重,三五七年過眼雲煙,不信者不罪。

二次大戰後人人求修補家宅,關係與回憶,起碼獨善其身。戲劇家主催個人修為,鄙夷所有籠絡人心,用手段統戰別人的思想。世界會變,慢半拍或滾水淥腳,都是一個變字,大半個世紀以來,北美的開化,所有輸出影像工業在全球市場領先,穩操話語權,大鳴大放,令俗世飲得杯落。彼岸講英式英語,優雅地緊抱着對立文化的英倫,他們劇本似利刃,有高瞻的風範,演員不是狀元也是榜眼探花,引人用心用腦,消化不良前止步。一個孤芳大鼻,一個不羈貼地,在地雷陣劃下歡喜冤家各展所長的界線。目下忙碌於盒子或手指追看鏈的萌鼻菩薩,比一般智者更深諳,這對絕不是羅密歐與茱麗葉,是擅用傲慢與偏見的達西先生和伊莉莎白。

荷李活盛產明星,自五六十年代已有三大百萬片酬征服全球女星,各有脫俗風華的柯德莉夏萍,蘇菲亞羅蘭,麗茲泰萊,皆非土生土長,祖籍歐陸兼自攜演技的海鮮。歷來美方對英方演員敬佩,每每付諸行動嘉許,據為己用。打從六十年代茱莉姬絲蒂,米高堅,美琪史密絲,所有007占士邦,九○年代到丹尼地路易斯,安東尼鶴堅斯,茱迪丹治,二千後再有哥連費夫,海倫美蘭,至今仍未止步,奧莉維亞高曼,陸續有來。二三線星光稍削者,亦頻獲科技神話大片片約。是為振興調理影視工業的程式,內無奸計,各取所需,相得益彰。不褪色的性感偶像瑪莉蓮夢露,生前自譴精神貧乏,短途下嫁美國最有良心的劇作家阿瑟米勒,美麗的身體加上傑出的腦袋,未嘗不是慧黠一場。至今存活,說不定直逼少時搖擺英倫,動輒寬衣解帶的夏綠蒂藍蘋,當前令人刮目,老而彌堅。

只有亦步亦趨,貪圖把時日追討回來,把光環扣在頭頂,愚人愚己作為娛人娛己的新時代人類,他們肯定是虛無世界的接棒人。地球氣溫五時花六時變,無冷暖自知這回事。

五個星期以來,我都沒有像竊聽風雲般,將我跟一生為師的King Sir,吃着多選餅食的下午茶,有問有答的公開轉述,雖然也偶有四十八年來首次耳聞的卓見,但打從第一天,永不見到他高談闊論,也不會欲言又止。他沒有豐富放洋的細節,將時移世易來一個比較,我決定不搬話過紙,也是一種聊表敬意。他對特立獨行的英格烈褒曼,八十年如一日,我也對綺麗變坎坷的孟甘穆利奇里夫,保留着定期翻閱一九四八年的,《Look》 Magazine,芒堤讓未成大導的史丹利寇比克,用攝影機探討不打算預知的未來。

在倫敦西陣的下午,毋須去Shaftesbury Ave的或者St. Martin’s Lane,不難在較老牌落寞咖啡店或酒窖,遇上同樣是老牌落寞的舞台劇演員,他們臉上沒有斜陽西照,老中青的掌櫃,都會必恭必敬的與他們搭訕談天。

33kam01b

33kam01c

黃心穎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4/33kam01a-1024x3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