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Une vie durable

專欄
2019.03.23
185
撰文:甘國亮

28kam01a

 

(Josie何超)Uncle Kam,這個禮拜的七天,仍然是只得到日曆的七天,對我來說,能夠把事情啱心水做得妥當,已是跟外面世界不成比例了。嗚呼……日本三扒兩撥把背熟了般若心經文的「機械人觀音」推出上市,這個有獨特性格的國家,我從小是對他很愛慕,現在他的慌亂,連佛界都被俗世搞亂檔了。

(甘國亮) 與我們有共通話題的日籍老師,從來都不對天災橫禍引為國難,唯獨今鋪也引用「私は世界の終わりが來ていると感じます。(我感到世界末日來了)」他的哀哉,向隔岸高叫向你回應。

(J)最好笑你說自古至今,最敗筆的教義道理……都是由人類一手一腳編撰出來。

(甘) 最虎頭蛇尾的莫如,做了一世人,船頭驚鬼船尾驚賊,還要買一份有完沒完的保險,預告在樓上一笪叫「天堂」的地方,不用吃喝睡覺,不用尋歡作樂,不知什麼是心如止水。停不了的被操不知何方語言的天使造型歌手包圍,聖詩唱不停,教人如何不崩潰,想再自尋短見,毫無把握,寫包單是終極的此恨綿綿無絕期。

(J)又回到世間這個地球吧。進退兩難,愈進步,自然資源怎會滿足到人類的需求,於是又很妄想的建立所謂「可持續發展」的這個那個……

(甘)我覺得那些綱領難度之高,還原去到所謂創世記,天地玄黃的第一天,聽到人扯火的,說什麼:

「解決全球的貧窮問題,窮人的生活質量有所提高」⋯⋯

「地球環境惡化得到抑制並得到根本的改善」⋯⋯

「當代一部分人的發展不應損害另一部分人的利益」⋯⋯

「平等公正解決國際爭端,以對話代替對抗」⋯⋯

一堆堆講到嘔白泡的,是不是仲夏夜之夢的對白?

(J)如果是我們開套戲有以上的場面,戲院一定回到懷舊的情景,見到有觀眾割凳。不斷自我要求,靠自我學習再進化,是剩下來沒有選擇的選擇。

(甘)所以Josie,地球人海愈來愈茫茫,竟然給我們遇上了另一個人,大家都有耐用的思維,天長地久的互相在校對……那不是值得加插在可持續發展的悖論中,最矜貴的一句?

(J)你還有保存我和Convoy在二○○三年十一月墨爾本的婚禮那些照片,我對那一天是有很特別的感覺,我還記得當地的太陽,曬在膊頭,曬在耳仔後面,曬在鼻哥,㷫合合得來很舒服。我有偷看了一眼爸爸,他很集中精神的看着我……還有老公,他由朝到晚不同時間都在錫我,那種氣息,到今日,我仍然記得他那種味道。

鄭秀文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3/28kam01a-1024x18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