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柳媚專訪2】割脂肪瘤傷口持續發炎 溫柳媚花光積蓄達成願望

本地
2019.05.06
1607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34wg01a

溫柳媚現在和弟弟同住,雖然粗重工作不能做,一般家務,煮飯、打掃,她絕對有能力打理,「我好乾淨,弟弟應該收貨。」不過身體卻經常覺得累,有時飲少一杯咖啡,就無法提神,整個人沒有氣力。

頭部受傷就是不能急,一急就撞板。「手腳協調及節奏都會慢,跟不上。我試過在中環看醫生,仆在地上,久久不能從地上爬起來,有一男一女扶起我,保安陪我到巴士站,後來才發現腳眼腫起來,又瘀又甩皮,之後去了東涌的急症室。」

約柳姐訪問前,她剛剛又入院做了割除脂肪瘤的手術,兩年前按摩師摸到她頸後腫起一塊,之後愈長愈大,已經牽扯到神經線,不可以不動手術,割出來好像一粒波子,也要拿出來化驗看看有沒有事。「驗出來瘤沒事,但傷口卻持續發炎,如果不理它,流出來的血水弄得整個背脊全濕,連弟弟看到了凹凸不平的傷口都暈得一陣陣。」她現在每日到醫院善後,狼狽不堪。

四十年前的車禍,讓溫柳媚和手術結下不解之緣,經常進出醫院。「我內心一直很感謝幾個圈中好友,曾志偉、阿倫、陳百祥、肥姐、家燕姐、周潤發、徐楓都在金錢方面幫過我,讓我做手術執番條命。」這幾十年來,經常會見面,而且對她特別關心的,是麗的訓練班的同學,曾經演過電視劇《女記者》的曾煥芬。

溫柳媚多年來的經濟情況如何?「因為我和弟弟一起住,所以不能拿綜援,只可以拿三千六百元的生活津貼,用來幫補一下買餸錢。二○一三年,曾因為經濟拮据,在超巿買餸時經常簽信用卡,欠下了不少卡數,最終只好申請破產。」後來她取消了手上所有的信用卡,不用手多多再欠卡數。

我以為柳姐車禍受傷後,無綫一直有出糧給她,照顧她的生活,「一開始時是有給我薪水,之後要打官司,要拿保險賠償,就停止了無綫的月薪。保險賠給我幾十萬元,最初在溫哥華買了一間屋,賺了少少,回流香港在杏花邨以六十幾萬置業,賣掉房子後,以一百三十萬在柏道買了一個單位,到了九二年以四百三十萬放售,賺了三百萬。」

34wg01f

從麗的過檔無綫,事業發展順利,曾與石修、汪明荃、吳孟達與譚炳文一起做大show司儀。

溫柳媚 蘇杏璇 程可為 劇照(絕代雙驕)

《絕代雙驕》可算是溫柳媚的代表作,在劇中飾演憐星宮主。

她手上有少少現金,於是和家姊夾份,又去溫哥華西區買了一間獨立屋,讓父母及家姊一齊住,之後家姊要搬開住,供不起兩間屋,只好在樓價低迷時蝕讓,而柳姐手上的現金,這麼多年沒有收入,已全部花光。

其實柳姐依然嚮往繼續在娛樂圈發展,看到別的藝人演出,她也心思思,但是體力上她已沒有辦法支持,「視力有問題,想做主持都唔得,不能行來行去,沒有收入,生活上也只好靠弟弟幫忙。」之前弟弟買樓,她將最後的棺材本拿出來,幫忙付了少部分首期,與其每個月還她一千元,柳姐寧願弟弟每年請她去一次旅行,她鍾意一個人周圍去,而且還要一個人一間房。「不經不覺已去了十年,東歐、北歐、俄羅斯、意大利都去過。我特別喜歡看一些具有歷史性的古老建築物。」

以前拍下的照片,放在相簿內,她不再拿出來看,「冇乜興趣再睇喇!無謂一邊看一邊感觸,羅石青、陳儀馨都走了,訓練班又有人中風。」現在她的人生觀是自得其樂,她聽過曾志偉曾說過一句話,他的人生願望是死之前花光所有錢。「我都不知自己幾時死,但是我的願望達成了,一早用光啲錢。」

 

許志安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34wg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