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閨密的障礙

專欄
2021.09.18
125
撰文:林奕華

閨密,有一些是必需品,有一些是奢侈品。《輪流傳》(一九八○)的五位女主角,識於就讀的中學,其中四人,儘管不同程度上仍照顧為謀生中途輟學的一位,但高高在上的解文意(李司棋),會在「幫忙」黃影霞(鄭裕玲)介紹來的盧正(鄭少秋)得到司機職位時,仍不吝嗇「大小姐」的姿態。

若說黃與解胸中皆有城府,黃影霞是自卑必須自衞。解則相反,自我優越感使她視掌控他人命運為義不容辭。二人的性格都有乃母影子,唯是所走的到底不是上一代的道路,教育在她們身上落差再大,身份地位再懸殊,社會大學提供的訓練,還是讓黃師奶與解太太不可能有的「因緣」,在她們的女兒之間轉化成「恩怨」。

這是李司棋與鄭裕玲在二十八集的《輪流傳》裏唯一的單對單對手戲。先不談角色的關係千絲萬縷,二人的衣服也有故事。鄭的一襲是在倫敦搜尋的古著裙,一九八○年穿在黃影霞身上前,曾是一九七九年小劇場版《過埠新娘》女主角的戲服,她飾演的,便是電視版中鄭裕玲飾演的易芳蓉。
這是李司棋與鄭裕玲在二十八集的《輪流傳》裏唯一的單對單對手戲。先不談角色的關係千絲萬縷,二人的衣服也有故事。鄭的一襲是在倫敦搜尋的古著裙,一九八○年穿在黃影霞身上前,曾是一九七九年小劇場版《過埠新娘》女主角的戲服,她飾演的,便是電視版中鄭裕玲飾演的易芳蓉。

五人中黃與解本該是最親密的。論心思,一樣縝密,論情感,一樣纖細。她們不像黃影霞與王穎兒(森森)交情的「務實」,什麼都能攤開來講,直至一場歌唱比賽下來,一同參加的兩人誰該聽誰的意見,終成各走各路的導火線。

亦不似翟粵生(李琳琳)和陳婉嫻(黃韻詩)的「同病相憐」。即便,全因出於對陳受解所操控的忿忿不平,翟才強為出頭仗義執言。倒過頭來,被美麗聰明又是富家女的同學用「教精她」的手法所挾持,陳卻是天經地義甘心認命。

黃影霞與解文意試圖「重修舊好」,二女之間隱形的牆是她們愛着的同一個男人。翟粵生與陳婉嫻為了男同學「大眼仔」推心置腹,這個「他」在劇中連亮個相的機會都沒有。

面對黃影霞的不以為然,解文意每每表示她是多麼無辜。第十一集的這場「和解戲」之叫人欷歔,便是她連唯一可以信任的人都錯過了。如果不對她的性格太過呵責,便只能心疼「小公主」合該孤獨一輩子。
面對黃影霞的不以為然,解文意每每表示她是多麼無辜。第十一集的這場「和解戲」之叫人欷歔,便是她連唯一可以信任的人都錯過了。如果不對她的性格太過呵責,便只能心疼「小公主」合該孤獨一輩子。
這一場遲來亦是唯一的對手戲,表面輕聲細語,實則暗流洶湧。本來有心結的兩個女同學試圖「破冰」已夠耐人尋味,何況二人之中,一方是以投誠作為試探,另一方看上去再目光如炬,也難逃被蒙在鼓裏?
這一場遲來亦是唯一的對手戲,表面輕聲細語,實則暗流洶湧。本來有心結的兩個女同學試圖「破冰」已夠耐人尋味,何況二人之中,一方是以投誠作為試探,另一方看上去再目光如炬,也難逃被蒙在鼓裏?

「大眼仔」是誰?「他」是對陳婉嫻「示好」的少年。但引發解文意「出手相助」的,不是成人之美,卻是從中作梗,間接要讓陳有「自知之明」。把解文意的機心看在眼裏,翟本想點醒陳對解不宜唯命是從,但通過編劇的刻劃愈見翟的古道熱腸,愈是預示她命中注定的時不我予。

在《輪流傳》裏,女性之間的對白數量,遠超出之前或之後的長劇的數量。有深聊,有絮語,僅在開篇已夠是一部「她史詩」。黃影霞與王穎兒談家境,陳婉嫻與翟粵生談自我,翟粵生與陳婉嫻談前途,黃影霞與翟粵生談得失成敗。唯孤芳自賞故自我孤立的解文意,對黃影霞的欲言又止,是熬不住內心有秘密要謹守的孤獨,多於對多年老友的真情流露。

「我想個個人都係我朋友,多一個朋友點都好過少一個朋友,我知𠺝,我哋愈來愈生保,以前你仲讀書嗰陣,我哋幾好𠺝,你離開咗之後,我哋就愈嚟愈水溝油。」黃聽了解的「剖白」,正色:「你自己問心呀,你係咪一直當我係你嘅好朋友?」

不要說好朋友,就是朋友,什麼人最難擁有?可會就是像解文意那樣,由喜愛權力到追求權勢的人?

 

 

莫文蔚 星級企業大獎2020 陳卓賢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