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富華專訪2】離開劇團吃過鹹苦 袁富華儲錢讀碩士

本地
2019.04.24
460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32wg01a

32wg01h

金馬獎頒獎禮前,很多人叫袁富華加油,為港爭光,結果他不負眾望,捧着金馬回港。

袁富華覺得如果江毅叔還在世,恐怕《翠絲》這個角色也不會落在他手上。

袁富華憑《翠絲》摘下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突然成為了娛樂圈的紅人。他演話劇幾十年的經驗,他在MFA時,也曾小試牛刀做過導演,為港台拍了四十四分鐘的劇集《燃眉時刻》,這個劇的副導演何西,向舒琪推薦袁富華拍《翠絲》,讓他接了這個女心男身七十多歲的打令哥角色,因此他非常感激何西。「我在想,如果江毅叔還在世,恐怕這個角色也不會落在我手上。」

32wg01n

袁富華(右後)拍攝《竊聽風雲2》時,曾與江毅(右二)合作;他覺得如果江毅叔還在世,恐怕《翠絲》的角色不會落在他手上。

在舞台劇方面,他將李鎮州視為自己的師父,無論在演戲及做人處世態度方面,他在他的身上學到很多。

去年十月一日金馬獎頒獎禮,感覺記憶猶新,當時整個人繃得好緊,「一直見到很多人都叫我加油,為港爭光,當苑瓊丹公布成績時,我緊張到不得了,到喊我的名字時,我馬上鬆了一口氣。」拿了獎最不同的地方是不停有通告,試過朝早拍到夜晚七點,跟着又拍通頂。他雖然覺得很累,但又開心冇得瞓,證明自己工作量多。

他年輕時想過要搵多一些錢,也因為這個念頭,他曾離開過中英劇團出外闖世界,可惜不盡如意。「由最初入去六、七千元,到離開也不夠兩萬元,生活算是比較穩定,幸好女朋友不用我養她。有時食飯都是她埋單,兩個人冇乜點計。」

在事業上他有幾年徘徘徊徊,在中英劇團演戲時有滿足感,在台上非常開心,也不愁沒有戲演,在生活上只好節省一些,月薪永遠追不上通貨膨脹,如常過日子,卻欠缺了契機,之後有機會拍了電影《人間有情》,多了一些訪問;九七、九八年時,他有點膨脹,決定離開劇團出外闖蕩,卻碰到焦頭爛額。

32wg01i

袁富華以舞台劇《攬炒愛情狂》奪得今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配角(喜劇/鬧劇)。

32wg01r

與鄧萃雯和林德信合作,拍ViuTV劇《婚內情》。

我問:「試過多久沒有工作?」他回答:「三個月到半年。」袁富華當時覺得自己有料,可惜懷才不遇,「在劇團十幾廿年真是好舒適,每年演四、五個劇,出來才知道自己唔夠班。」

離開劇團在外吃過鹹苦,那時候三十五歲的袁富華開始沉澱,明白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未夠料,無論在演戲、做演員及做人處世都未準備好,未幾在李鎮州的幫忙下,他再回到中英劇團。「那時候知道世界艱難,到了○八年決定讀書,○九年多儲了一筆錢達成願望。」

二○一一年,他讀完了MFA的導演碩士課程,眼界大開,比較懂得為人設想,同理心多了,在唸導演碩士課程中,他才明白到,原來做導演並不只是導戲咁簡單,整個團體都會睇住導演,所以連行政也要處理,枝枝葉葉,什麼都要落手落腳。「我以前不開心,忟忟憎憎,又『吟噚』自己,沒有站在別人的角度思考,可以說是百彈齋主。」

袁富華從小家中就好窮,爸爸是三角碼頭的苦力,目不識丁,媽媽比較識字,他有七兄弟姊妹,其中兩個夭折,變成一家七口住在板間房,後來申請到香港仔公屋,環境愈來愈好後,供了居屋。

他數學好,但不懂理財,只有去大笪地賣衫維持生活費,也跟過媽媽做清潔工,又去酒店做過,做酒店的唯一好處是多嘢食,也因為這些困苦的經歷,對他日後演戲有幫助。

以前他拍過周星馳的《喜劇之王》,在他眼中,周星馳真是好叻。他可以建立星爺的風格又能被觀眾認同。「他和杜琪峯都是紅褲仔出身。」和星爺合作過,他覺得周星馳有自己的一套演繹方式,不是別人可以理解及聽得明白,所以要跟足他的步伐及能表達他需要的演技不容易。

鄭秀文 黃秋生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4/32wg01a-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