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林奕華.繾綣星河

林奕華:站在戲台中心的紅娘

專欄
2021.09.04
116
撰文:林奕華

終於到了陳解兩親家坐在一起的時候。

中秋佳節,人月團圓。然而,解樹仁(林子祥)和陳婉嫻(黃韻詩)命中注定是配角,誰叫撮合這段姻緣的「紅娘」,必須站在戲台中心。《西廂記》和《輪流傳》皆如是。

以前的丫鬟,是「為他人作嫁衣裳」,今日的「紅娘」,本已是嫁入豪門的大少奶奶,既已養尊處優,因何還要「多管閒事」?解太太(黃曼)本人可能也說不清楚。清醒的時候清醒的計算,都不是她要「成人之美」的原由,唯有借助幾杯小酒下肚,她的防衞才能鬆懈,才能在七分醉話中表白三分衷腸。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解太太對妯娌的處處挑剔,連看不見的味道都能成為眼中樑木,習以為常後,也不跟她計較,這位弟婦一笑就走過去了。解太太也笑,但那是找下台階的,尷尬的笑。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解太太對妯娌的處處挑剔,連看不見的味道都能成為眼中樑木,習以為常後,也不跟她計較,這位弟婦一笑就走過去了。解太太也笑,但那是找下台階的,尷尬的笑。
大伯娘的解太太(黃曼),活脱脫是對人歡笑背人愁的樣辦。但愁也可以被好勝的她轉化為「仇」:承受了重要的人給她帶來的徹底失望,她會將恨意裝飾成好心,但不領情的人正是因為心中有數。
大伯娘的解太太(黃曼),活脱脫是對人歡笑背人愁的樣辦。但愁也可以被好勝的她轉化為「仇」:承受了重要的人給她帶來的徹底失望,她會將恨意裝飾成好心,但不領情的人正是因為心中有數。

就由她聽不懂的廣東話開始。「你哋都係拜神㗎係嘛?」她問婉嫻的母親(黃曼梨)。「係,都係拜吓祖先,裝柱香咁啦,我哋都好少話點『興工動作』去拜嘅。」嫻母一貫謙遜,解太太卻是大龍鳳緊隨演起來:「什麼子叫『興工動作』呀……呵呵(聽了丈夫解元忠(關海山)的上海話翻譯),咁我拜親神,就係『興工動作』㗎啦,我本來唔迷信㗎,不過響屋企拜慣咗,佢呢,又係做生意嘅,就唔得唔信吓啦……哈哈哈。我個老公呀,成日話我呀,你哋廣東人嘅說話,唔做媒人三代好呀,好啦,而家我功德圓滿啦,以後呀,我唔加把口囉,除非擺喜酒,就嚟請教我嘞,再唔係呢,小婉呀,點樣管住個老公,你都要嚟請教我呀,知道嗎?」

這些哈哈,像落在簷篷上的雨滴,別看它不大一顆,反彈引起的迴響,便是聽者有意的弦外之音。陳家父母不是最會陪笑的演員,年輕一代的兩個則像在古老戲台前遇上脫節的戲文,只能替唱戲的人難受。

《輪流傳》的演員陣容又開長劇先河,以國語片女演員黃曼配粵語片的關海山,飾演豪門夫婦。女的雍容,男的知性,二人皆從上海移民來港,生下一子一女,女是李司棋,子是哪位男演員都不重要了,因為沒有出場機會。
《輪流傳》的演員陣容又開長劇先河,以國語片女演員黃曼配粵語片的關海山,飾演豪門夫婦。女的雍容,男的知性,二人皆從上海移民來港,生下一子一女,女是李司棋,子是哪位男演員都不重要了,因為沒有出場機會。

太太身旁的丈夫若不說句什麼,只會教空氣更有壓迫感,遂傳來解元忠的這句:「佢呀,飲多咗兩杯,係咁風騷㗎啦!」陳先生這廣東人便有了機會打圓場:「解太太,其實解先生係話你呢,風趣咁解㗎啫。」解太太連消帶打,對樹仁父解元禮(白文彪)說:「都係你嘅魅力,親家老爺先氹人開心!樹仁,做咩你唔帶小婉成間屋咁周圍行吓?」樹仁把喉頭的話唧了出來:「間屋有咩好行?」引出解太太的另一段造手:「哎吔,你(解元禮)個仔真係唔識轉彎㗎,大伯娘做埋醜人,叫你可以行開吓呀嘛,咁都唔識帶小婉去傾吓密偈?哈哈哈。係我個仔就激死我囉。哈哈哈,我都要出去裝柱香,求神保佑我嘅仔仔女女,佢哋呢,都有個媒人婆好似我咁熱心嘅,等佢哋好似小婉同樹仁……」見婉嫻母(上官玉)捧着金銀衣紙經過,話鋒一轉:「你啲檀香嘅味道唔係幾好㗎,喺邊度㗎?」

這個媽媽的女兒正藏起來等私生子出生,兒子還在海外不肯歸家。

 

陳卓賢 姜濤 莫文蔚
人氣 TRENDING
張家朗 何詩蓓 姜濤 MIRROR ERROR 東京奧運 香港小姐 聲夢傳奇 炎明熹
https://www.mpweekly.com/entertainment/wp-content/uploads/2021/09/d5cc819a-9d88-42de-92a4-0a916e7be6ad-20210902063814-150x150.jpg?v=1630564697