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水清則無魚

專欄
2017.05.27
1.3k

Dear Kam,

如果這世上,沒有藝人,沒有演員,沒有歌手,沒有音樂,人類還會不會有情感的觸動……只是在想遠古時期的人類,應該也很懼怕動物吧!如同牠們也如此地懼怕我們 世界回不去了……從前就是從前,回不去,不能回去,也不想回去……

一個人過日子也可以很美滿,很幸福,只要專心去做,我相信美麗的事情仍然會發生的。

舒淇

Dear立慧小姐:

人夾人緣,醫夾醫緣,簡單至跳舞,行山,按摩亦然。盲婚啞嫁的幸福,可能還靠譜一點。我連向另一位人類推薦一部電影的興致都鮮有,偏偏跟你共話之後,不旋踵去看了三十七歲的孟買導演賴舒彼查繼三年前《午膳飯盒》至今的近作《回憶的餘燼》,源自英國作家朱利安班斯的《The sense of an ending》的原著。上周我強行和應你的「回不去了」,本周只能節約再說一至兩次。小說與電影中的男主角犯賤,老來失禁揭開過去的一頁又一頁,牽涉在他翻案的人與事,陪同去印證記憶,一旦要追溯真相,就不能在自欺欺人的歷史閃身逃出來。導演黑澤明生前在晚景的自傳,形容回首不禁驚到標冷汗,人是很難如實自省,總是本能地美化自己。戲中男主角雪藏了四十年的,不是在酒窖的佳釀,招認了一段段是篩選過的故事。看罷我也對自己在整個去年煽動大家《往事只能忘記》,只是拾高人牙慧,但看官過半充耳不聞。人際間的感情,隨意誣衊其中含有愛的成分,還最後塞進雪櫃冰格裏,話知幾時解凍,都是廚餘。

小姐你剛躋身四十不惑,就高呼不登上回頭車,字正腔圓。那又令我想起十二年前我突擊上去老友基斯吳家強的雜誌編輯部商談劇本,在鄰房聽候他為該月份的封面人物做專訪完畢後互砌。間隔確是單薄,但被訪的女演員的語調聲線只此一家,我無意印在腦海,充其量左耳入右耳出,殊不知月底收到贈刊時,我就像沒有清洗的錄音設備,跟這位紙上玉人,聲音與文字同步校對。

「處於被注視,被愛的狀態,始終是幸福的……但還是一個人比較簡單和愉快……我不是很虛假地說不必要愛情,誰不想有愛惜自己的人?我當然也想有,但我認為愛情總會有到了盡頭的一天,我也害怕大家會年華老去,自己變成了老人家,我不想去照顧另一個老人家呀。組織一個家庭是很沉重的事,生兒育女就更加複雜,我還是享受一個人過生活,要掌握工作已經很花費心力了,但至少我清楚自己有付出,就一定有某程度的回報。但愛情呢?很多時候,有人對我說愛上我,但我總會想──我是誰?在對方心目中,他愛上的是舒淇,而不是我──林立慧。」

自給自足的城市人,會計較食物的有效期限。肯不訂限時限刻的來回雙程票,旅行最大的收穫,就是在陌生的風景中,找到全新的自己。少年的哲古華拉如是說。

跟你聊天,可以一柬二投,讓你識於微時的Aloys陳坤共同咀嚼,我獻出的是拜年的二手糖果,他剛寄來西藏行的圖片。

對你們兩位特立獨行的可人兒,我倒想問一句,如果你可以擁有全世界的東西,什麼是你最想得到的?

陳卓賢 莫文蔚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