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甘國亮.我問人:人問我

白虎朱雀

專欄
2017.05.06
1.3k

Dear Kam,

行走人生,每當關鍵時刻需作抉擇,我只用一個方法:傾聽內心的聲音。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傾聽內心的聲音,並且被它指引?

陳坤

Dear Aloys,

「Rice with Ginger」 vs 「Condensed Milk Yuen Yuan」.

我們隔岸午茗,你享用你喜歡的米飯配子薑,我有我每日一杯不能缺的煉乳鴛鴦。緩和一下旁聽席的朋友,他們見你打開盒子,劈頭的話題就先聲奪人,令大家都坐直了身子,盤算兩人帶出迥異的劇情,老朽一族想起六十年代美國經典《畫廊夜話》,港胞也有集體回憶的《幻海奇情》,大陸少青會如數家珍,列舉你的著作《鬼水瓶錄》裏,鬼不迷人人自迷,媲美為驢為馬的伊索寓言。甚或以為你我對今年令導演奈特沙馬蘭大翻身的奇幻電影《思裂》為首,回顧一下有史來的影片,涉及人類精神分裂,並不止於荒誕迷離,還有那些高一個層次,滲露真實人生的契機。

此刻,你意態從容,我紋風不動,又不是要交出一個九十分鐘的拷貝去放影機,就算到了終場,只不過是拿去傳閱,賣關子的預告片。

作為非業餘的精算演員,十位之中有十一位都領有思覺失調的專業牌照,揹起截然不同的腳色,投入程度在於無法自拔抑或水過鴨背而已。離開分飾另一個軀殼的工作崗位,並沒有真正落班,繼續扮演被大光燈照射的真身,期望分一羹杯光線的眷顧,亦不以為過。入睡前入睡後的夢境,要劃分寫實與虛無,有苦自家知。不速之客入住我們的身體來去自如,進駐在我等腦葉的劏房,品流日益複雜……取代一百種技術人員的機械人,東西宗教交叉感染的大聯盟,在外太空失蹤了七年零四個月的變性人重返已無踏足地的北冰洋……說時遲那時快,薩德導彈經已發射引爆……依此類推。到泣下交頤,不能自已的地步,權宜之計,就要甄選與自己同聲同氣的霸權來轟頂,將各路人馬從頭顱七孔出口驅逐,索性交由這位分工的自己垂簾聽政,撤走問米的魔鏡,省去大腦勅令手指去擲毫取捨。引用佛洛伊德的名言,我不是在開玩笑,所有玩笑都有認真的成分。眼見座上客都口吐白沫,這段話聽得他們奄奄一息,仍緊握扶手,全賴有阿洛伊斯先生你鎮壓大局的叫座力。

在你還沒有出生的六七十年代,冒起的美國才情導演羅拔茂利根,他不同題材的幾套電影不落俗套,六二年傳頌國際的《殺死一隻知更鳥》,六三年纏綿的《烈火乾柴》,七八年舞台名劇的《明年今日又相逢》,可能你已聞風追捕這些令人目眩的光影。我卻為他七二年奇情片《魔鬼怪童》而開竅,戲中的雙生子形影不離,互訴歧見,周遭慘事不絕。以Aloys你享譽最有鬼氣,通透過人,弔詭結局早就不出你所料。半世紀前的觀眾張口咋舌。我則視為溫暖的親情片,孿生手足都有心靈感應,內外餅印倒模,簡直雙劍合璧。假若天賜我這種組合,他早逝對我不構成傷感,更沒有瓜分我的生日禮物和過年紅包,父母的疼惜。竟然抽空回來和我玩耍,他行兇代罪了無蹤影,我做白狗亦不用當災。難為他要隨召隨到做我免費的心理醫生,我在光他在暗,逢迎我抑或與我爭持,他都是愛護照顧我這個被迫生存在人世間,營營役役的兄弟。最佳拍檔。阿彌吉帝。哈利路亞感謝主。

到此Aloys已忍不住笑問,哪有這麼大隻的蛤蚧通街跳?

姜濤 莫文蔚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