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清泉石上流

專欄
2017.07.22
1082

國亮:

上周末你的回文,讀了一遍,不懂,二遍,懂了,三遍,似懂非懂,好似在懂《金剛經》的。我是一上飛機就唸《金剛經》至到落機,當護身符在用,你恐怕在笑我啦,我也以為這是唸經的因緣。但每次看你洋洋灑灑,非常為你開心,表示你身體好,心境也好,盼早日見。

明亮

明亮:

一時瑜亮抑或流芳百世的導演編導演員,都是傑出的精神分裂表表者,奇葩有限,不會在偌大的花田任君採。他們掌權的領導人上司,老在標榜自己是直腸直肚,沒有一粒剁碎的閒話,只懂專心一意去籌措開花結果的影像產品,對得起買戲票買視像盒子的消費觀眾,對得起上市公司的股民,對得起掌管意識型態的關口。寄人籬下的牛馬,望聽者得救。互易角色的例子當然有,用鐵樹開花的剎那芳華來形容,最盞鬼不過。華人棹忌遇上難得一見的現象,嗅到鐵樹傳來幽香,心已起疙瘩,五時花六時變,猜估不到是禍是福,急急簪花掛紅。多得有網絡時代,人人習慣彼此善變,天有不測風雲,一日三餐。

我今天又試一屋兩妻。早課翻到《金剛經》的「應化非真分第三十二」,喃喃有辭。卻左手分心去閱覽電腦手指內的魔術一代宗師胡甸尼Harry Houdini的傳記電影,先有一九五三年東尼寇蒂斯Tony Curtis的版本,再來二〇一四年艾祖恩布洛迪Adrien Brody的電視長片,兩套都不離奇人奇技,一味重複如何限時在生死關頭解開手銬擺脫牢籠,結局都是失手泅歿於玻璃水櫃中,萬眾期待的場面,但事實的真人只是死於腹膜炎。忽然熒幕彈出近代走紅,以變走自由神像,穿越萬里長城,掩眼法也可變狀元,身家過億的大衛高柏飛。瀏覽得飽滯,我老是不明解,無論歸功於通靈或視訊科技的助力,超過三分二世紀,都是不離十大戲寶傳宗接代,閃電變臉更衣,飄浮台上,跟白鴿和撲克牌簽了死約永不分離,最樂此不疲的是電鋸美人,一定是行業中要晉級的證書,連《一叮》節目六七歲的小孩,哥哥也是表演鋸開妹妺。卻又從未在新聞得悉有人在此項表演失手,拍檔送到急救室內已是兵分兩截。難得這門手藝的從業員,不管是職業道德,滴血發毒誓,也鮮見有二五仔為貪財而暴露箇中奧秘,所謂打開啞謎的特輯純屬賣剩蔗的材料。我午膳淺嘗即止,少食多餐,右手又把經文半擱膝上……「佛說是經已,長老須菩提,及諸比丘比丘,優婆寨優婆夷。」……但凡有所作為的東西都是虛妄的,如露亦如電,如夢幻泡影,何況未曾就聲明是幻覺的魔術,一現就沒有了。人生百年一現就都一樣沒有了,有的人生下來就夭折,有的很老又死不去,生活的幸福和悲哀都說不平等,自己作的業自己受,應作如是觀。

明天我又選了一本講述事主神經失序的故事,有人不能跟任何人類相處,卻懂得與動物交談,有人不察覺自己軀體的存在,靈肉分家,有人把老婆當作一頂帽子。你會否已列我為看這個瘋子作家的瘋子讀者,他是二〇一五年謝世,常為紐約客供稿的詩人Oliver Sacks奧利華薩克斯。

代郵時間。

下次你來港,除了常帶深度烘焙的蔡李陸咖啡給芳芳姐和甸妮姐之外,也應多帶一份給久違的葛蘭姐了。

芳芳見到小康演玄奘的造型,如此這般反應:「哇!小康已經長大成人了!雅意包裝上的出家人是他扮的吧!好,待我狀態回勇再出動時,一定拍一張照片給明亮。垮了再回勇時,約你取咖啡。你說這樣的生活多耽誤時間……」

甸妮則仍等着帶你去她認為全港最好的素菜館,還強調菜式比較多,要六時四十五分入座,七時上菜。

馬國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