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夕拾朝花

專欄
2019.03.08
74
撰文:甘國亮

26kam01a

(Josie 何超)上星期我們講及霍金在五六年前,預言人類發明AI人工智能,終於自作自受,終極被其毀滅。這兩三天有些人居然又趁高興,重變熱門話題。

(甘國亮)香港人是最沒有心神去聆聽的動物,人家講到一半,他已經魂遊四海,人家還未講完,他已經開腔轉換話題。

(J)我小時見得最多,好多人是為了表現權力,不想聽清楚你在說什麼,提早結束你的話題。愚蠢的是迴避不能逃避的現實,人為造成的地球暖化,上世紀到今天都一直上升,好些人還以為茶餘飯後談談北極熊的絕種,就又過了一天,流行病和乾旱飢荒,當作是幾千年前發生的歷史故事……

(甘)廣府話稱之為「借咗聾耳陳隻耳」。另有背景的反對派,更聲大夾惡指摘是偽造科學數據,欺騙世人的陰謀論。看來,世人每天覺得最亢奮的,都是耳聞目睹那些元首,惡霸,網民,梅花間竹的在對罵,狡辯,抹黑。愈事不關己,愈更加勞心,宛若當保長,便是人上人。所以很快上市的機械人,當務之急,也會被植入這種德性。

(J)趕上看下一場熱鬧,才是他們分秒必爭的……Uncle Kam 你沒有經歷過世界大戰……

(甘)我仍未至老到生於一九四幾年……

(J)如果七十幾年來都沒有第三次世界大戰,就證明人人心知肚明,完全不是呼籲世界和平的影響力,而是那些恃着用核武威脅,排名不分高下的國家,誰先郁手,下一秒就已經有人還手,瞬間看地球,渣都冇……

(甘)我們都不會有機會在手機看得切這些新聞畫面,也趕不及看到愛人的最後一面,連腦海也趕不及想些什麼,不止一瞬即逝,兼什麼也不會流傳萬世……

(J)我毛管戙到想蓋一張氈。

(甘)就穿那件你說黐滿了膠車呔的Kansai Yamamoto古董毛衣。

(J)你仍未告訴大家,你當年做了什麼,大件事到要對他內疚成世?

(甘)本來他九五年那個河內的文化創舉,他是先肯定我是衞視中文台的一言堂,彼比君子承諾,日本NHK攝製全程先饗國民,緊接我們衞星作三十八個國家同步發放,殊不知剛上任的澳洲幫上司,攔腰止截該項未有其白紙黑字通過的審定,我身在還劍湖興高采烈的現場,仍未得知這個噩耗,回港後已不是晴天霹靂,我簡直覺得自己是個戴了面具的騙子,無論寬齊怎去理解這回事,我根本沒有勇氣叫他原諒我。

(J)你沒有拚死去上訴嗎?

(甘)正正中了人家的下懷,索性誣捏我私相授受,說一個泛亞洲轉播的轉播價值非比尋常,但老外又斷然拒絕與日方從長計議。廿多年來,我記得Kansai他像抱一個新生嬰兒出來面世般喜上眉梢,但我更記得我是有份收藏這個嬰兒的兇手。抵達河內當天的下午,飯店鄰近的質品古物店,說不出的東西都有……

(J)你提過連香港的粵語片都很多流落在越南……

(甘)我看到一堆爛溶溶的漢字書,竟然有魯迅的《徬徨》、《傷逝》,因比較新淨我才買下來,很長的日子之後我重看一次,才警覺在回程飛機有看過一個段落……「後來一想到,就使我很愧恧。」我不敢用三言兩語去說魯迅對現代中國文學最獨特的貢獻,我自幼只懂把人家有用的東西搬來搬去,覺得不是抄襲是臨摹。大文豪覺得用「愧恧」在這刻最切合,不管來自司馬光或鄭燮。「就使我很愧恧,但在記憶上卻偏只有這一點永遠留遺」……Josie,我只給過一封沒有多餘字句的信給寬齋,我收不到他的回信。

(J)去年他在LV於日本的美秀博物館的大騷也有配合設計湊高興,我覺得他有東山再起的神氣,我們一起去東京見他好嗎?

(甘)如果他笑笑口望着我,我會怯場,我情願得不到他的原諒。

(J)我未坐過成田機場快車入城,希望看看他設計的火車……

許志安 黃心穎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3/26kam01a-1024x18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