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不管天高地厚

專欄
2018.08.18
403
撰文:甘國亮

97kam01b

 

(甘國亮)回流一九六四,雖然當年Maggie你是早我七年入行,但共享那些年份,正值香港自命世界之窗,日本摩登,大陸冰封,台灣娘炳,韓國鄉巴。英國爆發有着變革性的「搖擺倫敦」青年文化現象,半世紀之後一般人回顧,只放大音樂服裝性愛的激進,其實深層顛覆了英倫森嚴的等級制度,將政治、社會、和語言的固步,用另一種無比快感的殺傷力,來背道而馳。工黨掌權令王室降班,不同階層的新英雄人物,陸續湧現,這個二十世紀的運動永遠改變了英國的面貌,西方國家也紛紛像吞服了免費的維他命C,同期這種調子也均衡到文革、越戰的陰霾。

(李琳琳)當時的香港,是東南亞中唯一精靈所至的福地,吸收力神速,不像今天人人一味要快,消化不良。六十年代任何舶來品,勞動階層和青少年在學的,無論是面對各種先進發明,三扒兩撥,就掌握到其中的奧秘。本地土炮翻版的東西都有份慧黠,問心無愧。Swinging London的氣氛,香港傳染得最快,最新潮的由頭到腳,拍得住每期《Seventeen十七歲》雜誌的模特兒,雖然看上去是崇洋的飛男飛女,但其實思想上是中西糅合,有強烈的家庭觀念,那些新派的男演員,像鄧光榮,以及我幾十年來的老公阿John,一入行就明白華人電影的技術和市場跟先進國家有距離,他們表面花俏,但靜靜雞就向行先一步的導演偷師。你們是人辦,也是這種心態嘛,時日可以做證。

(甘)十來歲的人,野性為常,我等背後的真相,是腳踏的地域有安全感,眼見話名是中國人,但聯合國一夜就將台灣踢出局由中共取代,兩岸又勢不兩立。落地無根生,於是披上西方文化的罩衣,就當正優哉游哉藏身避風港,滿以為聊以卒歲。不羈也是自我支配的哲學……男女頭髮的長度互易,已是向社會挑戰,那些年披頭四的髮型已是碎料,長髮男生闖進某些國家會禁止入境甚至坐牢,妙趣的是長毛不再流行的年代,本地的首富,卻個個偏去留個椰殼頭。

(李)我本來也有勇氣像Twiggy卓姬或者美雅花露,珍茜寶……剪個短到不能再短貼頭皮的,但又想等個好機會才嚇一嚇人。

(甘)一把濃密長髮是很煞食的武器。

(李)是呀。我之前的未婚夫和後來的老公,我如何去征服他們,那把長頭髮是很有功勞的。

(甘)很多年之後你和我這個師弟拍我的第一套電影《蛇殺手》,你已經是一頭短髮了。

(李)其實我是借一九七三龍剛導演的《應召女郎》,角色被一班哥仔逼良為娼,亂剪我一把頭髮,這樣為藝術而犧牲,出師有名,就毫不猶豫,剪到夠。

The windows of the world are covered with rain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we can do

Everybody knows whenever rain appears

It’s really angel tears

How long must they cry

 

97kam01a

黃心穎 馬國明 關智斌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8/08/97kam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