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始亂終棄

專欄
2017.06.24
3824

親愛的甘先生:

曾經看到一篇文章,指出人到了一定年齡,必須扔掉四樣東西

1)丟掉無效的社交

2)丟掉習慣性的抱怨

3)丟掉虛情假意的朋友

4)丟掉不愛你的人

你認同嗎?那你人生經驗豐富,你覺得應丟掉哪些呢?

千嬅

 

親愛的Miriam:

每次遇上千嬅小姐,你甜美的笑意抑或咯咯露齒,臉上的眼睛總是對世上沒帶什麼懷疑。先對你來說,除非生命中衍生難以承受的脂肪,知足的你,應該沒啥值得花時間盤算要去丟棄。

我活着的前半生,資訊短缺但空氣清新,雞碎般的啟悟都沾沾自喜。今天比起潛入社區學校派發毒品試用裝,每個電視廣告時段內雄霸的大耳窿借貸荼毒。至於網上免費的勸世文像拼圖灑滿一地,已升格列為施藥贈醫。

我沒意圖去揶揄你看到的那篇文章,但他不忘補充那是人到了一定年齡就最好用完即棄,我並非攝位加上用完二字,如果從未擁有,四大皆空,又何來拋棄。所以我們亦可代勞,敦請好些時辰未到的讀者避席,例如那些幾歲大的數學速算神童,他的兄弟姊妺都對他妒忌,球場的牛王頭都對他欺凌,嘲笑他獨沽一味,同班女生剝削他代做功課,教堂神父重複強調他只不過一個神眼中普通的孩子,對得與失都從未正式開始,但值得人家呵護的是,他專注的答案,只是對與錯,沒有雜念。哲學家蘇格拉底是善意的老點,「我們的需要是愈少,我們愈接近上帝」,即是勸喻我這老叟快要應召上去報到,不妨預演銀行戶口陰乾,三餐不繼,衣不蔽體,不管身處的城市為何物,就可以如風上路。殊不知與祂角力了無限紀元的宿敵魔鬼,會將我的老殘遊記磨難到困在機艙,身無長物,起飛登上青天遙遙無期。「許多賽跑的人失敗,都是失敗在最後幾步,他這句話更似在諷刺那些在醫院病榻每天用上百萬針藥也不能了斷的富豪,也等同教訓那些膽正命平的少壯,口口聲聲不懼死亡,倒是忘卻會有一幕沒完沒了的頑疾纏身。

丟棄工作,生活,感情,直情是得閒得滯,把吸塵機扛出來左推右拉,將人生五味架篩選淘汰。不是跳機,因為要有從高空到安全着陸的降傘,那份勇氣還涵蓋了知識。也不是跳車,無論是稍後會撞上樹林或墮崖,雙手還是操控着與我們肉體共存亡的鐵甲外衣,它才是護主捐軀。剩下來的是跳船,原本是踏上開得好地地的船,活得不耐煩,覺得船的搖晃,聽到它不尋常的響號,似乎是沉船的先兆,我們就產生跳船的衝動,澈底忽略一旦離開這個自尋的險境,少說要經歷過百米的高度,再插入無底深潭,跟在杜拜哈里法塔的客房躍出去不遑多讓。「世上本無事」,我的對聯下句是「疑心生暗鬼」。每個個體的練歷期差異極大,侵塵蛀埃,犯不着像被納粹黨逐入瓦斯營,騰雞到向自己猛淋消毒藥水。

斷背山的名句是,希夫萊傑淌淚說出不知如何可以戒掉積招倫賀。那個戒字相當入人心肺。要丟掉的衞生棉,難道拿來做齋叉燒,要丟掉的塑膠袋,反而提防被運用作人造米,虛情假意的朋友,一定貪圖我有爛船三斤釘的利用價值,另我不介意因而日益自戀。不愛我的人,要分清楚打從第一天是否我在單戀沉溺,我是自小都很享受默默戀上任何偉大的藝術家,尤其是沒有人類宿命的物件,因我從未遭受過他們辜負我,帶來任何慘痛,更談不上生離死別。人海茫茫中,共浴在那毫無把握的愛河,沒有計時炸彈令雙方同一秒心死,我也不能擔保我比對方更值得他盡快丟棄,最怕是顧影自憐,誓要活得比他好來獻世,他心中的我早已消失,見到齊天大聖也是隱形。彼此承讓承讓。

不爭的真相,是地球苟延殘喘,要丟掉的是明知故犯的自私人類。如何有把握扶育已生產出來的孩子在健全的土壤去求學去進取,父母都禁不住心虛。二〇四六不過只是一套電影的名字。

世姪女互勉。

鄭秀文 關智斌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