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區嘉雯專訪2】學生建議投考話劇團 區嘉雯自言自語練就神級演技

本地
2020.04.06
310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82wg01c

實力演技派的區嘉雯原來從未讀過演藝學院,亦未受過演戲的專業訓練,她一開始就去考香港話劇團,還是一班學生們提議她去考,她在學校教英文,不會死死板板,用很多演短劇的方式教學生英文,她表情豐富,充分表現了戲劇才華,於是學生們建議她考話劇團。「我讀了契訶夫《三姊妹》其中一章節,才藝表演時唱了一首歌,竟然被收錄了,於是我做全職話劇演員,辭去了教師的工作。」

參加話劇團得到父親的支持,區嘉雯更加無後顧之憂。她在演戲方面可以說非常有天分,再加上後天的訓練,常常看人家怎樣演戲,「那時候劇團好少人,一年要排七個劇,就這樣訓練出來。」

區嘉雯在《但願人長久》飾演記憶力衰退,面臨死亡的老人家;李蕙敏演她的女兒。
區嘉雯在《但願人長久》飾演記憶力衰退,面臨死亡的老人家;李蕙敏演她的女兒。
何偉龍在《找個人和我上火星》身兼導演、監製和演員三職,區嘉雯演的Dorothy,自小不良於行,卻自稱是《綠野仙蹤》那能飛的女孩,常喜歡高唱Over the rainbow。
何偉龍在《找個人和我上火星》身兼導演、監製和演員三職,區嘉雯演的Dorothy,自小不良於行,卻自稱是《綠野仙蹤》那能飛的女孩,常喜歡高唱Over the rainbow。

她又認為,演戲除了形體的演出外,對主演的角色亦要洞悉。亦要講人生的經歷,我見她的話題很多都提及爸爸,媽媽反而很少提及,她才告知:「媽媽在我十歲時已經逝世,我還有兩個弟弟。」

媽媽比較重男輕女,和她的感情較疏離,開舖頭的爸爸,反而對區嘉雯的影響很大:「爸爸教我做人處世,所以我不是一個很懂得搵錢的人,我成長的環境中一直淡淡定,很有安全感。」阿爸又教她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不可有。只要爸爸在她身邊,區嘉雯什麼都不用怕。不過她最不喜歡爸爸脾氣太大,而且還會動手打人,脾氣發起來母親也會遭殃,「他不鍾意就會郁手,以前的女人走不甩。」

沒有媽媽,沒有母女之間的溫馨談話,爸爸是男人,也不會了解女兒的心事,因此區嘉雯自小有個習慣,就是自己同自己說話,同自己分析。「或者去教堂,對着耶穌像講嘢,傾訴,人總要有傾訴的對象,當時同學仔又太細,在情感上無法為我分擔。」因為有自言自語的習慣,區嘉雯在舞台上做過幾次獨腳戲,由頭演到尾,演足兩小時,完全難不到她。

媽媽走的時候才四十歲,父親六十五歲便離開了她,區嘉雯一直覺得很失落,「我幾乎有抑鬱症。父母都不長命,所以我估計自己亦不長壽,現在這個年紀,我覺得賺咗了,我好感恩。」她是基督徒,天父幾時收她就收,「我控制不到。」

她在美國密蘇里大學畢業,回港後又考了一個教育文憑,這些全部都是聽父親的勸告,「爸爸認為女仔最好讀多些書,我去了美國,回港後他又想我容易搵食,一個女仔都要養活自己,不要靠別人。所以我又去讀了教育文憑,因為做老師搵到食。」父親一早移民美國,她一個人在香港過了七年,爸爸又跟她說:「不要一個人留在香港了。」於是她在八七年移民。

《一缺一》揭示老人被社會和家人遺棄的淒涼晚景,周志輝和區嘉雯飾在安老院內終日以玩紙牌排遣鬱悶,互相陪伴卻又經常針鋒相對的老人家。
《一缺一》揭示老人被社會和家人遺棄的淒涼晚景,周志輝和區嘉雯飾在安老院內終日以玩紙牌排遣鬱悶,互相陪伴卻又經常針鋒相對的老人家。
區嘉雯演什麼角色都手到拿來,憑着《莎莉要飛》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喜劇/鬧劇)」。
區嘉雯演什麼角色都手到拿來,憑着《莎莉要飛》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女主角(喜劇/鬧劇)」。

她一直在律師樓工作,直到三十六歲才結婚,「我在美國結了婚,也離了婚,現在是一個人。」她和老公離婚後至今仍然是朋友,「因為我們在某一方面的觀念有分歧。」區嘉雯不喜歡做媽媽,不生育,對方卻希望有子女,兩人決定分開。

回到香港她都是一個人單獨住,有時候會寂寞,對她來說也沒有問題,「我從小很獨立,如果老了找個伴,萬一阿蘭嫁阿瑞……我沒有特別去找對象。可不可以自己一個人生活,是看心態問題。」

基本上,她情緒穩定的時候多,因為愈長大愈明白,有些事情發生總有原因,所以思考事情就會周詳一些。「情緒穩定不等於沒有情緒,亦不等於沒有澎湃洶湧的時候,有時我都會喊一餐,也會嬲得好交關。人總要宣洩,否則會病。」她會一個人看戲,一個人吃飯,早上起牀會跑步,約朋友,退休後她打算多做義工,或者去吓旅行。

 

惠英紅 鄭秀文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4/82wg01c-2020040209404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