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失意人二重奏

專欄
2021.11.06
144
撰文:林奕華

兩個同齡少女的「交心」,在《紅樓夢》中便有兩個著名章節:「第四十五回:金蘭契互剖金蘭語.風雨夕悶製風雨詞」,「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淒清.凹晶館聯詩悲寂寞」。前者是黛玉和寶釵的「冰釋前嫌」,後者是黛玉和湘雲的「同病相憐」。《輪流傳》(一九八○)可說是香港電視劇史上對《紅樓夢》的致敬,甘國亮先生筆下一回又一回的「同學對話」,既有「諒解備忘錄」,例如解文意(李司棋)與黃影霞(鄭裕玲)唯一一次關上門來說的私房話,亦有黃影霞與翟粵生(李琳琳)的「失意人二重奏」。
後者發生在第十一集,會考放榜後「光頭」的翟粵生不是去找姊妹淘的任何一個,卻是藉「通知黃影霞解文意餞行宴」之名,一個人躲到黃影霞當帶位員的電影院裏釋放胸中抑悶。而黃,一語便把裝沒事的翟的心聲道破:「你會買張樓上飛上嚟?屋企無得你瞓呀?」

鄭裕玲在一集《口水多過浪花》的「和Do姐有偈傾」中提起李琳琳,也大讚她扮相一流,好多齣由她擔綱的戲,造型美不勝收。二人合作的《輪流傳》,她最記得拍攝通告因存貨不多而排山倒海。「拍工展會李琳琳累到坐在一個桶上睡了一個午覺。」
鄭裕玲在一集《口水多過浪花》的「和Do姐有偈傾」中提起李琳琳,也大讚她扮相一流,好多齣由她擔綱的戲,造型美不勝收。二人合作的《輪流傳》,她最記得拍攝通告因存貨不多而排山倒海。「拍工展會李琳琳累到坐在一個桶上睡了一個午覺。」

翟因被考試制度拒諸門外心有戚戚然,黃是聽到名列解的賓客名單上不以為然。「佢順口啫,我去唔去佢都無心裝載啦。」翟聽了也不勸解,這也是她與黃的關係不同於王穎兒(森森)與黃之處:「隨得你啦,王穎兒會再搵你,佢負責通知,我順口㗎咋。」意興闌珊的她,反而教黃緊張起來:「係咪我整到你有咩唔開心?」翟的「正義感」因而又被啟動:「好心你啦,呢啲係我自己嘅事,唔關任何人嘅事㗎,所以我咪煩返轉頭囉。」
言下之意,她是甚少自尋煩惱與為自己盤算的人。「我會考光頭,無心機,周街岳,買張飛,唔係嚟搵你訴苦㗎。」黃意外:「你反而光頭呀?」「我係邊個啫?有神仙打救咩?」黃:「咁係咪你無辦法入到大學㗎啦?」輟學於中學生涯一半路上的她,面前坐了個「同是淪落人」,曾經不同的命運來到這刻忽又「殊途同歸」,她對翟的關懷,猶如切膚,雖然口頭上她說的是「咁我又真係針唔到肉唔知痛呀。」

黃影霞在戲院當帶位員。口頭禪是「戲睇到本來驚都變到唔驚」,那是恐怖片。又或「啲歌由唔識唱都變到識唱」,那是歌舞片。特別是葛蘭主演的《野玫瑰之戀》(1960),因為同事(楊盼盼)對她說:「你好似葛蘭啫。」
黃影霞在戲院當帶位員。口頭禪是「戲睇到本來驚都變到唔驚」,那是恐怖片。又或「啲歌由唔識唱都變到識唱」,那是歌舞片。特別是葛蘭主演的《野玫瑰之戀》(1960),因為同事(楊盼盼)對她說:「你好似葛蘭啫。」
李琳琳說過,初入電視台拍劇,就是只有二十集的《心有千千結》也叫「長」,「兩個月時間被套牢」,與拍慣單元劇如《民間傳奇》一集起兩集止,有工開如失去自由。難怪《輪流傳》是唯一「真正」長劇,偏又因中途腰斬,也是在二十集上下完成任務。
李琳琳說過,初入電視台拍劇,就是只有二十集的《心有千千結》也叫「長」,「兩個月時間被套牢」,與拍慣單元劇如《民間傳奇》一集起兩集止,有工開如失去自由。難怪《輪流傳》是唯一「真正」長劇,偏又因中途腰斬,也是在二十集上下完成任務。

翟表明早已沒有繼續升學之意,但承認「王穎兒咪死好命囉,一優三良。陳婉嫻都過得骨呀,解文意就唔好講啦,佢都諗住去第二度讀書,唔志在㗎囉,幾好,要我信吓塊鏡。無嘢啦,我阿爸阿媽從來連會考係咩都唔理嘅,鬧我嗰個係我自己啫。」黃:「我唔戥你擔心,一班人之中,你係最識大事化小,小事化無㗎啦。」這一場「失意人逢失意事」的破涕為笑,便是因這一句而奏效。「呢句鼓勵得我幾好,好過請我飲沙士。死嘞,一時衝動用咗兩個四買咗張飛添呀,你好俾返錢嚟啦……唔得,愈唔入去睇埋佢呢,就愈蝕本。」
悲觀,但積極的翟粵生,是《輪流傳》記憶裏的一道光。

星級企業大獎2020 聲夢傳奇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