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雲想衣裳我想容

專欄
2017.07.29
1.1k

Dear Uncle Kam,

有些朋友說我是一個念舊/懷舊的人,譬如說跟我打從三歲認識的同學保持聯絡至今,感情多年如舊;而我最情有獨鍾的服飾就是中國的傳統旗袍,就連媽媽的珍藏也收歸己有。我與老公的愛情故事則更是眾人口中的經典傳說,尋尋覓覓多年後,與初戀情人結為夫婦。甘先生,其實我這一種情懷,是否對時間及經歷的一個reinvention?將我的過去幻化成未來?

Karen

Dear Karen,

收到你從英倫傳過來的微信,香港這邊卻連日下着滂沱大雨,不,我不能再繪畫成夏日春雷,這些地球暖化,亂發脾氣的警號,不會影響權貴去星球勾地的鴻圖,只會令大部分在室外露天幹活的人斷糧,目下全球僅存百分之一的純淨食水,忽來驟去的暴雨驕陽,過速的新陳代謝,恕我粗鄙的贈這種天譴的現象,配稱為落狗屎。

「Reinvent the wheel, to waste time trying to create something that someone else has already created」。利字當頭的人,常用辭典裏這句話去解讀「Reinvent」,分拆是再發明,是舊瓶新酒,是毫無新意,盡是貶意。但你已開宗闡明,你說的是重塑生命,一卷投胎的再造紙,就非比尋常,很多熟朋友,都忽略了你的外文名,中間還包容了一個「Joy」字在裏面。研發過去,有一線撇脫的眼神,榮登新興的一門對人生的環保學問。讓甘安靠先來一個雷暴下的午睡,倒不如由你帶出對旗袍的懸念說起,校對我們之間十九年的代溝,我也回到五十年代柳媚花嬌的光影,像抱擁一本忘靈的奇書《Hypnerotomachia Poliphili》半眠半醒,綺夢連連。你自小從令壽堂我的Eleanor姐姐的衣櫥,紛陳的旗袍盡入眼簾,肯定是適逢大半個世紀前,香港女性服裝趨勢的分水嶺。當年廣府人將這種不分老幼,階級身份,燕瘦環肥,人有我有,不同層次的制服,都冠以長衫這個通俗的稱號。與滿清旗人的服裝無傳承的使命,演變至歷盡滄桑一美人,試過在戰後列為有傷風化被禁,平反過後又升格為國家禮服再搖身為華人選美頒獎壓軸的指定服裝。這襲與生俱來揹上無數規限的戰衣,逃不脫立領,喉門的鈕扣,開襟,收腰,滾邊,腿側開衩高低,暗藏了標榜浮凸有致的立體剪裁。成與敗,先由粗衣麻布比拚刺繡蕾絲,顯示排場,再由剪裁手工的訣竅和素養接棒,即見真章,生死關頭,落在物主如何打造自己先天後天那副三圍填塞入內,打氣的鑽飾與毛皮,純屬妹仔大過主人,身體語言和台型氣勢,才是自攜海鮮。聽與說的跟做的,都身水身汗。原來我是手抱嬰兒時,家中女眷均不肯留守將我看管,因為爭睹五二年岳楓導演有《新紅樓夢》上畫,噱頭是以豪華時裝片出現,金釵以目不暇給的絕艷旗袍爭妍。據聞李麗華飾演的林黛玉,當然不會不能不准爛身爛世,萬種風情,可同時分飾王熙鳳與薛寶釵。●

關智斌 馬國明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