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何處惹塵埃

專欄
2019.01.12
124
撰文:甘國亮

18kam01b

 

尼古拉斯基治承認一直都找不到他對宗教的信仰,坦蕩接受三衰六旺。對於過去十年曉寫字的,都當正自己是影話保長,齊聲把「爛片王」封作他的外號。消過費的觀眾,就領有牌照,對情已逝這種慣性動作視作同盟,孔孟也有晚節不保的厄運。人在做,天也有紅色假期,無暇去看,我等稍稍肯將他歷年的特種作品,編排結集盒裝,哪怕二十套經典都有少無多。演員Ethan Hawke對尼哥五體投地,天生本能將迷惑融入演技中,認為是馬龍白蘭度繼後獨一無二的troubadours,本來有無限代溝的少年似聽到佛偈,但伊芬鶴打出在電玩也是型仔的「吟遊詩人」,所有隔膜登時瓦解,對尼哥改觀。

「我是不能接受自己朝早起來,不知有什麼地方可以去,沒有工作等着我出現,買兩枝紅酒去消磨,我真的不可以這樣做人,我不能容忍做這種廢柴。有戲拍的每一天,我一定是最早到,最遲離開。二○一九那些排期發行的電影,之前一收到劇本,我就心急到練習我的對白,將幾個劇本調亂梅花間竹來看。」

尼哥除了自小恨做貓王Elvis皮禮士利,模仿偶像的眼神和聲氣,二○○二到二○○四,更做過已逝貓王冇眼睇的女婿。影片未拍之前就自行設計角色外形特色,他早就假公濟私,在一九九○的《我心狂野》和九二的《賭城蜜月》(《Honey moon in Vegas》)索性貓王上身。到較有話語權的位勢,就如拍《Leaving Las Vegas》令導演Mike Figgis一開鏡始發覺,尼哥早就聘用了酗酒的浪漫詩人出出入入,去感染人家長在醉鄉的思維動靜,戲拍完了仍未回歸到自己的狀態。我心想Danny Day Lewis讓角色長期附體的執着,二人可爭奪寶座。

「德國導演Werner Herzog荷索是我們那一代看重的大師,對他自有三分敬畏,二○○九年他邀請我演《腐敗刑警》(《Bad Lieutenant-Port of call New Orleans》),終於等到這個機會,他老是對經常合作的怪脾氣前輩Klaus Kinski念念不忘,如果我正正常常,他一定很失望。果然他見面已不客氣,我就下心腸,他兇我我就照兇他。開鏡第二日,因為我的角色是嗜毒的警探,我代入狀態需時,自攜了粉末狀的興奮劑,吸索少許已有個遊魂模樣,荷索聞風而至,很緊張我假戲真做,不迭追問我在鼻孔前的小瓶子的餡為何物,我已到位,怕他長篇大論,就裝假狗很樣衰的直認It’s Coke(毒友對可加因的簡稱),嚇得荷索把握時機就喊開麥拉了。」

一撮慣常詛咒老牌導演「不許人間見白頭」的電影文字打手,虎視眈眈久休的荷索遇上神忽的尼古拉斯,新作出來定必兵敗如山倒,殊不知曾得普立茲評論獎的殿堂人物Roger Ebert帶頭將該片列為年度十大佳作,並封贈尼哥作片中的演技更上層。故此,尼哥有片通殺,總好過惶惶終日,起碼久不久也有負負得正的機緣,遠的不說了,這些年有紋有路的,不應忽略二○一六年Paul Schrader一手包辦的《狗咬狗骨》(《Dog eat dog》),由他撮合了尼哥與威廉特福Willem Dafoe自一九九○《Wild at heart》後再度合作,威廉也是逢片不拒,兜轉總有佳作如願,就憑演梵高的《永恆之門》(《At eternity’s gate》),剛做得成威尼斯影帝。尼哥也有念念不忘他入行時的寄望。

「小時候我渴望做David Bowie,喜歡的電影是《蕩母癡兒》(《East of Eden》)及裏頭的占士甸,《慾望號街車》(《Streetcar named desire》)及馬龍白蘭度,導演史丹利寇比克所有的作品。但漸漸都變成回顧的畫面。但有一件事我沒有放棄,就是等待跟積尼高遜合作的機會。」

18kam01c

18kam01a

黃心穎 馬國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1/18kam01b-1024x76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