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康華專訪2】睇樓變成最佳娛樂 康華全部收入交給父母

本地
2020.01.15
1.1k
撰文:汪曼玲攝影:鍾漢平

70wg01a

康華在舞蹈上的天賦,可以說是老天爺賞飯吃,小時候從來沒有正式拜師,從小就能跳得一板一眼。提到在舞蹈方面的才華,個性不愛張揚的康華,也難免會把威水史透露一下:「天生的筋骨比較柔軟,又容易把舞蹈的動作記下來,在技巧方面也容易吸收,複雜的舞蹈動作,只要上兩堂課便能掌握。」

她進入演藝學院攻讀舞蹈系,當時由演藝學院的院長極力推薦。院長為什麼對她特別青睞有加?主要是院長看到了她參加舞蹈比賽拿了冠軍,非常欣賞康華的才華,愛才若渴,於是跟她說,舞蹈系可能辦埋今年就不辦了,應把握入讀機會,又送了她四年獎學金,院長的盛情,康華焉能拒絕。她更先後代表學校到日本、加拿大、北京深造及比賽。

康華很有舞蹈天賦,當年在演藝學院攻讀舞蹈系,在熒幕上偶爾也會一展所長。
康華很有舞蹈天賦,當年在演藝學院攻讀舞蹈系,在熒幕上偶爾也會一展所長。

因為舞跳得實在太好,又拿了冠軍打響了名堂,於是全香港的中小學,只要有舞蹈系都會邀請她去教跳舞,「當時真的走遍香港十八區,李賽鳳也看過我的表演,立即提出合作的要求,和她作合開了一間舞蹈學校招生。」康華是個很勤力及踏實的人,既然有機會以自己所長搵錢,她可以一日跑足五、 六場,連周六、日她都把時間填滿。

「當時每場收四、 五百元,閒閒地一個月賺幾萬元。」如果她肯拚了命的教課,可以從早上九點教到深夜十二點。她不斷搵錢,收入十分豐厚,她本身又不是個揮霍的人,慳妹一名的她,最喜歡就是置業,改善家人生活。

康媽媽本來出身於大家庭,在國內有整幢別墅,生活富有,可惜一家人來了香港後,變得一無所有,她生性純孝,從小看到父母艱辛工作,一家四口擠在十分狹小的房間內,她待遇還好,可以睡在帆布牀上,每日都要朝拆晚桁,於是已萌起長大後要搵錢改變家人生活的念頭。「最低限度大家都有一張牀瞓吓。」這是她當時很卑微的願望。

二○一九年的父親節,爸爸身體不適入院,與媽媽一同探望。
二○一九年的父親節,爸爸身體不適入院,與媽媽一同探望。
參選港姐時,爸爸也來支持她。
參選港姐時,爸爸也來支持她。
康華九四年參選港姐入行,黃𨥈瑩是其中一位熱門,那年的冠軍是譚小環。
康華九四年參選港姐入行,黃𨥈瑩是其中一位熱門,那年的冠軍是譚小環。

哥哥就要睡在地板上。媽媽除了做工廠之外也教鋼琴、爸爸畫國畫,都是有藝術氣質的文化人,而康華的跳舞天賦也可能來自父母的藝術基因。「我小學時也會幫忙剪線頭、穿膠花賺點零錢,幫補家用。」因為媽媽整天在外為口奔馳,小小年紀的康華一下課就要去街巿買餸煮飯,等父母回來可以吃一口熱飯。

由於家中面積細小,康華自小又學到一個本事,就是執拾家裏,一家四口如果衣服亂放,根本連坐都冇得坐,於是一有空她就在家中摺衫,每一件衣服摺好整齊擺放,媽媽每次看到衣服井然有序的擺設,必定讚她乖、細心、有責任感。分擔父母的擔子,她視為理所當然,從來沒有任何怨言。

她從小到大賺到的錢全部交給父母,她分別和父親及母親各有一個聯名戶口,「到目前為止都是如此,如果我要同朋友食飯,才會跟媽媽拿錢,媽咪就會給我現金。」為了家人將來生活安穩,康華認為有物業收租是最長遠的投資方法,於是看物業變成了她閒暇消磨時間的最佳娛樂。「第一間屋五百呎花了六十萬,有了第一間之後又買第二間。」她手上現有四個物業,在父母及哥哥名下各一個,自己一個。

她在無綫拍了不少劇集,在《金宵大廈》與黃祥興是一對。
她在無綫拍了不少劇集,在《金宵大廈》與黃祥興是一對。

由於喜歡經常留在家裏,康華有一個興趣就是裝修家居,有時為了搞搞新意思,她可以不停的搬家,「這麼多年來,大大話話搬了十幾次家,就是為了重新裝修一間屋。」她還有一個奇怪的習慣保持下來,「無論是衣櫃、飯枱、梳化、電視櫃,底部都包有氣轆,容易推動。」原來一個家住上一段日子,康華喜歡把傢俬全部搬動過,「有時拍戲回家,沒事做,我就會把傢俬轉來轉去,讓一個家充滿新鮮感。」傢俬包着轆,推來推去,對行動不便要坐輪椅的爸爸,也是非常方便的安排。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0/01/70wg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