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森斑斑專訪2】向森森借錢為男友治病 斑斑羅石青刻骨銘心七年情

本地
2019.11.18
1965
撰文:汪曼玲攝影:汪曼玲

dsc00132-1024x683

斑斑六歲就得了舞蹈冠軍,表演慾十足,後來她亦是以舞蹈藝員身份簽約無綫,之後才轉藝人合約。單看她和家姊森森,一定被外形騙到,以為森森很柔和內斂,而斑斑就個性甚強。「基本上是相反,」森森說:「我的外柔內剛、斑斑的外剛內柔。打波游水,上天落地我乜都唔驚。」斑斑立即搶着說:「小時候我們去打保齡球,我永遠是計分的一個,我不敢玩,一直怕自己碌落去球道上,我到現在也不懂游水。」

森森曾與斑斑、菁菁、櫻櫻合組森森玉女歌唱團,走埠登台,以及灌錄唱片。
森森曾與斑斑、菁菁、櫻櫻合組森森玉女歌唱團,走埠登台,以及灌錄唱片。

森森既動又能靜,可以一個人獨處,斑斑需要一大堆朋友,所以她人緣極好,「她鍾意逞強,喜歡做出頭鳥。」森森說起妹妹就有這樣的評價,自己呢,她不愛逞強,也不愛做出頭鳥,有什麼事,她抱持態度,算把喇!

家姊有幸福婚姻,斑斑和兒子惠建豪兩母子朝夕相處,她也想搵番個伴,不過緣份沒有得強求。雖然有時也覺得寂寞,幸好有很多朋友,相識滿天下,「寂寞時都要求個仔陪我睇場戲。」其實單身與否,斑斑並不介意,因為她都單身這麼多年,而且亦睇通睇透,每個人到最後都是自己走。

62wg02a
斑斑與前夫惠天賜離婚後,爭取兒子撫養權,十八年來獨力養兒子。

斑斑一生人最不如意,就是和羅石青的一段情,「我們相處的時間太短了,才七年,他對我好好,又好愛我,什麼都遷就我,後期發現他的食道外近大動脈有一個腫瘤,無法做手術,他又不願做化療,我四處幫他找醫生,曾吃一劑藥粉,一萬元一瓶,曾經好轉過,後來又唔得了,腫瘤頂着食道,把聲變得好沙啞,又食唔到嘢。」

羅石青平時很懂研究廚藝,煮得一手好菜,「我們家中永遠高朋滿座,我們又鍾意食又鍾意朋友,兩個人好啱key,日子過得好開心,而他的腫瘤罕見少少,四十幾歲,真的好可惜。」

斑斑與羅石青有一段七年的感情,他的離世,斑斑花了一年時間才平伏痛苦。
斑斑與羅石青有一段七年的感情,他的離世,斑斑花了一年時間才平伏痛苦。

兩人的開心日子只有七年,斑斑為了他的病,傾家蕩產,還要向家姊森森及姊夫開口借錢,他們都義無反顧這麼幫忙。姊夫還安慰她:「他病癒之後,過來澳門,給一間屋你們住,好好休養。」可惜羅石青的腫瘤愈來愈嚴重,擴散,痛不可擋。後期他搬去爸爸的家住。

「真的好像演戲這麼,他趕我走,叫我不要去探他,識第二個,去玩喇!我仍天天去探他。那一天,剛好有藝人結婚,我們早早起牀,預備出來做姊妹,羅石青卻選擇在那天從高處跳下來。」斑斑接到警方電話才知噩耗。

前一天,斑斑剛好寫了一張卡向羅石青表白,而他跳下來時,被發現手上緊緊的捏着那張卡,可知他對斑斑的不捨之情。 斑斑花了一年時間才平伏痛苦,每一夜她總會拿着他的照片,哭得肝腸寸斷,當時家中只有姨甥李嘉豪陪她,他想放一些柔和愛情音樂幫肋姨姨,後來見到姨姨哭得更厲害,才十多歲的他也明白說:「姨姨,我知道你唔開心,唔播這些歌。」嘉豪的稚氣和理解,逗得斑斑不期然噗哧的笑出來。

與兒子生活安穩 從痛苦中走出來,除了需要時間,也需要斑斑的內心對話,只有自己才能幫助自己,她一直勸告自己:「無謂再痛苦下去,一定要快些平伏,人不可以一直沉下去,要嘛是跟他一起走,要嘛是繼續自己的人生。」她慢慢醒覺過來,開始去散心,陪家姊家人去美國。

62wg01ga

斑斑的前夫惠天賜也是猝死的,斑斑認為通常男人沒有健康意識,羅石青又飲酒又抽雪茄,她和惠天賜也曾合資開一間酒吧,也是天天飲酒,離婚後她和小四沒有聯絡,後來是他的家人打電話給她問有沒有惠天賜的消息,因為打電話給他沒人聽,信息也沒有回覆,最後發現他走了。「小四以前也曾跟我提過,他的父親心臟病很早走的,他自己都說,他可能都會早走呢!」

在感情方面經歷了很多不開心的事,她仍會積極面對人生,選擇開心,她想起羅石青很疼她;和小四離婚,她爭取兒子撫養權。這十八年來,她單身獨力養兒子,現在惠建豪還有一年大學畢業,她的擔子可以好好放下來了。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1/62wg01g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