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周家怡專訪2】年輕抱玩樂心態被點醒 周家怡不斷探索學懂感恩

本地
2020.03.24
1.7k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80wg01c

英皇老闆楊受成從《暗色天堂》就開始注意到周家怡,之後又有《無雙》,對她的演技特別欣賞,霍汶希Mani找她上公司談,周家怡覺得公司好真誠,有嗰句講嗰句,冇乜水分,令她感覺十分舒服,於是毫不猶豫的簽到英皇旗下,英皇本身有製作,以目前的巿道,英皇都會開戲。「老闆好有誠意,先給我一嚿錢,之後拍戲抽佣再扣,叫我開心吓。」周家怡拍戲這麼久都未試過這樣被禮遇,可以先使未來錢。

與林嘉欣合作的《暗色天堂》,周家怡的表現開始引起楊受成注意,後來邀她簽約英皇。
與林嘉欣合作的《暗色天堂》,周家怡的表現開始引起楊受成注意,後來邀她簽約英皇。
周家怡在電影《無雙》飾演女督察,被提名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周家怡在電影《無雙》飾演女督察,被提名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

作為一個演員,周家怡認為,想演戲時更有得着,就要懂得不停的探索自己,她把自己分成好幾個階段。最初她是玩樂心態,之後開始有些角色演,就是要演好它。希望人家給她多些戲分,那是求的心態,事實上是證明自己諗多咗,有時求都冇用,因為自己的狀態都未必發揮得最好。最後就要探索自己。經歷愈多,對世事漸漸看破。

先講到玩樂心態,周家怡記起舊事:「十幾歲時真係乜都唔識,懵懵懂懂,覺得講句對白,有幾難!」沒有目標,人就心散,拍戲毫不專心。一次攝影師丟隻手套過去提醒她記住自己的mark位,一邊叫她:「掛住玩玩玩!睇位啦!」周家怡塊面恰恰食到正隻手套,她當時的感覺是感到被羞辱,又隨即想到:「好衰喇!給人家兜口兜面咁抽秤,那一刻立即集中精神。不想再給人家罵。」

後來她和這個攝影師做了朋友,她心底還多謝他把她罵醒。戚其義也講過周家怡,一班演員在排位時,好嘈,收唔到聲,造成滋擾。從此周家怡在拍戲現場學乖了,次次都打起十二分精神。

零八拍到凌晨,早上八點又開工,一班演員、幕後班底及導演收工後一齊去吃宵夜,「阿戚都會講返啲戲,哪些位應該怎樣演,我在旁邊聽到了,潛移默化,開始有點心得。」

周家怡慶幸自己年紀小,已經遇到了一班好拍檔,個個都好人,又肯點醒她。在電視圈浮浮沉沉,就算幾不在意,心情也不好過。

又有一次與某藝人吃宵夜,遇上狗仔隊,她駕駛的車子擋住狗仔的路,人家沒法拍照,無法交差,於是老羞成怒,在紅綠燈閘住她的車,用粗口問候她:「你呢的奀星,而家影你咩?」被人家當面奚落,她都要嗗一聲吞落去。之後才知道這位傳媒原來是朋友的朋友,大家都知道大家的難處,乾一杯後,一笑泯恩仇。

周家怡得到黃子華的欣賞,在《乜代宗師》飾演他的前妻。
周家怡得到黃子華的欣賞,在《乜代宗師》飾演他的前妻。

周家怡認為不斷探索自己的心路歷程,其實是好好玩的事,「我現在接到一部戲,無論戲多戲少,我都好感恩,當我曾經失去過,到有人再搵我拍戲,我是不是需要感恩?尤其這年頭,還可以有戲拍,真的好開心,我好珍惜roll機那一刻,及團隊的溝通。」

周家怡思想細密,條理分明的說:「近年學佛,更明白如果有不好的想法,就正如佛法所說,這是業力所致,令一個人迷茫,想錯嘢,行錯路。我也開始看很多佛經,不是求佛保佑,只是覺得佛經內可以教導我們很多人生的哲理,可以幫助我調整心態。」

周家怡現在沒有男朋友,問她有沒有拍拖,她回應了一個「吉」字說:「吉了很多年,初戀拍了八年,最後感情淡了,也分手了,大家不同的步伐。不過依然是很好的朋友,對方也沒有結婚,感情的事過了就返唔到轉頭。」她也不想沒有人作伴,有拖拍她也不會抗拒,但又喜歡那份瀟灑。她也習慣了獨身的生活方式。

周家怡在小康之家長大,小時候母親親自送她上課,就算她學跳舞,母親也陪伴在側。
周家怡在小康之家長大,小時候母親親自送她上課,就算她學跳舞,母親也陪伴在側。
周家怡有兩個哥哥,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兒,現在和父母同住。
周家怡有兩個哥哥,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兒,現在和父母同住。

「我現在將感情放在父母身上。」有兩個哥哥,她是唯一的女兒,現在和父母同住。「兩老覺得我好煩,因為我經常管他們,不要亂吃東西,坐又不能翹腳。小時候完全不懂陪伴父母,更加不會和他們傾偈及溝通。」

周家怡在小康之家長大,父親愛她,母親比較嚴格,親自送她上課,就算她學跳舞,母親也陪在旁邊;看着父母漸漸老了,她講講吓都會紅了眼眶,「所以我更要珍惜和他們相處的機會。」有時她也會急性子,對父母語氣不好,她立即糾正自己,提醒自己對兩老不能沒有耐性。

 

惠英紅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3/80wg01c-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