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夢回胭脂扣

專欄
2021.11.27
1.5k
撰文:林奕華

十分鐘的「電影」,可以說完一個什麼故事?

兼且這部短片,還得符合它將亮相的真人競技秀的遊戲規則,「英雄必有出處」,需要IP扶持。IP,即品牌,短片可以有自己的名字,不過也須附上出自何經何典。關錦鵬導演在這方面相比其他參賽導演確實較具優勢,他本人已是名家,他的作品就有不少名作。適逢電影《梅艷芳》的上畫,同期推出他以「夢回胭脂扣」為立意的《人間煙火》,短片還沒曝光,它已給人贏在起跑線的想像。

「十二少不食人間煙火。」她對他說。「十二少不算是好男人。」他回她的話。「你呢?你是好男人嗎?」一個血氣方剛,一個美人遲暮,這番問答,也算是「陰陽相隔」,因為兩個人不在同一時空。
「十二少不食人間煙火。」她對他說。「十二少不算是好男人。」他回她的話。「你呢?你是好男人嗎?」一個血氣方剛,一個美人遲暮,這番問答,也算是「陰陽相隔」,因為兩個人不在同一時空。
花都是癡心錯付的。葉童厲害,是不用花費一分一秒便能讓梅艷芳飾演的如花「附體」到她扮演的《胭脂扣》忠粉身上。於是觀眾得以穿越時空,看見世間男子每多不解柔情。
花都是癡心錯付的。葉童厲害,是不用花費一分一秒便能讓梅艷芳飾演的如花「附體」到她扮演的《胭脂扣》忠粉身上。於是觀眾得以穿越時空,看見世間男子每多不解柔情。

但纏綿悱惻的原版,如何濃縮成十分鐘?

關錦鵬導演攜手美術指導張叔平(兼剪接指導)和編劇一品燒作為幕後團隊,一出手便漂亮地完成任務,只是,當遊戲節目的評審、列席影評人、觀眾等對《人間煙火》的創作完成(美)度讚譽有嘉,那位舉重若輕地讓《胭脂扣》「魂兮歸來」的她仍未被給予應得掌聲:女主角葉童。

銀幕上的十分鐘,凝聚了葉童從影以來的多少年月。第一個她的鏡頭,是在觀眾已經清場的電影放映間裏,透過服務生(吳肇軒)所見,對他說「對唔住呀,阻住你收工」的女人。是精神欠佳,還是金髮照在皮膚上的效果?臉泛慘白的她,戲終人散,形單隻影,在昔日的煙花地,今日的老街頭,如一隻幽浮。

「你覺得,我靚啲,定梅艷芳靚啲呀?」當這問題呵氣如蘭般送進觀眾的耳朵,它是詭異的,也是哀傷的,她是如花的,也是單獨來看《胭脂扣》尾場,遲遲不願踏上歸程的女子的。

戲院何嘗不是歡場?有笑聲便有淚影。觀眾乍看是陪人傷心,其實是物傷其類的傷。銀幕的戲還有散場,觀眾席上的人卻在戲散後不知情歸何處。只能一次一次借電影重映回到戲院輪迴。
戲院何嘗不是歡場?有笑聲便有淚影。觀眾乍看是陪人傷心,其實是物傷其類的傷。銀幕的戲還有散場,觀眾席上的人卻在戲散後不知情歸何處。只能一次一次借電影重映回到戲院輪迴。

哀傷,因為如花終究沒有等到十二少應約而來;詭異,是飾演如花的梅艷芳,似在這呢喃着「漸老芳華,愛火未滅人面變異」的女子身上借屍還魂。

「漸老」和「變異」均不演而演,成了片中葉童征服觀眾的兩記絕技。前者有賴她清癯的容顏,看若繁華褪卻。後者,由張叔平的「兩顆心」來成全。一是心猿意馬,全因買回來的花裙與金裙決定不了那襲更佳,索性讓女主角兩條都穿。二是匠心獨運,配合剪接,她便花開兩枝,一時是幽靈如花,另一時是夜半幽浮。

雙重角色的意涵因而呼之欲出。故事發生在盂蘭節之夜,位於街角的電影院,更像是上演神功戲的戲棚。如花感恩於「電影」是拜祭她的「香火」;遊魂女子也在那「不會像萬梓良那樣把她帶回家」的電影院服務生陪伴下,互敬了她最後一口的「餞行酒」。「飲酒邊度都可以,飲得一啖得一啖。」

如花捨了十二少,遊魂女子也捨了她的煙火人間,配襯兩件衣裳的黑紗巾金紗巾從她身上迎風吹起空自飄曳。倏忽無影無蹤的葉童,活脫脫是那一句,「留下只有思念」。

姜濤 聲夢傳奇 星級企業大獎2020
人氣 TRENDING
王力宏 梅艷芳 李靚蕾 姜濤 MIRROR ERROR 張家朗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