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水清則無魚

專欄
2017.05.20
1.4k

Dear Kam,

如果這世上,沒有藝人,沒有演員,沒有歌手,沒有音樂,人類還會不會有情感的觸動~如同動物一般,需要吃東西時才捕獵,以大地為家,當大自然的奧妙為樂……只是在想遠古時期的人類,應該也很懼怕動物吧!如同牠們也如此地懼怕我們~世界回不去了……您期待的世界是不是一直在崩壞中!

舒淇

Dear立慧小姐,

你說一聲回不去了,真的令我頭皮發麻,四肢癱軟。曾幾何時,我故意濫用張愛玲的「我們回不去了」,作為對學生的警世格言。

早前兩個月,跟謙厚的年輕演員鳳小岳,同在一套葡國電影的劇組,同在一個進發中的車廂,他有感而發,論及每逢完成一場演出,事後總有檢舉自己力有不逮,意猶未盡之情。我奉旨包拗頸,偉論滔滔化作一言蔽之,「任何工程,每趟都當作最後一次獻世,放眼看,遺憾有多少。」

我邀得SQ小姐你上座同行,前進的車輛,玻璃外面背景,放映的風光,都是根據你打從第一天,經已率性而為,演進到不為世俗所累。你毫不打算向車廂後面回望,管那是情人趕來追悔,吶喊的人民暴動,龍捲風亦步亦趨,頂多錯過了花生漫畫中的史諾比、胡士托、查理布朗,氣來氣喘的高呼着跟你道別。我可就是為黛絲小姐開車的黑人司機,各有前塵,卻非同途陌路人。你不是七老八十的她,但你同樣有對着幾十台織布機一眼關七的智慧,才有舐着菊蜜也飽暖的今天。此刻引擎節奏輕快,不需配樂調劑,不期然默禱萬勿驟變為高科電影,令我們坐上時光機的快車,立體眼鏡可以一手拋出九霄,倘要重訪經已鐵定是以前的以前,彼此情願壯烈跳車,我畢竟是有良心的鴐駛者,不能捨你先行一步,可幸蒙太奇將車窗外畫面轉為油站,我搶先下去買兩杯的熱飲,你處變從容,嘴唇沒有移動,我那杯是用來定驚。

偏偏我在前天就要接受一個為西班牙錫切斯電影節拍攝的紀錄片,作回顧當年香港也有溝池電影這回事,逃不過要翻來覆去那本封塵多過四十年的舊典,索性有話直說,在藝員訓練班中,一出身就被選為男主角,只因其他前來試鏡的男生,臨門不敢將巨蟒繞在頸上交友,兼要互貼面珠懇求牠去懲罰那些欺壓窮小子的壞蛋仇人。當影棚內喪膽的哥兒奪門而逃後,只剩下我可以啃下這份全餐,幾個月的拍攝順利完成,但是每一天要發生的都是我嚴重缺乏經驗的事情,包括接吻與性愛,虐待殺害三個女主角四個男配角,臨尾還要跌落幾百條蛇的坑中自斃。那段非常時期,我沒有感謝天主佛祖關帝,證明馬來西亞的特種降頭看上我這隻白老鼠作實驗,總算有個交代。這個未夠十九歲的初生之犢接受雜誌訪問時,問我憑什麼有這份勇氣,只好搬出意志與專業這些字眼去應對。當陣我等大鼻的崇洋影癡,對歐陸新浪先驅如數家珍,對是否看得明白的電影同等尊敬,肉帛相見的,從未忽略她們的氣質和演技。好些故夢,在今日娓娓追贈不合時宜,不妨偶爾入侵我們假寐的思潮。比起我扛起勇字銅牌在心口掛帥,說來已是小姐你出生前多過一千日的光與影。

我還記得受大家鍾愛的李斯利,〇二年跟我坐在加多利山他的鄰居的綠草園地,扯東劃西,他對每一個話題都喜歡完結得斬釘截鐵,但重新回到你的身上,有兩三次。伯樂都形容你是神奇女俠,碧姬芭鐸,眼迷離,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當年你穩步上揚,張先生卻像預測你未來的先知,至今無一不應驗。他沒有擔憂自己,體透是回不去了。卻認為你心地善良,永無人到水窮處,別人的日落西山,只有你看到雲淡風輕。

許志安 黃心穎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