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你還愛我嗎

專欄
2018.09.29
948
撰文:甘國亮

03kam01b

(甘國亮)看官是理所當然,頭也不回的負心人,不分男女老幼,不再愛你就不再愛你。一九八八年因為吳君如銳意在銀幕轉型,斥資着我為她創作一個四代母女都在影圈承傳的電影劇本……
 
(焦姣)她一人分飾四代的母女?都是演員?
 
(甘)當年未有運籌帷幄的高檔電腦科技,兼且有另一位每一秒都跟你在撞擊的高手,是會出現劇本都沒有的奇蹟。
 
(焦)我大半生都遇不上十分之一的好劇本,但遇上好導演我已經很愜意,有三兩位心靈相通的演員,我就更覺得收到一份禮物。離開邵氏之後,我總算不用再猛接刀光劍影的通告,外面的獨立製作多數是面對真實生活的題材,我又開始兼任為甚多不同來源的電影配音,不停在看不同的故事人物,跟大片廠說再見,才是我真正開竅的階段。
 
(甘)直到今天你還是不介意長途跋涉的去買票的去看一套輸入片。
 
(焦)所以我不是那種負心人,無論那套電影的製作、導演、演員,經已受世人的價值觀,貶到日落西山,聲沉影寂,但只要我愛上過或者痛恨過裏面的段落,我仍然認同任何電影都有他付出的地方。
 
(甘)我很牢記你在龍剛導演在一九七四年的《廣島廿八》。日本廣島原爆後的爭議性,延續至今七十三年,二次大戰戰後較多認為原子彈是暴行,美國應受譴責,但也了斷戰爭,從而拯救了更多生命。「終止戰爭的必要之惡」,一句話就以為概括了人民的苦難。
 
(焦)但這套電影放映的年代,絕大部分都是華人市場的觀眾,導演和演員都是中國人,於是龍剛在反戰意識的平衡交錯,都敵不過一般影話人和買票人的偏見,以質疑賣國賊的觀點來檢查一部電影。
 
(甘)飾演中國婦女在戰前已嫁給日本軍人唐菁的你,面對原爆期間遺腹女蕭芳芳,繼而再有原爆第二代之後,新生代的次女李琳琳,自己又是中日雙重立場的變化心態,容易流於為其他受害者不停作辯解律師,但你的強項是將辛酸用紋風不動來代替,沒有太多的力竭聲嘶。

03kam01a

(焦)這裏的蝦多士不錯,要一客嗎?
 
(甘)再來拿鐵加蜂蜜我就會停止讚美你。日人也有解放自己,很多不為世所知的史實,都不再修飾。
 
(焦)「啱嘴形」是琳琳喜歡用的廣東話俚語,那段日子我們還穿熱褲拉隊去跑馬地看湯鍾士的演唱會,買了頭排的票,但去到卻離台八丈遠……拍完《廣島廿八》的那一天,芳芳離開酒店之前要滯留一下,她竟然問服務員借一台吸塵機,沿着我們佔用過的榻榻米,方圓四周都潔淨一次,她的理由很清澈,這麼乾淨的地方,我們應該還原。
 
(甘)她不停在我們的話題被消費,眼眉不斷在跳了。
 
(焦)剛才你說的媽女媽女的那個劇本,另一位演員非她不可了。
 
(甘)拍不成的劇本,可以作無邊際的憧憬。

黃心穎 關智斌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8/09/03kam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