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秀娜專訪2】中學開始做兼職賺零用 周秀娜入行前掙扎良久

本地
2019.07.31
4671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46wg01a

周秀娜的分析能力及理性是從小培養出來,家裏不算富裕,可是合理的要求,父母還是可以滿足孩子。「我想去外國讀書,父母就無法負擔了,因為我們家有四個小朋友,一個哥哥,兩個弟弟,我排第二。」父親在潮州做生意,一家人在當地生活小康,有樓有車,之後申請家人來港。爸爸卻因為性格單純,容易信人但信錯了,生意失敗,對孩子的生活起居,依然可以應付。「我們上學、吃飯、搭車沒有問題,只是沒有額外的零用錢。」周秀娜中學時開始做兼職,賺些零用。「因為早早出來社會做事,思想比一般同年齡的人成熟。」

她在快餐店打過工,也兼職做模特兒,「當時都聽到娛樂圈一些傳聞,又唔知真定假,做唔做都掙扎很久,內心很矛盾。我接拍一些平面的照片,就算幾百元都被別人欠錢,打電話去追都收不到,試過身上只剩下兩元。」

周秀娜決定入娛樂圈之前,她也沒有和父母商量,「因為我自己都說不清,他們也未能幫我分析。我反而喜歡問身邊的朋友,他們給我意見。如果問父母,一定叫我正正經經找一份工。」

周秀娜是潮州人,在成長的過程中,受到父母的身教影響,她很孝順,賺到錢立即為父母置業。「其實我們來港時,父親也有能力買了一層樓,分期付款,後來沒有錢,唯有將物業賣出去應急,一家人只好租樓住。」

她當時讀中學,和哥哥及弟弟們都能夠適應家中的變化,她明白到做人始終有高有低。父母在潮州做生意時,留下傭人照顧四姊弟,他們都學識獨立。之後母親從潮州回港,打理一頭家,買餸煮飯,「媽咪好叻,她本來不會說廣東話,但很快就學會了,在街巿和人家溝通完全沒有問題。」

46wg02a
周秀娜是潮州人,有一兄兩弟,她很孝順,賺到錢立即置業,與家人同住。
46wg02b
周秀娜小時候

周秀娜賺了錢為家人置業,主要是想家人住得安樂,不需要擔心下一年又會否交貴租,起碼樓是自己的,相對的穩定。「當我有能力為家人買樓時,我實在很有滿足感。一家六口一齊住,心裏有滿滿的幸福感。」父母有一間房、哥哥有一間房、周秀娜自己一間房,她把其中一個廁所拆掉,改則變成兩個弟弟的房間,一家人安居樂業,從不會要求娜姐要賺多些錢,反而會經常關心她:「做嘢辛唔辛苦呀?好擔心你捱。」

周秀娜好怕欠人家人情,「人家幫我,我會記在心裏面。我得到過教訓,試過借錢給朋友,跟對方不是很熟,他打電話來說需要錢,反正數目能負擔就借,自此這個人就沒有再出現過。所以,我之後不會借錢給別人。」

周秀娜非常喜歡在片場的環境,她說做演員時,不需要這麼理性,也不用太多的計算,只要投入專注,演好角色就可以了。「我覺得做演員好幸福。可是一回到現實生活,我就有很多計劃和想法。」她也相當潔身自愛,「廿歲時,我喜歡和朋友去蘭桂坊玩,之後就有很多傳言傳出來,說我和一些男人一起,傳來傳去,我就再也不去了,我連飯局也不去。」

與髮型師男友陳偉成拍拖六年,因對方有暗交其他女友,周秀娜選擇分手。
與髮型師男友陳偉成拍拖六年,因對方有暗交其他女友,周秀娜選擇分手。

今年三十四歲的周秀娜,也明白目前是她演戲的黃金期,必須很努力。相對在交男朋友方面就比較困難,首先工作不穩定、自己又有經濟能力,男士未必有膽量追求。「覺得要找一個互相體諒,相處舒服的男人,尤其是還要心靈相通,需要緣份。」

她是家中的獨女,眼中的媽咪是個傳統的妻子及母親,相夫教子,老公去哪裏,她就去哪裏。周秀娜就比較獨立自主,「有經濟能力不一定要結婚,我反而習慣了一個人,可以自己處理很多事,如果老是要依賴一個人,萬事要以他為主,又被人管束,反而沒有自我。好像我一有空,就帶屋企人去旅行,來去自如,很自由啊!」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7/46wg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