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白虎朱雀

專欄
2017.05.13
1.2k

Dear Kam,

從母體出生,卻被上天感召着前行,有的幸運,有的悲慘,有的正派,有的詭賤。名正言順地雕刻面具,卻又不時被面具雕刻,被世人七情相贈又相望於七情。這族名曰:藝人!行走人生,每當關鍵時刻需作抉擇,我只用一個方法:傾聽內心的聲音。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傾聽內心的聲音,並且被它指引?

XXXXXXXX

陳坤

Dear Aloys,

人時而鯤鵬振翅,時而鯨曬淺灘,七情湧現,名曰:世界。拔出一口長劍,憑空一劃,切開空間與時間……都是出自你同一番話。

世界這個名稱這個概念根本是人為的。我們的世界只是一個念頭。正如人的念頭很多,一個生出一百個,永無止境。如果相信平衡宇宙,世界可以是有很多個同時進行,一個壞了還有很多個替上。銀河系幾百億星球中,忙得不可開交的生物,在火紅了數千年的地球,繁殖七十四億佔優勢的動物,今年又遞增八千三百萬的人類,腳踏不着實地,上下都存在得有點不耐煩,一籌莫展,推托落宇宙衰老與戰爭塗炭的終極,加時播影的大結局。

不是冤家不聚頭,所有宗教真主,為了賣座卡士歷久不衰,都不喜演獨腳戲,每套都有宿敵跟祂雙雙掛頭牌演出。魔鬼偶然可以單挑戲軌,但獨自演內心戲的上帝,就免不了寂寞難耐,淡過白開水。佛佛相畏何時了,釋迦牟尼的對頭佛是頂心肺的提婆達多,到定慧得道,還要追贈對方未歇止過的攻擊。印度教的三大主神,跟凡人的德性異曲同工,跟着矛盾去旅行,身負幾重分裂性格,一面創造一面破壞,三頭六臂,竊取人心不費吹灰。穆罕默德為伊斯蘭教的鼻祖,將自稱為上帝之子的耶穌降班,否定其釘十字架做救世主再佯稱復活,替死鬼另有他人。角逐羅生門的原作者。其他未能爭一日長短的,強忍被冠邪教之名,猶如出師未捷的網劇,電子遊戲的仙子俠士已與新生代以身相許。目不暇給,海陸空十萬八千里。地球人都是自說自話為所欲為的編劇團隊。

一九五七年看了《三面夏娃》,我那個幾歲大的屁股覺得戲院座位如有針氈,成長後同意這部紀錄多重性格憂鬱病患者,自省到去尋求心理治療的女主角鍾活華,全憑她紐約舞台修煉的演技,鴐馭了九十分鐘的膠片,三個角色收一份片酬,幸好廿七歲就拿了金像。我一直不能創造這類人物的表演形式,這麼樂於變化多端的人,最渴求就是有反應的對口單位,並非對鏡孤芳自賞。我會懷疑他們獨處時,哪來時間氣力「筆值」去籌備不同的化妝品服飾和道具,如何預估踏出家門,使出渾身解數時,會否門堪羅雀,好奇八卦的路人絕迹,唯有在超市或公車,眈天望地自言自語來解窘。我如不幸是染上這種有分裂表演慾的症候,上街時突然性格驟變,要當眾轉裝梳頭,毫不專業,著錯衣服發錯聲,人早已崩潰,霎時間何來進階瘋多一個層次。最經濟的自療法,是安坐家中,交足水電煤,妝容不必認真符合角色,啜着冰飲,口齒不清,再培養自己分飾水洩不通的座上客,倦極半睡半醒。將閒角炒魷,熟讀最惹人注目滋生事端的新腳色。明日畢竟是另一天。對白的金句。

阿洛伊斯先生去年的《火鍋英雄》是個重慶崽子,據你剖釋是既硬且軸又有靈氣。港人經常發明流裏流氣的用語,稱這種德性行為「貼地落地」。對你與另一個出身於那片城市的陳坤交換身份,釋放自己的角色,你一定有本領發明耐用的形容詞。

事到如今,大家都不必研究你在書中說中古時代地上長出了無憂草,我有我說人是會思考的蘆葦。正如柏拉圖強調所有人,我們也不例外,都在尋覓另一半的本能,看似想談戀愛,真貌是想得到真正的自由,讓掌控世界的理論下台,自我進取考量個人生命的意義。那算不上什麼死板哲學的教材,對與錯,利與弊,瘦皮猴與肥豬,嚴重程度,只不過等同我們收工上錯了另一架回家的麵包車。

黃心穎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icons/bka256x256.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