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甘國亮:熄爐龜煮

專欄
2018.03.03
395

Dear Mr Kam,

甘兄有想過退休嗎?如永不言退,是什麼動力讓你一直做下去的?如有退休的打算,又怎樣才是你理想的退休生活呢?

 

張智霖

Dear Chi Lam,

「退休」無半點悉隨尊便的含意,等同電影已演到結局一幕,只差完場字幕瞬間徐徐在銀幕升上。基於法制亦劃定這條年歲上的界線,每個個體隨着自己的體能智慧資源天天在磨蝕,免不了心境也受創,肉身遷徙到難以與大眾分享當下榮華的特區。被釐定在這種範圍以外的人類,百分之一百一十是歸咎其權力與家財,他們亦不希望同流中的名額或名字過多,我們亦無筆墨將之放在討論範圍。

「息勞歸主」是偏向夢幻的常用語。「熄爐」,可以是拇指與食指合力一擰關滅火掣,等同自盡謝世。受人播弄,斷絕電力石油煤炭的供應,一樣飢寒交迫而歸西。脊椎動物中與人類歲數相若的,有活到近百歲的希臘陸龜,滋補價值一般,硬要將龜烹煮,迹近做人厭世嫌命長。說到這裏,負能量泉湧而來,我已省卻假設有來世去佔據這話題,山東大媽聽見人會身陷另類天庭,要不眠不休聆聽白袍天使猛唱外語聖詩,定哭求再死一次,換個目的地才活過來。故此,退休是長日將盡的高潮,是何種精神面貌,是喜是悲,都是落雨收柴的局面。

地球裏動物中的人類,也有一些朋友名為金毛犬,是注定我們要向牠們今生還債,無論這些異類如何過態,總會贏得沒有底線的酷愛和信任。據聞雖然短壽,但那十數年就等同人的七老八十。我也徹底相信前年一宗日本的感人新聞,遠在十一年前佐藤夫婦收養了數月大的金毛犬奧利華,原來他們也只是義務讓這些幼犬培訓先適應社會狀況,稍後就交還導盲犬協會再作輔導有需要的盲人,奧利華全職服務生涯,也有面臨退休的一天,協會竟能撮合牠十一年後與佐藤一家團圓,安度晚年。重訪家園的那一天,護送專員與一家大小都以為牠適應舊居這個新環境需時,殊不知在門口的佐藤母女向故犬遠呼一聲,奧利華就飛躍下車奔向她們身上,繼而率先登堂入室,逐一搜索記憶的一切,活脫是個參軍過後終於回家的孩子。

這也是一則啟示錄,大家犯不着要打擾文豪李堯棠先生,他見證過的滄桑與苦難,求生求死都兩難,足足動用了一個世紀。

年過半百的,都累積了鋪狠勁去盤點生與死的扼要章節。口頭禪以不懼死亡為箴言,隱藏那段生命中頂不順的惡病纏身摧殘心智的歲月,苟延人間,家春秋的冬至,磨人的長度比起求學,創業,成家,養育,甚至花天酒地,建國大業……均可競一日之長短。

我素來兼飾西南二伯父這種義工,教唆入世未深新生代,萬勿懷疑達爾文的進化論美言:「每個世代,會比上一個世代更聰明。」

「千金難買少年窮」是中飽私囊的父執輩,以為抵制下一代就會勵志成材的歪理。「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是虛擬的幻景,畢竟來自詩人李白,但事主一生吃貧,被革職,與酒同眠墮入河裏。說什麼都是用心良苦的殉難酒仙。

我像是前來報夢的長者,賢姪智霖芳華正茂,但也不宜追悔加鞭,幸得聰穎的慕童踏入發育之年,鼓舞要趁天時地利人和,明日的事今天已運籌帷幄,才是高尚的價值觀。互勉。

黃心穎 馬國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bka.mp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issues/2573/MPW2573_A106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