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霎時禍褔

專欄
2018.06.16
382
撰文:甘國亮

88kam01a 88kam01b

*六月二十日,距今五十四年前的這一天的前夕,號稱東方荷李活的香港,兩間人才物力不分伯仲的右派電影機構,電懋的陸運濤,邵氏的邵逸夫,富甲一方,兩大巨頭均率領浩蕩隊伍前往台灣出席第十一屆亞洲影展競逐,各地鉅子羣星前來共聚,舉國共歡的嘉年華。命數出現逆轉先兆,賽果由邵氏勢不可擋的凌波憑《花木蘭》獲應屆影后,這邊廂陸氏得聞旗下的林翠與王引,以《啼笑姻緣》被大會降級為男女配角而獲獎,憤然下令退還影展,形勢令軍心挫折。殊不知這個只是序幕,翌日有人快樂有人愁,領導層意興大減趕回台北,適逢陸氏五十大壽,航機在起飛後十分鐘,就把這位電影大亨,連同隨行的要員,全部五十七人送落神崗鄉地帶,無人生還。事後行業中的震驚和失落,蔓延了相當長的日子,無暇作任何陰謀論的追究和猜想。

甘國亮:Rainy Days & Mondays

(Ken)這個空難,真是一刀過切斷了電懋中人的雄心壯志,很多陸運濤較有遠見的計劃從此都後繼無人,等到承接的國泰機構經已洩了氣,觀眾助長往後獨大的邵氏,可以想像。大家不能想像的是那一年,有感情的一羣,茫然的表情。

*1983 年在三藩市那個跟林翠談個不完的星期,她也不作任何自圓其說:「1964 年的確帶來很多障礙,人算不如天算,沒有陸運濤的膽大心細的支持,《大馬戲團》之後無壯志再開《花木蘭》,人家邵氏已三扒兩撥,天時地利人和都做到了,還要堅持就是跟自己鬥氣。還有日復日見到新主和同事的沒有方向,一個二個老友葛蘭和尤敏都剎那急流勇退,說不落寞是騙人的。往後的幾年,與樂蒂同病相憐,親自去策劃有份投資的電影,但總是拍不出電懋年代那份靈氣,還目送這位也輕生了。我是頑強的,婚姻出問題,自問也有責任,但我遇上第二段,就以為是上主給我安慰的禮物,不應該去懷疑,但事實就是事實,我失去了上半生的勇氣,今日甘國亮你吃着我和兒子 Chris 煮的早餐,前晚你在飯局說我眼光光,我已開始實習在另一個地帶找回我自己。我覺得二十多年前沒有空難那件慘事,我絕對相信,過去在我身上發生的,會完全不是你見到的故事。」

甘國亮:輾轉相隨

(Ken)1965 年我們一家人收拾心情,妹夫秦劍執導,龍剛做副導兼演,林翠監製,我們兩兄妺戲中也是兄妺,開拍的是開心的喜劇《糊塗女偵探》,但做老闆跟做演員,那種心情就不一樣了。她終於也專心在國泰繼續完成她的合約,我就加盟了仙鶴港聯拍粵語片,我那麼洋派,偏偏公司還來了個台灣的新人熊雪妮,因公司出版的武俠小說很受歡迎,於是電影也同步生產,我和她就做了必然的拍檔,陳寶珠也是班底的反串小生,看着她逐漸轉型玉女的形象。我做夢也想不到這系列一做就做了三十套以上的古裝武俠師兄。連民初裝的黃飛鴻片集,我做徒弟凌雲楷也拍了十套。近年電影資料館回顧選映了我在港聯較有特色的新派時裝片《藍色酒店》,改編自紅極一時的流行小說家依達的作品,近年老一輩文人紛紛緬懷他獨特的文筆,當年香港受西方文化影響的青年人,都代入他的人物和心態。

(Kam)那期米高堅的西片《Alfie》,譯名叫《風流奇男子》,令我們立即聯想,早就在環球叢書的《西點》追看過依達不少連載,怎麼樣的價值觀,都不足為奇。還有董培新在他每本小說的插畫,那些人物的服裝造型,環境的戲劇性和美學構圖,簡直是上乘的電影 storyboard 和劇照。

(Ken)香港沒有上畫的 1971 年澳洲片《Demonstrator》(《示威》),要我去做嬉皮士與政府對抗的中間人,立即就飛過去了,年輕時是不喜歡想得太多的。

關智斌 許志安 馬國明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8/06/88kam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