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世豪專訪1】以梁舜燕作榜樣 鄭世豪憑堅持捱出頭

本地
2019.10.22
384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58wg01a

鄭世豪二○○一年投考無綫藝訓班,參演過不少電視劇,但直至在二○一三年參加《星夢傳奇》比賽獲得亞軍,才有較多觀眾認識。

○九年有人託黑妹姐找鄭世豪唱歌,世豪開始跟着黑妹姐到處登台演唱,令他大開眼界,世豪亦飲水思源說:「如果當時不是有機會夾歌及周圍登台,打下了紮實的基礎,恐怕一三年參加《星夢傳奇》,經驗不足,根本沒有機會戰勝。」而他能夠參賽,也是講運氣,「當年在大陸拍劇,恐怕時間上趕不及,幸好劇組給我開綠燈,讓我趕及回港有機會參賽,」

拿到了《星夢傳奇》的亞軍,是鄭世豪從事演藝事業的轉捩點,「我由冇人識變得有觀眾認識,跨越一個好大的關卡。」由廿二歲捱到三十四歲,這十二年,究竟他又有沒有灰心過,想過退出?「如果說沒有是不可能的,每每灰心時,又不斷的接到工作,自然打消了灰心沮喪的念頭,又給自己希望。」

鄭世豪二○○一年投考無綫藝訓班,捱足十二年,直至一三年參加《星夢傳奇》比賽獲得亞軍,也贏得了知名度。
鄭世豪二○○一年投考無綫藝訓班,捱足十二年,直至一三年參加《星夢傳奇》比賽獲得亞軍,也贏得了知名度。
鄭世豪在《星夢傳奇》獲獎,父母當然替他開心。
鄭世豪在《星夢傳奇》獲獎,父母當然替他開心。
鄭世豪稱呼黑妹姐做「家姊」,黑妹姐視他們夫婦作弟妹。○九年有人託黑妹姐找鄭世豪唱歌,世豪開始跟着黑妹姐到處登台演唱,令他大開眼界。
鄭世豪稱呼黑妹姐做「家姊」,黑妹姐視他們夫婦作弟妹。○九年有人託黑妹姐找鄭世豪唱歌,世豪開始跟着黑妹姐到處登台演唱,令他大開眼界。

雖然知名度不高,鄭世豪卻從來未停過開工,當年無綫三個月開一套劇,四個廠一齊開工,有十六套劇拍攝,再加上一個處境劇,「最初做路人甲、做辦公室員工。在訓練班開工好多,不過一句對白都未講過。後來漸漸有把聲出現,做侍應可以講吓:『先生幾多位呀?』」因為訓練班的學生面口好生,不是太多人認識,所以他在《皆大歡喜》可以演出廿三個角色。

他扮演過無數次的死屍,次數數也數不清。有一次拍《血薦軒轅》,劇在大陸拍,部分廠景在香港拍,那天他剛好有空,連死屍的替身都接,因為這個死屍生前強姦了女主角,死後就被女主角鞭屍及拿刀插他。監製提議用真刀,後來決定用木刀,「無論怎樣,我都是要硬食,那個大陸女演員演得很投入,一直插落嚟,因為借位,大家睇不到,每一刀插落地都有聲響,但是突然有一刀沒有聲音,原來對方太用力,一刀插在我的手臂上。」

為了趕快拍完場戲,他忍痛都不出聲,希望導演收貨,女演員卻突然發現他手臂出血,大叫一聲,非常驚青,直到拍完後,「我成隻手腫得好犀利,連舉都舉不起,即刻要去急症室。」

鄭世豪很了解自己的外形,他不是靚仔、可愛型,所以好少有機會演女主角的弟弟角色,這次有得演,他特別的開心。當年他不斷做茄喱啡,做過場人物,可是他卻非常用心,就算自己冇戲演,都躲在廠的角落看人家演戲,吸收經驗。

在無綫都快廿年了,事業有高有低,人卻進步了,開始也會揀角色,其實是對自己有了一點點要求。「我始終是好使好用。」他亦無時無刻有危機感,要讓自己有進步空間。

將勤補拙,鄭世豪因為好了解自己,他在演戲方面沒有太大的天分,又冇乜慧根,「可以話我是冇膽匪類,我好怕自己拍戲時NG,每次演戲都有無形的壓力。」就算現在碰到重大的場口,他都會有此心態。「因為演戲就住就住,演來就不夠放鬆。」他的壓力來自於無綫實在有太多藝人了,有能力未必人人知,但是經常NG肯定醜事傳千里,所以他才戰戰兢兢。

今年初,他和梁舜燕合作拍《唐人街》,兩人的對白四頁紙。「能夠和前輩做對手戲,我非常興奮,但又想到上等人年紀大,不知會不會為了遷就她逐句拍,結果大家一入廠,對稿、機排再綵排,前輩竟然一字不漏,提都不用提,令我大開眼界。」不止對白記得清清楚楚,做人處世態度也很值得世豪學習,「她是資歷很深的前輩,可是工作態度好到呢,人又非常客氣及好禮貌,敬業樂業,真是我的榜樣。」

惠英紅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0/58wg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