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專訪2】畢業論文被退回17次 胡錦70高齡讀碩士做學霸

本地
2019.08.14
1600
撰文:汪曼玲攝影:梁海平

48wg01b

胡錦相距十七年再度患上乳癌。當年患病她感到苦不堪言,情緒極度低落;可是,二○一六年再度發現癌細胞,她卻欣然接受,更很積極的安排自己的生活。

病癒後她開始整理個人資料,包括她以前拍過的戲,拍過的照片。胡錦的資料整理得有條不紊,從一九六六拍《春暖花開》時,拍戲的年份,合作的公司、演員及導演,整個表她編得清清楚楚:「我總共拍了一百二十多部戲。」她幾乎和所有的導演合作過,宋存壽、李翰祥、吳宇森、張徹、吳思遠。她打開電話,紀錄全部放在檔案中。

胡錦在《金瓶雙艷》飾演潘金蓮,與楊群演的西門慶做對手戲。
胡錦在《金瓶雙艷》飾演潘金蓮,與楊群演的西門慶做對手戲。

她以七十歲的高齡,竟然考入政治大學文科資創組讀EMBA,人家選五十多名學生,她以三十八名入讀,學生年齡平均在三十歲左右,她七十歲加入後,把全班的年齡層拉高了。她也是全校包括校長、老師年齡最大的學生。

人家讀三年畢業,而她選擇讀兩年,「我自己知自己事,有病在身,萬一讀不完多不好呀,於是咬牙讀兩年畢業。」在她連番努力下,在國立政治大學學生學業成績總表,累計平均成績達到了九十點六三,成為了經營管理碩士學程高階經營班五十多人中的學霸。

放下書本幾十年,再進課堂,成績斐然,這與胡錦的心態有關,「一個人生病之後,更珍惜所有,不會浪費生命中的一分一秒。」上課之前她先了解功課,上堂把老師所說的全部錄音,回家溫習,再不懂的打電話向同學問功課。「畢竟很多高科技,我是不懂的。」

胡錦以七十高齡考入政大,以兩年時間完成碩士課程,稍後她更打算考博士班,繼續創出影圈的新紀錄。
胡錦以七十高齡考入政大,以兩年時間完成碩士課程,稍後她更打算考博士班,繼續創出影圈的新紀錄。

從一進入學校開始,胡錦已完全放下身段,不再以演藝人自居,她不再是明星,跟其他學生沒有分別,「我跟比我年輕很多的同學打成一片,跟他們爬山、走路打羽毛球,就把自己當成一個新人,吃一百元的便當,把以前的經驗放下,反而很自在。」學校每一個活動她都參加。上學以後都只穿牛仔褲,球鞋,十分樸素,無形中也省了很多置裝的錢。

在學校她收穫良多,看到一些同學很有活力、生命力、很自然她會忘了自己生病,「也沒有人談你的病,受到感染,受我的影響,有些藝人也去讀書,周丹薇也考上了台北戲劇學院藝術大學讀碩士。」

《梁祝》舞台劇她和凌波演了二十年,這幾年因為病沒有演了。
《梁祝》舞台劇她和凌波演了二十年,這幾年因為病沒有演了。

她的畢業論文口試是將《梁祝》舞台劇的商業模式寫成四萬字交給老師,老師總共改了十七次,不及格又退回來給她,「終於在十八相送那一次,把論文口試送出去而完成了EMBA的學業,也是兩百多個學生第一個拿到了EMBA的學位。」如何將電影畫面變成了舞台劇,而舞台劇有舞台的程序,這個舞台劇她和凌波演了二十年,由《梁祝》四十年、五十年、五十五年的演下去,這幾年因為病沒有演了,「論文交出來後,也在計劃演《梁祝》六十年。」

她七十歲報考碩士,一些同學回家對媽媽說:「人家胡姐不是為了出鋒頭,人家很俾心機讀書。」 然後也順便鼓勵家中的父母,不要以為自己退了休就沒有用。

女兒顧芩在美國生活,只剩下胡錦和老公顧安生在台灣,女兒不在,她也習慣了。
女兒顧芩在美國生活,只剩下胡錦和老公顧安生在台灣,女兒不在,她也習慣了。

當初報考政大時,瞞着丈夫顧安生及女兒顧芩,知道她選上後,女兒還對她說:「這麼辛苦幹嗎?」為了讓女兒多了解,她每次上課都拍了照片傳給顧芩看。女兒知道媽媽很用功,不停給她按讚。顧芩人在美國生活,台灣只剩下他們夫婦,女兒不在,她也習慣了。「老公換腎四年,我中間又做了乳癌手術,女兒陪在身邊,壓力也很大。」

對老婆這麼大年紀竟然跑去讀書,而且讀出一個好成績,顧安生也很佩服老婆的魄力,知道她很認真的讀書,經常鼓勵她,知道她又想讀博士,也不會反對,但求老婆快快樂樂的過日子。

年紀大了,總會有病,她和老公顧安生也談過,如果她比老公先走,她會好幸福,因為她知道,如果老公先走,她未必能處理,「他是新聞記者出身,人緣又很好,各方面一定處理得很好。」平安紙亦通統寫好了,究竟她怕不怕死?她說:「以前很怕,現在還是怕,在死之前的退休生活,應該好好規劃。」

得了病的她,明白很多事情愈簡單愈好,有朋友支持就夠了,她認為很多東西保留已沒有用,「我覺得自己的人生比我的戲還精采,沒有白過。」

惠英紅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8/48wg01b-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