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思敏專訪2】看透娛樂圈糖衣包裝 莊思敏考慮拍拖嫁人

本地
2019.04.10
1062
撰文:汪曼玲攝影:張保祿

p190319b112

莊思敏對娛樂圈基本上已睇化,「這個圈永遠都是你睇我好,我睇你好,有八成人係浮浮沉沉,餓你唔死又飽你唔親,看到人家超凡的成就,總是盼望着成為其中的一個。在這個圈子上上落落其實很被動,無法掌握,所以多多少少都容易出現情緒問題。」莊思敏直言:「我知道自己都有情緒問題,某一個階段,不再受到重用時,工作又不如意,開始萌生了在這世界上,自己可有可無,無論做什麼或存在與否,都不會有人在意,我便有了自毀的念頭,覺得死了都不會有人理。」

她詮釋得很透徹,「娛樂圈根本人人就是包着『糖衣』,看外表個個都好靚,其實這只是假象,當你紅的時候,很多人圍在你身邊,永遠有一幫朋友,但當你落泊時,雪中送炭少之又少,如果你沒有什麼工作,就算搞個生日會都不會太多人來;如果有劇或電影出街,在活動碰口碰面,大家都好熱情,傾多兩句,否則就只有Hi及Bye。」

莊思敏觀察入微,這與她的性格有關,她喜歡和人家談感受,深入到問題所在,所以特別體會到世道滄桑、人情冷暖。「因為看得通看得透,從不敢行差踏錯,譬如衰醉駕、醉酒鬧事,一定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她不否認自己是個危機感較大的人,她又十分的理性,「目前的成績都是自己辛辛苦苦積聚下來,沒有可能行差踏錯一步,毀於一旦。」

在二○○六年到二○一一年,她和吳浩康拍拖五年,當時差點談論婚嫁,分手後,這八年間她未真正戀愛過,「我鍾意的男人,要有少少大男人,但又不能有太多的控制慾。我始終要走這一行,如果連工作和衣著都要管,難免有很多衝突。」在生活上她鍾意男人話事,而男人應該有份正當職業,搞掂自己的生活,她要求不高。

m091128c012

她和吳浩康拍拖五年,當時差點談論婚嫁,分手後,這八年間她未真正戀愛過。

適婚年齡的莊思敏,面對戀愛對象,也不敢太過挑剔了,不過姊弟戀就暫不考慮,「我只是怕溝通不到,我也不輕易投入一段感情,怕浪費了大家的時間。去年工作不太忙,開始要考慮對象了。」經過五年的戀愛,Jacquelin也學到不少,「我更清楚沒有一個女人可以征服任何一個男人,以為一個人可以為你改變,可能性不大。其實一段關係,信任非常重要,所有的一切有了信任,關係才會和諧,如果勒住他管束他,不斷落馬彊繩,勒得太緊,對方會覺得不能呼吸。」

吳浩康年輕時比較喜歡出夜街,去酒吧飲酒,如果超過凌晨不回家,莊思敏會不斷的打電話給他,一打就十幾個電話,對方不聽電話,她更加生氣。她試過跟他去飲酒,但男人有男人的世界。「我這麼緊張是怕他飲了酒出事。」

到了這個年紀,Jacquelin覺得是時候打開道門,幸好她是一個隨意派,拍拖和結婚都可以即興,「我可能覺得對方適合就閃婚,拍拖兩個月都可以結,又趕得及生小孩。」這幾年她更研究到男女相處更為舒服的方法,「我現在才明白,兩個人拍拖不用黐住黐住,給大家空間,反而容易相處。」

u051028c074

莊思敏承認隆胸,升了兩級,讓自己穿起衣服來多點信心。

莊思敏小心處世,保護自己,但在另一方面,她的性格又非常直爽,比較直腸直肚,有關自己的事,她無事不可對人言,「我太心直口快,比較容易得罪人,可能有人話我冇大冇細,在社會打滾了這麼多年,現在比較懂得睇眉頭眼額,識做人好多。」

例如整容、隆胸,她從不掩飾,人家問到都直認不諱。我笑問她:「你又話唔鍾意騙人也不鍾意騙自己,為何在身材方面,又要裝假呢?」莊思敏說這是兩回事,她隆胸真的有做過,她會坦白認,由31A升到31C,升了兩級,讓自己穿起衣服來多點信心,比較堅挺。「我割了雙眼皮,又隆了胸,我沒有影響別人,又不是殺人放火。」

在眾多女星之中,她最欣賞鄭秀文的身材,瘦得來又很均勻,「其實大胸細胸都不是太重要,只不過以前一直穿晚裝及婚紗行Cat Walk,如果要墊胸,膠質容易敏感,令我痕癢,隆了胸放了矽膠,就不用左托右托。」

鄭秀文 惠英紅
人氣 TRENDING
鄭秀文 許志安 黃心穎 蔡一智 馬國明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19/04/p190319b11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