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粉絲可為偶像做什麼?

專欄
2022.06.04
164
撰文:林奕華

常常有人問,粉絲可以為偶像做什麼?

我的答案是,為你喜歡的那一位「創作」。

李司棋跟隨鍾景輝跳槽麗的一年,跟張瑛演了忘年戀的《鑄情》,同名主題曲由黎小田作曲,奚秀蘭主唱,繼而是《電視人》,由鍾玲玲主唱。同期無綫的《家變》播得風頭火勢。兩首動聽的歌曲,都似是司棋演藝歷史一頁的寫照:滄海遺珠。
李司棋跟隨鍾景輝跳槽麗的一年,跟張瑛演了忘年戀的《鑄情》,同名主題曲由黎小田作曲,奚秀蘭主唱,繼而是《電視人》,由鍾玲玲主唱。同期無綫的《家變》播得風頭火勢。兩首動聽的歌曲,都似是司棋演藝歷史一頁的寫照:滄海遺珠。

這也可以是加入創作行業(列)的原因。雖然,身為電視編劇的年代,還未曾正式成為當家花旦們的「粉絲」,我已給她們寫過人物角色與對白。那是一九七七年到七九年間。某日接到鄒世孝先生來電,非常謙遜的他,不因我是黃毛小子而少了半分尊重,讓被監製兼編導親自來邀劇本的我受寵若驚。鄒由無綫跳槽(也是回娘家)麗的電視不久,在無綫麗的兩邊走的我,萬分羨慕無綫拍出了《七女性》,因而磨拳擦掌,要把《職業女性》當麗的版《七女性》來編。

《孖生姊妹》一人分飾「嚴肅」與「放浪」。拍攝時都要先完成一個造型的戲分才到另一個造型,妹妹幸枝淡抹,姊姊幸桂濃妝,先拍幸枝再拍幸桂,幸桂的大剌剌能讓辛苦了一天的阿姐完全豁出去的自己跟自己「對着幹」。
《孖生姊妹》一人分飾「嚴肅」與「放浪」。拍攝時都要先完成一個造型的戲分才到另一個造型,妹妹幸枝淡抹,姊姊幸桂濃妝,先拍幸枝再拍幸桂,幸桂的大剌剌能讓辛苦了一天的阿姐完全豁出去的自己跟自己「對着幹」。
阿姐在這集《少年十五二十時》裏十分「憤世嫉俗」,那是《家變》誕生前的春天,一頭直長髮襯托得她清麗和有個性,「罵」起人來理直氣壯,又教人心疼她為追求理想所受的委屈。
阿姐在這集《少年十五二十時》裏十分「憤世嫉俗」,那是《家變》誕生前的春天,一頭直長髮襯托得她清麗和有個性,「罵」起人來理直氣壯,又教人心疼她為追求理想所受的委屈。

第一集《女醫生》,出自張鳳愛女士手筆,女主角是李司棋。理論上同一單元劇集的演員不可重複,但我還是爭取了我寫的《女演員》也是李司棋。《七女性》的編導譚家明曾「謹致高達」,記憶中《女演員》便是向英瑪.褒曼「眉來眼去」。角色與本尊的心理像一所房子,任兩者明來暗往,大玩捉迷藏。沒有通俗的劇情,但有大量的精神恍惚與錯亂。

四十五年後,李司棋談到演員生涯可有遺憾。「我忘了是那齣戲,『她』在牀上和『他』親密過後,應是不快樂的轉過身去。當時我有那麼一個念頭,轉身時『她』應露出赤裸的背部。礙於年代,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事,而我記住了沒有想做便做的自己。」聽了,我也如夢初醒,「應該就是那一齣《女演員》吧?」

我和偶像結下的緣份,可能教很多粉絲們妒忌。

二千年後某次進無綫,走廊上巧遇阿姐,問起我一位是她超級粉絲的朋友,我說已多年沒往還了,臨別時她不忘叮嚀「緣份很難得的,要好好珍惜。」

第一次為汪明荃寫劇本,是《少年十五二十時》。那一集的編導是單慧珠女士。寫的是由法國歸來提倡藝術電影的發行人,靈感來自莫玄熹和楊凡。多場戲在皇后大道東的「大舞台」戲院取景,那是當年影癡們的「禮拜堂」,逢星期日的早場,有杜魯福,也有林丁丁。

第二次,是《淡入淡出》其中一集叫《入畫》。第三次,是處境喜劇《孖生姊妹》。寫固定人物的處境喜劇和單元劇的分別,是編劇和演員多了「相處」,角色便受惠於「知己知彼 」。某晚,我埋頭在廣播道七十七號的五樓寫稿,架了眼鏡,素顏的阿姐跳到我面前拍我一下:「躲在這幹什麼?」我反問她:「你覺得劇本怎樣?」她笑得燦爛:「很好玩呀,那個『姐姐』我很喜歡!」光陰似箭,之後在不同場合都會碰面。有一回,她來看《賈寶玉》,中場休息全身裹在大毛毯裏,問我:「為什麼演藝學院歌劇院冷氣這麼凍?」

教我無言以對,愛莫能助。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莫文蔚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