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禮濤專訪1】B級片大佬榮陞大咖 邱禮濤心態保持冷靜

本地
2019.10.08
702
撰文:汪曼玲攝影:邱禮濤

56wg01a

邱禮濤(Herman)在電影圈無人不曉,他非常多產而拍攝類型豐富,從來沒有被題材局限,但又不被公認為大師級人馬,因為他執導演筒以來,多數拍一些被視為較小成本的電影,在電影圈,原來大家對他有個暱稱,叫做B級片大佬。

但近年邱禮濤已不止拍B級片了,他也拍了好幾部大製作,其中包括《拆彈專家》,還有最近在內地巿場收近十三億票房的《掃毒2》,讓這個以拍小成本為主的導演,搖身一變成為影壇的大咖。

邱禮濤與劉德華合作多年,近作《掃毒2天地對決》在內地巿場收近十三億票房。
邱禮濤與劉德華合作多年,近作《掃毒2天地對決》在內地巿場收近十三億票房。

問他:「票房收十三億,有什麼感受嗎?」

他竟然說:「開心是開心的,不過拍電影就是這樣,一部票房理想,不等於下一部票房都有同樣的成績。」

在開心及興奮心情之中,不但沒有飄飄然,甚至還保持着冷眼旁觀,靜看世局的淡然。

他八七年入行,已經三十二年,什麼都經歷過,他拍了八十多部電影,但也試過半年沒有戲拍。面對票房的高低,他比較心情平靜,因為他看到好多例子:「這部好收得,下一部瓜咗。」

他更深信一部電影票房成功,不完全是導演的關係,有賴各方面的努力,也包括了宣傳發行的功勞,電影賣座他從不居功,片酬當然每一部都有增加,卻不會以片酬為合作的大前提。「片酬多少,有時候要看對口單位是誰,又或是什麼戲種,如果是我想拍的戲,或者有得商量,就看部戲是圓我的夢?抑或圓老闆的夢?」

他有六兄弟姊妹,家中由最初的貧窮,後來爸爸開運輸公司,甚至成為運輸商會的主席,變成中產階級,可惜好景不長,七二年,恒生指數暴跌,很多人躲不過這個經濟難關,邱父的運輸公司也倒閉,由中產又變成了中下產。

從出生開始,邱禮濤患了小兒麻痺,行動不大方便,因此他特別得到父母的溺愛,記憶所及,從來沒有被打過。父母只希望他長大後做一些文職,「我最初的志願是學醫,之後想過做傳媒,因緣際會就入了電影行。」

家人認為文職收入較穩定,並不同意他轉行入電影圈,他做場記也捱過苦,他搬離家中自己獨立,經濟並不穩定,甚至窮到沒有錢交電費,家中也沒有冷氣,連風扇都沒有,也試過腐乳送白飯,因為他鍾意電影,無論多窮,怎樣捱都沒有動搖他的信心,終於捱出成績來。「就算條路行多一次,我都不會後悔。」

一九八七年,他首次執導電影《靚妹正傳》,但第一部電影拍完後,由於是新仔,票房及口碑都不理想,直到四年後,他才有機會拍第二部戲;而在等候期間,他一直做攝影的工作。講到在電影圈發展,邱禮濤算是幸運,條路行得順理成章。

邱禮濤曾是全行最年輕的導演,他說當年黃泰來給了他不少機會。
邱禮濤曾是全行最年輕的導演,他說當年黃泰來給了他不少機會。
邱禮濤首部執導的電影《靚妹正傳》
邱禮濤首部執導的電影《靚妹正傳》

看邱禮濤拍戲的產量,就知道他是個非常捱得的人,以前和萬梓良合作拍戲,萬子送給Herman一個稱號─亞洲鐵人,「那個年代,拍戲踩的鐘數非常長,無論踩幾多組,我都沒有瞌眼瞓,在人家眼中,我非常有能量。其實不止是我,劉德華都踩得好勁,試個一個月拍六十組,即是一日兩組。」

拍古裝動作片尤其辛苦,最記憶猶新是拍《蜀山傳》及《七劍》,工作環境很差,工作時間又長,「在沙漠拍完一天,回酒店洗澡,連內褲都藏有沙粒;而拍《七劍》時在戈壁灘取景,那裏零下二十度,天氣又乾燥,如果天氣不佳,刮起風沙,衣服又不夠禦寒時,分分鐘凍死,連命仔都冇埋。」

《七劍》
《七劍》
《蜀山傳》
《蜀山傳》

他的電影什麼類型都有,驚慄片、恐怖血腥、愛情片、動作片,尤其是三十年前他拍的《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飽》,可以說是最經典的真實個案電影。而他最擅長及最受老闆歡迎的,就是他拍戲平靚正的風格,多數能夠在指定的預算中完成。「我只是盡力去做,交到功課給別人,因為老闆沒有一個是傻的。」

開拍的戲多,他有一個幕後團隊經常合作,但他從來沒想過成立工作室,其實他是絕對有這條件,「我不想經營一間公司,也不想和手足們傾談金錢,大家埋班等製片去傾酬勞,談條件的人絕對不會是我。」

鄭秀文 許志安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10/56wg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