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柳媚專訪1】40年前車禍改變一生 溫柳媚期望長命百二歲

本地
2019.05.06
3894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34wg01b

一九七九年七月四日,這是個尋常不過的美國國慶日,但對溫柳媚來說,這一天的車禍,卻改變了她的一生。轉眼四十年過去,七十一歲的溫柳媚,談起過去的車禍,再沒有激動。「初期當然是不接受的,正如一句歌詞所說,何必偏偏選中我。」

回想意外的發生,柳姐說以前根本不喜歡騎馬,那段時間卻突然喜歡了馬上運動,又恰巧坐在一個好勝心強的女朋友的車上,她和另一架車在鬥車,車速非常快。「我已經提醒她,人家都在避車處停車等我們了,我們不用開這麼快,車速快到我都不敢張開眼看,結果就真的撞上。」

溫柳媚最初參加邵氏的南國訓練班,她覺得在邵氏發展不大。「主要是不會說國語,顧文宗當導師教國語,上過課也沒太大進步。」她也曾去過台灣拍《珠江大風暴》,日講夜講,國語才較為流利。她聰明的發覺問題所在,唯有打退堂鼓,六九年參加了麗的映聲藝員訓練班,加入娛樂圈;七五年轉投無綫後,開始成為受重用的花旦,不但拍單完劇,也是《歡樂今宵》的台柱。

34wg01e

溫柳媚化身漂亮的新娘子,現實生活中一直獨身。

34wg01d

溫柳媚與何守信有過一段情,車禍發生後,戀情也成為過去。

34wg01c

溫柳媚兄弟姊妹眾多,圖為她與弟妹為爸爸慶祝生日,左起:十一弟、十三弟、十四弟、溫柳媚、八妹、七妹、六妹。

意外發生後,有一次她看到地鐵一個廣告寫道:「當你來的時候萬千寵愛在一身。」她自己則接上了下聯:「當你走的時候萬千牽掛在一身。」她仍然保持着幽默感,她自嘲是:「絕代佳人。」沒有下一代,沒有丈夫,沒有牽掛的人,「留在世上做乜呢?我只不過係口噏噏而已。」

車禍的後遺症,她先後做過好多次手術,頭部做了六次、眼部做了兩次手術。車禍猛力的撞擊,溫柳媚左邊的頭骨碎裂,第一次手術,放了一塊假骨進去,傷口卻無法癒合,第二次開刀又說情況不是想像中那麼壞,後來腦部自動淌出血來,又入醫院做第三次手術,將假骨拿出來,大半年後又將假骨放進去,相安無事了一段時間。

二○○一和○二年間,腦部又出現問題,她住在伊利沙伯醫院的大房,好多人當睇騷,為免被騷擾,才搬去了瑪麗醫院的頭等房,大姐明林建明及潘冰嫦做發起人,找來藝人出錢幫助阿柳做手術。這一次為免假骨排斥,醫生又打算用她自身的肋骨來填補。事後頭部又腫又痛,那塊假骨填入了又拿出來,令她受了很多罪,非常痛苦。

「反正那麼的辛苦,塊骨攞出攞入,決定什麼都不放了,頭部沒有骨支撐的地方,由得它凹 陷。」她形容,就像最近見到的黑洞一般,傷口凹了下去。她現在是靠頭髮小心翼翼的遮着那個凹陷的傷口。她絕對不會出外洗頭,「一來頭部不能垂得太低,所以每次洗頭都好大陣仗,要穿上雨衣、頸項又要包保鮮紙,所以兩、三日才洗一次頭。」

每天起牀不能把頭垂得很低,如果頭垂下來,白色透明的腦水分泌物,自然從鼻孔流出來,另外也要防止細菌入腦,她經常要保持高度的警覺。試過有一次頭腫起,醫生放枝針入去抽細菌培植,也許是針無意中插到大動脈,到醫生轉過頭來,見到溫柳媚血流披面,當堂嚇到呆了。

身體上的毛病,她現在比較難控制的,就是糖尿,最高十一、十二度、吃了較貴的藥,每月幾百元,可以維持在七度。

她左眼的視力失去了三分之二,右眼失去了三分之一,看東西時高低不平,視力很弱。除了視覺,還有嗅覺,完全聞不到味道。「九二年,家裏洩漏煤氣,到弟弟回家才問我,你想自殺呀?我才知道全屋充斥着煤氣味。」

一九四八年出生,現年七十一歲的她,開始面對生死問題,「覺得愈來愈近。其實不到九十九歲之後,我都不想走!」有一次表妹在她生日時祝她長命百歲,她立即反駁說:「我長命到一百二十歲。」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5/34wg01b-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