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先求同 後顯異

專欄
2018.12.15
139
撰文:甘國亮

14kam01a

14kam01b

 

(派可斯)作為華人,我認為我們是幸運的一代,眼見這幾十年兩岸三地各有盛世的階段,享用過走在尖端的滋味,所以我只懂得無論多忙碌,我都撥出時間去照顧家人情人徒弟同僚,坎坷的朋友。大好的時光,大家都不應該去摧毀,去浪費。

(甘國亮)所以,我對任何令香港滑落和沉淪的事情,都不會認同和贊成。

(派)回到年輕時投入工作,你知道什麼是天時地利,比如你知藝員人工低,你打出做編劇的路,你自問走傳統的小生路線會吃虧,坐歪又紮不起,索性就去專攻畸怪的性格角色,結果獨沽一味突圍。我小時已睇穿你為何把頭髮染成金毛,保守的觀眾會覺得礙眼,但就逃脫編導找你做普通打工仔,官兵衙差的閒角,於是你晨早的定位更加清晰。

(甘)讚夠了沒有?你終於也是自學成功呀,維多沙宣是啟蒙,你並沒有自以為是。

(派)但廿歲回港後過着毫無挑戰的幾年,是會退步,會頹萎的,我們是屬於要大膽衝刺的行業,等於你是演員沒有演出去實踐,我沒有不同的人頭讓我去「較飛」,就神仙難變。

(甘)仍在發育的光陰,可以偷來用作讀夜校,去夜蒲,去援交,去兼職……作為一人分飾兩角,不等於自療嗎?

(派)我是內向是自卑的人,當陣影響去拍拖都沒有心機,約了那個女仔上去髮廊的天台……

(甘)想她支持你,手牽手跳落馬路……

(派)我是負責任的人嘛,我不想累人累己,覺得前途暗淡,勸她離開我……

(甘)劇情真婆媽,幸好男女主角都養眼。

(派)到我有保護能量時,相反地就像我會要求現在的女朋友共享我的知識我的喜好,她由不懂得滑雪,橫衝直撞,今天已賽過我的技術,那種愉悅是無法言喻的。當年遇上Boffy Cheung一起自立門戶,他有承傳上一代的髮藝,又深懂髮型師不妨也是客人追求的明星,改造變換大眾注目的演藝明星,也就相輔相成。我比較慢熱,也不是風花雪月的聖手,初時的贊助客戶羣是進念.二十面體,人人列我與陽春白雪為伍,最好笑是很多朋友看完Zuni舞台上的演出,不明白見我仍意猶未盡的在座位中。

(甘)就算你後來有一羣亦公亦私擁護你的,都是頗具性格的周迅、周杰倫、湯唯……物以類聚也是一種萬有引力。

(派)記得不要把你豁免在名單之外。我們在不同年代在美學上都受日本影響,不會因他們在國難後,精神生活上的艱澀,改為附議其他國家意氣風發的狀態……

(甘)有位日本前輩慨嘆,他說大半個世紀前,演藝界修整五官是行業指定的專業行為,務求每個鏡頭每個角度都會迎合到攝影畫面的需求,貪靚其次。但為其他國家嗤之以鼻。往後美國有過之而無不及,米高積遜更反駁倘若羅省清走所有整過容的市民,那簡直變成死城。前輩有感而發,日本挑選多才的演員,都把獨特氣質放在首位,加工歸加工,但都用心打造個人風格。側邊的國家,恍似邁進納粹複製人軍團的紀元,在全天候的技術支援下,演變成貴乎上進的公民教育,載歌載舞的少艾組合,四個六個八個十一個,數目不太重要,美男女的人肉產品,明眸皓齒冰肌,義無反顧的在運輸帶上列隊運行,在人生的物流制度下,定期性遭受質檢的丟棄。中港台泰不用爭一日之長短。

(派)藝術品是會過電的,如果松山研一、松田龍平坐在我們面前,他會令你不期然想為他構思一個劇本,會令我的剪刀被吸引到他的頭上。你手機這張照片我認不出來?

(甘)你一年前在我頭上的傑作,當天下午,竟然發現2787公里以外的淵上泰史,也是我那副模樣。

 

14kam01c

鄭秀文 黃心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bka.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18/12/14kam01a-1024x38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