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無懼與愧恧

專欄
2019.03.02
166
撰文:甘國亮

25kam01a

我在濠江從小學到中學,上半段年月,供讀中文部為主,後半段時光轉投英文部,滿腦子半中不西,猶如雞尾酒,搞革命般出現,干邑溝五加皮,巧格力滲茯苓,動用白瓷三才杯或龍捲風琉璃杯,邊緣還沾一圈可可或薑黃粉末,意猶未盡,想搧懊喪的風,點亢奮的火,就來一陣烈焰上桌。

由於從未有先人報夢我會學業未完,就走上演藝大半生的不歸路,滿以為連殖民地的英語普通教育證書(GCE)也跳過,就會飛身去北美再惡補升學。劇情大逆轉,歐西流行曲琅琅上口,披頭四所有曲詞曉背,舶來西片如數家珍,但永遠要分心在不同水準的翻譯中文字幕。

精神分裂早就栽培成我的強項,至今我都暗許自己專攻那些移民英國的外來作家的著作,那些年大陸台灣的中譯版市場仍然欠奉,幾十年後才蓬勃過春筍。七十年代覓得借來俄國V.Nabokov拿波哥夫的《一樹梨花壓海棠》(《Loita》),我仍未被史丹利寇比克的電影版本制服,原著需要翻牛津字典到一口泡沫。剛逝世印度裔的V.S.Naipaul奈波爾,單是想讀完他所有散文及遊記,難免打包陪同就木,我看到那些書名《受傷的文明》《百萬叛變的今天》,經已手心出汗,遲他七年也得到諾貝爾文學獎,日本的K.Isuguro石黑一雄,得到村上春樹的真心讚美,認為他的作品,悲傷得來,每每富有預見性。上列三位,他們用英文書寫,都有避過白人主導的軌迹,讓我自以為是的發覺了,就很樂不可支。

(Josie何超)Uncle Kam你放心,我會耐心的聽你說下去,我跟你相反,我是這幾年,立心要把中文再好好修讀。但凡我聽到一段又一段很長的說話,我也有本事記得所有點子,也是我的強項。但我先弄清楚,為何只是看到我以前穿著日本的設計大師Kansai Yamamoto山本寬齋的照片,令你想起越南,更想起中國的文學家魯迅?雖然我也是很有重組事件的天分,我生日你可送我難度高的Jigsaw puzzle。

(甘國亮)我先送你一份我怎也未成功砌得完的。先揭曉, 九十年代我是趨時的衞星電視STAR TV中文台的主將,它最得天獨厚是用日本偶像劇在大陸台灣同時落地,日方數大電視台驚詫一夜間無遠弗屆的威力,更厲害的是它同時有亞洲三十八個國家的覆蓋面,同步共享每一秒它直播的畫面。就在一九九五年的夏天,透過NHK文化部高層專程陪同訪港的行為藝術家……

(J)停!對不起,那就是Kansai……

(甘)對,他連我們安排飯局也等不及,直筆操上我在紅磡的辦公室,像見到知音人一樣,沒有開場白,爽快不粗魯,十句當作六句講,我也來不及客套和禮貌周周,句句都一口應承他來意所求,阿嬸未進來端茶,同行日人省卻開場白。

(J)就是這張在越南舉行的時裝Show海報?經已是廿三年前了。

(甘)其實是大型的與不同國家掛鈎的行為藝術表演,之前他已在莫斯科紅牆首辦過一次,引為佳話,這次NHK製作在已有新生命的河內還劍湖公園,邀請我們人造衞星在整個亞洲直播。

(J)誰估到今天河內已蛻變成地位超然「美朝峰會」的重鎮。我也有看過這盛事的紀錄片片段,當陣他已升仙……整個晚上都在落雪,似一個地方裏面人民的大節日。那些雪粒很有人氣……

(甘)又給你看穿了,我全程在現場,那是用熟米製造的飯紙,輾成粒粒雪雨依着氣氛散下有致,寬齋還說落在湖中,魚兒也有夜宵。

(J)怎能不動容……我記得他說過:「喜歡什麼顏色,就把他們擺在一起」「不打算理會市場的風險」「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身體,親自演繹時尚」……如果說這些話的人是我,就一定指我任性。你支持他,當晚不是無憾了嗎?

(甘)他確是配稱有顆藝術家的心。人算不如天算,之後發生了一件事,令我愧對寬齋,內疚至今……?

25kam01b

關智斌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2/25kam01a-1024x50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