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牡丹亭外》影畫化

專欄
2022.01.22
558
撰文:林奕華

坊間流傳一條MV,歌是陳昇的《牡丹亭外》,詞曲由他包辦,影像部分別有洞天。並非官方版本,而是民間「亂剪」。是胡思亂想的「亂」,也可是情迷意亂的「亂」。陳昇沒有出現在畫面裏,從頭到尾,與纏綿悱惻的文字互相輝映的只有他和他,一個是姜大衞,一個是狄龍。

《新獨臂刀》(一九七一)由姜大衞接下原本是王羽的「角色」,人殘心不廢,多得狄龍飾演的封俊傑陪伴與鼓勵。但名叫雷力,僅得一臂的姜甘心隱姓埋名,避開江湖是非。封卻是血氣方剛,終一步步走向奸人陷阱,含恨而亡。
《新獨臂刀》(一九七一)由姜大衞接下原本是王羽的「角色」,人殘心不廢,多得狄龍飾演的封俊傑陪伴與鼓勵。但名叫雷力,僅得一臂的姜甘心隱姓埋名,避開江湖是非。封卻是血氣方剛,終一步步走向奸人陷阱,含恨而亡。

「為救李郎離家園,誰料皇榜中狀元,中狀元,著紅袍,帽插宮花好啊,好新鮮。」

首句歌詞已把曲折說開來。黃梅戲《雙救舉》 的情節,馮素珍為父母報仇上京赴考,因女扮男裝捲入兩段錯體姻緣。男兒身的「她」獲當今皇帝最寵愛的公主招為駙馬。女兒心的「他」愛上了與「他」同考科舉的李兆廷。當馮素珍一朝高中,兩邊壓力便衝「他/她」而來,李郎蒙冤下獄,皇帝下令催婚。所以,「帽插宮花好啊」之句尚有下文,既非由衷歡喜,只能拈來「好……新鮮」撐場面。

說回MV,若是為交代上述劇情而拍,姜大衞與狄龍在當中,誰是誰?

隨前奏音樂登場的是姜大衞。不是今日穩重的John哥,也不是從前那愁眉深鎖的華人占士甸。身披華麗披風,兩鬢與頂上皆是華髮,儘管眼前人不是真老而是上了妝。然後隨白衣飄飄的狄龍騎着馬登場,風霜的姜大衞可以是倒敍法,也可以是夢回昔日的前奏。

「李郎一夢已過往,風流人兒如今在何方。」

《十三太保》(一九七○)是當年暑假大片之一。片名有雙重義涵,既是沙陀國主李克用十三個義子的統名,又是第十三子李存考的傳奇故事。姜大衞是十三太保,狄龍是十一太保史敬思。後者戰死沙場,前者是被其他結義兄弟設計殺害。
《十三太保》(一九七○)是當年暑假大片之一。片名有雙重義涵,既是沙陀國主李克用十三個義子的統名,又是第十三子李存考的傳奇故事。姜大衞是十三太保,狄龍是十一太保史敬思。後者戰死沙場,前者是被其他結義兄弟設計殺害。
《大決鬥》(一九七一)中狄龍是唐人傑,姜大衞是江南浪子。本來各為其主,但敵愾同仇,最後聯手殲滅罪魁禍首。但更大的死對頭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時代: 軍閥。
《大決鬥》(一九七一)中狄龍是唐人傑,姜大衞是江南浪子。本來各為其主,但敵愾同仇,最後聯手殲滅罪魁禍首。但更大的死對頭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時代: 軍閥。

若以輪流交替的二人特寫解畫,「一夢」便是風華正茂的當年。白衫客,紙扇搖,隨粗衣麻布的少年目光看去,此君好不英雄氣概。他看他,他也看他,這小子為何似曾相識。交換的眼神,荏苒的時光,兩個人由平民與公子,搖身一變武官與隨從,身份拉近了,但再近的距離,也比不上這個他盼來了辛苦等候的那個他。

「從古到今呀說來慌,不過是情而已。這人間苦什麼,怕不能遇見你。這世界有點假,可我莫名愛上她。」

若說以《刺馬》 (一九七三)清裝造型相見是上一世的緣份,下一段蒙太奇,已來到民初背景的《大決鬥》(一九七一),姜是唐裝,狄是赤膊,沒有不同的,是一樣相視微笑。時空緊接再變,赤膊的依然赤膊,唐裝的已換上白襯衫黑馬甲。命運又安排他們面臨再次生死離別,《新獨臂刀》(一九七一)二人共坐在懸於半空的麻繩上,有什麼比這更能象徵「禍福同當」?

無奈,「報仇」與「捐軀」是男兒的使命,姜大衞狄龍扮演的角色,那一生那一世都要為彼此赴死。「寫歌的人斷了魂,聽歌的人最無情,牡丹亭外雨紛紛,誰是歸人說不準,黃粱一夢二十年,誰是依舊是不懂愛也不懂情 。」

說是《牡丹亭外》的影畫化,呈現的原來是「忘記她,是他」。

聲夢傳奇 姜濤 莫文蔚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