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李司棋何其「複雜」

專欄
2022.06.11
194
撰文:林奕華

「聊天影畫」《分享Share》放映後與觀眾見面時,李司棋道出她對「接受訪問」的意興闌珊。大意是,經常性的問題她也只能給予經常性的答案,當進行一個未做過的採訪,等於經歷重複無數次的從前,很難說服她繼續下去的疑惑是:這些不都是大眾都知道了的嗎?

未泯童心是演員不可缺的天賦,也是這份天賦給人帶來禮物。司棋選美出道,還沒足夠當香港小姐年齡,結婚了也還是要家長陪同註冊,入行後角色大多沉重,還幸今日內心的孩子終於獲得自由。(圖片來自李司棋ig)
未泯童心是演員不可缺的天賦,也是這份天賦給人帶來禮物。司棋選美出道,還沒足夠當香港小姐年齡,結婚了也還是要家長陪同註冊,入行後角色大多沉重,還幸今日內心的孩子終於獲得自由。(圖片來自李司棋ig)

先撇開當中有多少「大眾都知道了的」有沒有由她本人認證、澄清之必要。在當事人看來,明知道愈描愈黑,那又何必自討苦吃?

但,資歷如此深厚的李司棋,難道不是可供好好發掘的寶藏?

司棋說她的聲線在她的演藝生涯是種「局限」,因為總是讓人聯想起配音片集《合家歡》的「小寶」,那個臉上有着可愛雀斑的小女孩,雖然在司棋的聲演裏加倍親切,但要演起多類型角色時,大家又總是想起「她」。(圖片來自李司棋ig)
司棋說她的聲線在她的演藝生涯是種「局限」,因為總是讓人聯想起配音片集《合家歡》的「小寶」,那個臉上有着可愛雀斑的小女孩,雖然在司棋的聲演裏加倍親切,但要演起多類型角色時,大家又總是想起「她」。(圖片來自李司棋ig)
與後輩演員黃呈欣(Jer柳應廷《砂之器》MV女主角)有幾打成一片?看二人合拍selfie便知分曉。鏡頭前黃呈欣鬼馬表情斤両十足,想不到指揮若定的,是對角度和效果瞭如指掌的司棋。
與後輩演員黃呈欣(Jer柳應廷《砂之器》MV女主角)有幾打成一片?看二人合拍selfie便知分曉。鏡頭前黃呈欣鬼馬表情斤両十足,想不到指揮若定的,是對角度和效果瞭如指掌的司棋。

從小時候家中的無線電說起,父親愛聽戲曲,戲曲裏的盡是民間傳奇,傳奇來自當普通人不再普通。藉着悠揚悅耳的旋律,令人神往的故事進駐了小女孩的白紙世界,給她的未來着上顏色。「當普通人不再普通」,就是慾望的蠢蠢欲動,不懼與未知交手過招,當然就是為「複雜」的自己揭開序幕。

演員,天職便是了解人之慾,求生的、求偶的、求成的。有各種的求,便有各種的求之不得。普通人羨慕銀幕上主人公的光鮮亮麗,但那都只是最表面的一層,演員要能穿上它,才能脫下它。沒有複雜的、多面的人格面貌,又怎能到這邊呼風喚雨,那邊四大皆空?

李司棋擅長以「扮演」詮釋什麼是扮演,也不抗拒挑戰「奸」和「險」。由「復刻」到「自創」,她走過的路,愈崎嶇,愈可堪玩味。

當別的女演員演出的是「一個角色」,她已經在演「無間道人物」和「虛擬分身」。《煙雨濛濛》的復仇少女、《啼笑因緣》的分飾賣唱女與閨秀、《山水有相逢》與 《星塵》的紅伶與紅星、《輪流傳》的支配型女孩、《神女有心》的多情鴇母、《無雙譜》的好鯉魚與壞千金與老奶媽,還有《簡.愛》與《茱莉小姐》……一九八二年前的多姿多采,教大家都知道李司棋何其「複雜」。

只是過了一條年齡線,女演員便失去複雜的「權利」:角色都是婆婆和媽媽,當然不可以有「慾望」。李司棋之於香港演藝歷史上留下的過去未完成,是我們不能接受成熟女性內心世界是一座龎大的熱帶雨林。劇本對於她們的處理,便是大量把木材划去做實用的物品。那是情感上的,也是藝術上的「不環保」,亦不符合女性在現實與夢想上的「可持續發展」理念。

影視的「婆婆媽媽」坑埋了多少熟齡女演員的生命力。七十歲的李司棋決定不奉陪了。她打開了手機,註冊了IG,別無分店的活出今日的自己,同名同姓,但「她」是更為所欲為的一個人。

隨着憶述往事的聲容,觀眾的思緒由近到遠,經歷她的模仿到超越、角色到人生。源於我真的好想知道:「你是個複雜的人嗎?」。

莫文蔚 陳卓賢 聲夢傳奇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